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三章 道理我懂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当朱平安得知李姝着人将那想爬床的红笺剥了衣服,罚跪二门的时候,还是有些吃惊于李姝的做法的,虽说这种做法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这里是封建社会的大明,不是自由民主平等的现代,在封建社会,你就得按封建社会的生存法则来。丫鬟是最封建社会的最底层,想要改变命运,无可厚非,爬床也是其中一种手段,而且是一种高回报的投资,但是高回报就意味着高风险。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你选择爬床的同时,就得接受爬床带来的风险。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要剥光?!

    在这种封建社会,将女生剥光衣服罚跪众人前,是不是有些过了。就是打一顿,重罚什么的都比这个要好一些啊。退一步讲,最起码留三点遮羞布吧,说不定还提前发明bra了呢。

    不过想想李姝从前的行径,剥光罚跪这种事情她做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话说,多少留点遮羞布吧?”朱平安看着李姝说了句。

    “就那种不知羞的,就得剥光了才能让她知羞!”李姝说着用力瞪了朱平安一眼,上下审视道,“怎么着,怜香惜玉了?”

    “怜个毛线......”朱平安撇了撇嘴,然后忽地看了李姝两秒,学着李姝的动作,上下审视着李姝,勾着唇角到,“怎么着,吃醋了?”

    “吃......吃醋?”

    李姝闻言好像有些措手不及,双颊一下变的绯红,纤纤玉手所持的书卷都抖了一下,不过下一秒,樱桃小嘴便撅了起来,然后重重的翻了一个白眼,发出一声百灵般的讥笑,“咯咯......真好笑,谁会吃你这臭蛤蟆的醋。”

    “那不就结了,我又怎么会对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人怜香惜玉呢!”朱平安耸了耸肩。淡淡开口道。

    “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李姝嗔道。

    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多说无益。

    现在已经过了午时,红笺那丫头也交由大夫人处置了。自己再给李姝提什么三点式、四点式什么的也无用了,想来那红笺被交由大夫人处置后,虽说惩罚是免不了的,但剥光罚跪什么的应该不会再有了。

    于是,朱平安便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在床上睡的久了也该起床了。

    “劳烦两位回避下,我要起床了。”朱平安在床上微微拱了拱手。

    “谁稀罕看你!”李姝娇嗔一声,便领着包子小丫鬟出了房门。

    朱平安看着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出了房门后,便掀开被子换好了衣服,下床洗漱一番。洗漱过后,宿醉的感觉一扫而空,整个人瞬间感觉满血复活了一样,久违的精神。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午时了,洗漱后的朱平安感觉腹内有些饥饿的感觉,正要出去寻些吃的的时候。便见李姝和包子小丫鬟又登门了,包子小丫鬟手里还提了一个食盒。

    “姑爷吃饭了~~”包子小丫鬟献宝一样将食盒放在了桌上。

    “多谢了。”

    朱平安拱手向李姝和包子小丫鬟道谢,然后就没有客气将食盒打开,享用了起来,这次的饭菜总体上比较清淡,还有一碗米粥,虽说清淡,但是味道还是非常赞。

    “味道怎么样?”李姝看朱平安吃的香,不由眨着眼睛,饶有兴致的问道。

    “清粥小菜都能如此美味。你们家里的厨子水准又提高了。”

    朱平安将一盘青菜全部扫到腹中,就连最后一根青菜也没有放过,然后微微擦了擦嘴,伸出了一个大拇指。对今日的午饭赞不绝口。

    “算你有眼光。”李姝心情似乎好多了,“我家的厨子独一无二,别人可没有这口福。”

    用过午饭后,李姝便领着包子小丫鬟回了后院,说是要去看看她大伯母如何处置的红笺。

    吃饱喝足了的朱平安,在李姝和包子小丫鬟走后。便坐在书桌前开始练字了。再过些时日便是殿试了,殿试和乡试、会试不同,乡试会试考完后,会有人把你的试卷重新抄写一番,送去评阅,反正都要被人重新抄写,你的字体好坏就没有意义了。但是殿试就不一样了,殿试你答完卷后,就没有抄写这个程序来,直接就着你的原卷评阅,所以,在殿试这个环节,你的字体尤为重要。

    练字贵在坚持,虽说自己的字早就从登堂入室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但是练字还是必不可少的,练字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学无止境,练字也是这样。朱平安每天坚持练字,日积月累下,总是能有所精进的。这次练字的时候,朱平安不由的回想起上次在鹤年堂药铺看到的严嵩手书的牌匾,严嵩这人不行,可是字体却是没的说,翩若惊鸿,骨气通达,甚至在字体里还透着一股浩然正气。

    一个青史大名鼎鼎的奸臣,字体里竟透着浩然正气,这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现在想想,人们常说的字如其人,大约只能反映写字人的心理状态吧。

    相传严嵩临死前,艰难写下“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十四个字,掷笔而逝。大约在严嵩心里,他从始至终,依然认为自己是个浩然正气的忠臣、君子吧。严嵩这种自以为正义的心态让他的字也带了浩然正气吧。

    想到这,朱平安忽然有所领悟,浓墨落笔,“鹤年堂”三个字逐一显现在宣纸上,竟然和鹤年堂牌匾有七分相似。

    果然如此。

    朱平安看着自己仿写的字体笑了笑,然后继续落笔练字,一连写了五遍鹤年堂三个字,到了最后,这三个字已经和鹤年堂牌匾有九分相似了。

    形似,神也似。

    竟然一不小心,领悟了仿写的技能,也算是个意外之喜了。

    朱平安将自己这次练字仿写严嵩书法的宣纸付之一炬,然后重新开始练字,这次并没有仿写严嵩的书法,而是试着将严嵩书法中的浩然正气融入自己的书法中,让自己的书法有了血肉筋骨,有了乘风破浪的灵气之后,又携带了一股浩然正气。

    挥毫泼墨,停不下来,直到有小厮过来回禀说上次找过朱平安的张四维张公子和王世贞王公子,此刻正在门外等候,朱平安才停下了笔墨。

    谢过来人,朱平安净手后,出了房门,想了想,又回头带上了肥鸭子钱袋揣在怀里一路往门外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