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六章 竟然是他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徐府前厅,众人分宾主坐下,徐阶自然还是坐在主位上,杨继盛坐在徐阶左手雕花梨木椅上,那个抹香脂的帅哥坐在徐阶右手雕花梨木椅上,朱平安紧挨着抹香脂的帅哥坐着,王世贞和张四维坐在左侧杨继盛后。

    “在我这都不用拘谨,我也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当年也是如你们这般拜谒夏师。”徐阶很和善,完全没有一点架子,坐在主位上和朱平安三人聊天,一下子就把距离拉近了。

    对话大都是徐阶掌握主动权,问了下三人的籍贯地址,在京城住的可习惯,生活上学业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并且勉励三人戒骄戒躁好好准备殿试,完全是一副家中长辈的感觉。

    在王世贞和张四维眼中,徐阶这就是折节下士,这让两人感激不已,对徐阶的感官上升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朱平安脸上也是和王世贞、张四维一样的感激的恨不得为徐阶赴汤蹈火的表情,但是心里面却是比较平静的,他在现代拜读过当年明月先生的大作《明朝那些事儿》,对于徐阶这个曾任职国子监祭酒的徐校长是有几分了解的。放下架子,折节下士,对于这些新科贡士聊天谈话,不过是和曾经黄埔军校的蒋校长心理类似,目的绝不仅仅是鼓励他们认真学习,鬼知道将来这里面会不会出几个一二品的猛人,笼络班底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目的。

    当然,当年明月先生也不是徐阶的蛔虫,对于当年明月先生的话,朱平安也只是作为参考而已。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徐阶是怎样一个人,严嵩又是怎样的人,嘉靖大帝是怎样一个人,这个年代的大明是怎样的大明,等等等等,朱平安还是要用自己的双眼。用自己的思想,慢慢的观察这个大明。

    朱平安与生俱来的憨厚和平庸的相貌,给朱平安披上了一层天然的伪装,在徐阶等人眼中。朱平安、张四维及王世贞三人和前几批前来拜谒的新科贡士没有多大区别,都是对徐阶折节下士的态度感激不已。

    “当日驿站一别,没想到今日在老师这与朱兄弟相遇,更没想到当初驿站的小友,今日已是会元郎。”杨继盛待徐阶与朱平安等人寒暄完后。便微微笑着和朱平安说话,声音亦如当日那般浑厚沙哑。

    “杨大哥说笑了。”朱平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杨继盛的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包括坐在徐阶右下首椅子的那位帅哥,刚一进门时朱平安三人并未吸引他的目光,今日他在老师徐阶这里见了太多来像朱平安等人这般谒老师的新进贡士了。这些人给他的感觉,并没有太突出的人,不过在听到杨继盛说到会元二字的时候,他的眼中便流露出了一股慑人的光芒。

    “哦,年兄你们认识?”那帅哥将目光看向杨继盛,漫不经心的问道。

    张四维和王世贞对此也是有些好奇。他们之前并没哟听朱平安说过杨继盛这人。

    “哦,前些时日我初来京城,在驿站见过朱兄弟。”杨继盛淡淡的说道。

    “当日多谢杨大哥了,不然恐怕小弟又要露宿荒野了。”朱平安从椅子上起身,再一次拱手谢过杨继盛。真的,当日驿站逢高踩低,若不是杨继盛,自己估计真的得去荒野露宿了,当时再去找客栈真的不是很容易。

    “举手之劳而已,朱兄弟不必客气。”杨继盛并没有将那日的事放在心上。

    “哦。这倒是我的不是了。仲芳和平安相识,恐怕你们还不相识吧。来,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兵部车驾司员外郎杨继盛。表字仲芳。”徐阶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指着杨继盛给张四维、王世贞介绍道。

    “张四维(王世贞)见过杨大人。”张四维和王世贞从椅子上起身,向着杨继盛拱手见礼。

    “久闻杨大人大名,当日杨大人上疏弹劾仇鸾,我等深以杨大人为楷模。”张四维接着道,对杨继盛推崇不已。

    “世贞亦是。”王世贞对杨继盛更是崇敬不已。

    “当不得。我不过是尽了臣子本分而已。”杨继盛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们也别大人大人的叫了,我年长与你们,你们和朱兄弟一道叫我杨大哥便是。”

    “多谢杨大哥。”

    张四维和王世贞对杨继盛是真的推崇,当日杨继盛因上疏弹劾仇鸾开马市之议,被贬为狄道典史,两人就对杨继盛直言进谏推崇不已。此刻见杨继盛让他们叫大哥,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徐阶介绍完杨继盛,又指着他右下首边的那个帅哥向朱平安、张四维和王世贞介绍道:“这位是翰林院编修张居正,表字叔大,和仲芳同届进士,早你们一届。”

    张居正?!

    朱平安听到张居正这三个字,宛如遭雷劈了一样,尼玛,这个抹香脂的帅哥,这个自己差点就要点一首咖喱给gay的家伙,竟然是张居正!!!

    如果要是让这牛人知道自己差点将他归类到捡肥皂发烧友行列中去,估计自己的大明生涯可就有的受了。

    张四维、王世贞和朱平安不同,他们两人听到徐阶介绍张居正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感触,差不多也就相当于我们在听到导师介绍某个师兄一样,哦,师兄啊,也就是这样了。

    杨继盛对当时如日中天、手拥重兵的大将军仇鸾都敢直言上谏,这种气魄,对张四维和王世贞来说,就是风云学长了。

    张居正呢,相对于杨继盛来说,则是名声不显,也不是什么风云人物。对他们而言,也就是张居正现在的翰林院编修头衔有吸引力了,翰林院是储才养望之所,在明朝有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的惯例,不过话虽这么说,翰林院人也不少,也不是人人都能出头的。

    张四维和王世贞又不像朱平安开挂知道历史,所以对徐阶介绍的张居正,恭敬有余,崇拜什么的就没有了。

    “见过张大人。”

    所以,两人在徐阶介绍完,便从椅子上起身拱手向张居正见礼。

    “见过张大人。”

    朱平安则是晚了半拍,在张四维和王世贞向张居正见礼后,才反应过来,起身向张居正见礼。

    张四维和王世贞还有那个走神晚半拍的朱平安向自己见礼时,跟向杨继盛见礼时态度的区别,张居正是一目了然的,他本身就颖敏绝伦,对于他们区别的原因也能猜的出来。

    不过也是些肤浅的人罢了!

    张居正城府极深,心里想得到,但是面上并没有表露出分毫,微微带着笑意从椅子上起身,呵呵笑道,“不用客气,叫我叔大就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