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二章 惩罚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我的东西,别碰!看都不许多看一眼,懂了吗?”

    李姝的这一句话意味深长,此刻最能听懂这一句话的大约也就是当事人红笺和侯府六小姐了。

    表面上说的是东西,但实际上说的还是朱平安。我的东西,别碰;我的男人,你更是想都不要想。

    闻言之后,侯府六小姐脸色红白交加......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们侯府也有自己的规矩,严禁偷盗,若有发现,视赃款多寡一律重罚。就按一两银子一鞭子吧,让我算算,得打你多少鞭子呢。”李姝伸着纤纤玉手,用指甲勾着红笺的下巴,摆出来一副沉思的模样开口道。

    然后,红笺的脸蛋便被吓白了。

    “不过,念着朱哥哥就要殿试了,见血晦气,我就不着人打你鞭子了,省的消了朱哥哥的考运。”李姝抿着樱唇,笑吟吟的瞅着被吓坏了的红笺,指甲捻着红笺的下巴轻声道。

    红笺闻言,刚舒了一口气,便听着李姝又开口了。

    “不过却也不能这样放了你,偷盗这是不知廉耻,那我便让你好好记住廉耻,以后知道廉耻。”

    李姝微微一笑,然后转过身向着几个老妈子冷声吩咐道,“来人,将她衣服剥光了,一件也不许留,罚去二门空地跪着,让她知道什么是廉耻,仔细给我盯着了,明日午时再报由伯母处置。”

    不是喜欢脱衣服吗,那边让你脱个够!李姝冷笑着,睥睨众人,又落下了一句话:

    “以后谁再没脸没皮,这都是轻的!”

    李姝话音一落,早就侯着等着表现机会的丫鬟和老妈子们便撸起了袖子,一拥而上,几下就将红笺的襦裙、比甲等全都扯了下来,然后又抢下来红笺里面贴身的小衣,就连鞋袜都没给留。

    接着。一丝不挂的红笺便被老妈子和丫鬟的拉扯下,往二门处的空地而去,哭哭啼啼也没用,到了二门空地处。便被几个力大的老妈子用力的按跪在了地上。

    甚至还有一个老妈子自作主张的倒了满满一碗水,放在了红笺的头上,让她顶着,流下一滴水便是一顿掐骂。

    非常快,消息便传遍了整个侯府。

    前院的小厮管事也都特意赶到门口看。他们进不得二门,但是可以爬墙看啊,二门出的墙上爬了一排的小厮和管事,一个个好奇的笑看一丝不挂跪在那的红笺。

    红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顶着一碗水,嘴里塞着破布,跪着在了空地上,处于众人视线洗礼下的她,要死的心都有了。只不过,虽说墙就近在咫尺,可是她却没有撞的勇气。

    对于后院发生的一切。醉酒后熟睡的朱平安是一无所知的,他体内的乙醇脱氢酶正在努力的将乙醇分解为乙醛再分解为乙酸,不过由于朱平安体内的乙醇脱氢酶量比较少,所以当朱平安一觉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朱平安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坐在自己书桌前翻看自己之前写的手记的李姝,以及站在李姝身边的包子小丫鬟。

    醒来后,头还是有些痛,应该是宿醉的后遗症,朱平安微微揉了揉脑门,用手扶着床坐起身来。

    “小姐小姐,姑爷醒了。”

    包子小丫鬟在朱平安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包子脸上满是欣喜的表情。

    闻言,正在翻书的李姝转过身来,看了看朱平安。点了点臻首,看着包子小丫鬟吩咐道,“画儿,去倒碗蜂蜜水来。”

    “不会喝酒,就别逞能,自己不难受啊。”待包子小丫鬟去一边兑蜂蜜水的时候。李姝瞅着朱平安撇了撇小嘴嗔道。

    “我也不想喝的。”朱平安微微有些囧,苦笑了一下。

    蜂蜜是早就备好带来的,包子小丫鬟去了当门的那张桌子,将蜂蜜用调羹取了两勺,倒了热水搅拌好,便颠颠儿端着兑好的蜂蜜水,端了过来。

    “我自己来吧,谢谢了。”朱平安接过了包子小丫鬟端来的蜂蜜水,向李姝和包子小丫鬟两人道了一声谢。

    酒后头痛主要是因酒精的代谢产物,如乙醛在体内积聚引起血管扩张,刺激神经系统,进而出现搏动性头痛、头晕、嗜睡、呕吐、心慌等症状。蜂蜜中含有的蜂蜜中的果糖、葡萄糖等成分,可促进酒精的分解吸收,加速了酒精从血液中清除的速度,减轻头痛症状,尤其是宿醉引起的头痛。

    这个常识是朱平安早就了解的,所以看到包子小丫鬟端来了蜂蜜水,便也没有客气,接过后便一饮而尽。或许是心理作用,喝过蜂蜜水,便觉的头痛的症状似乎一下子消减了大半。

    喝过蜂蜜后,朱平安将碗放在桌上,然后就发现李姝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看,好像自己脸上有花了一样。

    话说,自己不会是喝多了像曾经的舍友那样,在床上吐了一个喷泉吧?

    朱平安狐疑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干燥并无他物,然后床上的被褥也是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为何这妞这样的盯着自己看呢。

    “真丑!”李姝撇了撇小嘴。

    我去!

    搞了半天,你就酝酿这么两字啊!朱平安有些无语的看着李姝,这妞大清早的吃了枪药了!

    “这么丑,想不到还有人眼瞎,想要爬你的床!”李姝露着小虎牙,瞅着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

    呃,信息量有点大啊。这是说有丫鬟想要爬我的床,被李姝捉住了?

    在古代,大部分丫环成长到一定年龄,或配与小厮,或转卖出去嫁人,落到什么样的人手里,她们是没有一点选择权的,就象秋风吹着的落叶一样,随风飘零,至于是落到锦帐之中还是粪堆之上,只有听天由命了。

    于是,便有了一部分不甘心的丫鬟为了命运去爬主子的床,成了小三儿的始祖。

    不过,爬床的是丫鬟吧,你干嘛抓着我喷啊?朱平安觉的一阵无语。

    “你猜,我怎么收拾的那贱蹄子?”李姝看着朱平安无语的样子,不由露出小虎牙,笑的像一只小狐狸。

    “女人胸前肉太厚,我怎么猜得透。”朱平安撇了撇嘴。

    “登徒子!”

    李姝凌乱了,俏脸蛋通红,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嗔道。

    啊?

    包子小丫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顿了两秒后才反应了过来,小嘴发出一声惊呼,手臂交错护在身前,包子脸比李姝的还红,我的比小姐的大好多呢......(未完待续。)

    PS:  昨日有事,未能更新,今日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