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一章 姐妹争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日落以后,暮霭弥漫。

    李姝在一片暮色中返回了后院,红笺被几个身强力壮的老妈子控制着,嘴里塞着一团破布,呜呜摇着头却发不出声音,周围围了很多的丫鬟侍女和老妈子。

    红笺事件轰动了整个后院,人们听说五小姐着人将红笺绑了起来,俱都好奇的围了过来,侯府的二小姐、三小姐、六小姐等也都各自在丫鬟老妈子的簇拥下到了现场。

    看到李姝走来,围着的丫鬟侍女赶紧问好让开了路,让李姝走了过去。

    李姝俏脸蛋上绽放着浅浅的微笑,慢慢走近了呜咽挣扎的红笺身边,一股冷意袭来,呜咽挣扎的红笺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寒冬一样,看着五小姐漆黑如墨、泛着冷笑的眸子,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呦,五姐姐这是怎么了,怎么把我的丫头给五花大绑起来了?”侯府的六小姐仰着圆润可爱的小脸,葱白似的手指夹着一块绣帕,微微捂着小嘴,发出了一声无辜的询问。

    “可是我这丫头冒犯姐姐了?”

    侯府六小姐眨了眨眼睛,紧接着又发出了一声询问,一脸的无辜,不过眸子里却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看笑话的神采。连一个丫头都爬床爬到了你前头,连自己的相公都看不住,看你还怎么得意!

    侯府其他的小姐也是好奇的看着李姝,眸子里满是八卦神采。

    “怎么,姐姐绑不得你的丫头?”

    李姝闻言,微微转过了身看着六小姐,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媚人笑容。

    “咯咯......绑得,姐姐想绑,自然绑的,只是平白无故绑了妹妹的丫头,妹妹倒怕底下的丫头心寒呢。”

    侯府六小姐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姝,葱白似的手指夹着一块绣帕捂着小嘴,发出了一串笑声。她想要逼着李姝将红笺爬床的事说出来。把这件事情闹大,让她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怎么着也要好好的给李姝添堵,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落在她头上。

    “哦......”

    李姝闻言点了点螓首。轻启朱唇发出了一声哦,然后没有预兆的扭头向着红笺便是一个耳光。

    啪

    清脆,响亮。

    “舒坦......”

    李姝打完后,甩了甩小手,樱唇微微向上簇起。旁边的包子小丫鬟颠颠儿的递上来一块雪白的手帕。李姝接过手帕擦了擦手,然后随意的丢到了地上。

    啪

    侯府六小姐觉着这一声响亮的耳光就像打在了自己的脸上,随着这一声脆响,她听着李姝刚才哦了一声,脸上才酝酿了一半的笑容便枯萎在了脸上,圆润可爱的小脸上一下子变青了。

    “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侯府六小姐目光灼灼的看着李姝,咬着嘴唇问道。

    “我怎么了?咯咯......妹妹干嘛这样看我,我不过是帮妹妹教育一下丫头而已。刚才妹妹的意思不是说只要不平白无故不就可以了吗。”李姝无辜的看着侯府六小姐,表情和一开始的六小姐简直是如出一辙。

    侯府二小姐等人看的愈加有趣了。真想嗑着瓜子喝杯茶水。

    “那姐姐说说我这丫头怎么了?”侯府六小姐问道,心里面隐隐的一阵期待,说吧我的五姐姐,让大家都知道你没管住相公,让一个丫头偷偷的爬了床......

    “妹妹的这丫头手脚不干净,竟然大着胆子偷了我的孔雀簪。”李姝抿着唇角微微一笑,伸出纤纤玉手,拨动了一下红笺头上插着的那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的孔雀嘴里衔着的那一串黑珍珠。

    黑珍珠在李姝的划动下,摇曳起来,它浑然天成的黑色基调上透着彩虹色。光泽随着珍珠的转动而变换色彩。

    单单这么一串黑珍珠少说也有数百两银子,还不一定能买得到。

    古代的黑珍珠可不像现代这般可由人工培养,生产黑珍珠的珍珠贝母是一种会分泌黑色珍珠质的黑蝶贝,极其珍贵。只有在特定的海域才能生长。

    所以,这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绝不是红笺这种丫鬟能拥有的,那么就只能是偷来的了。最重要的是,红笺头上这支跟李姝蝉鬓上插着另一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几乎一模一样,原本就属于一对。所以,从理论上来讲。红笺头上插的这支簪子就是偷的李姝的了。

    当然,这也是理论上,实际上怎么样......

    “姐姐,恐怕其中有什么误会吧,我这丫头以前......”

    侯府六小姐用手帕捂着小嘴,眨着眼睛问了一句,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怎么从爬床偷吃腥变成了盗窃了,而且这丫头是她亲眼看着端着醒酒汤去前院勾搭朱平安的,不可能拐到李姝的院子去偷什么簪子。再说了,很明显李姝的这簪子是一对,如果之前被偷了一支的话,李姝是不会带着一支出来的;如果不是之前偷的,那红笺怎么能从李姝头上偷走簪子呢,还唯恐别人不知道的插在自己发髻上,又不是憨的。

    “怎么着人赃俱获了,妹妹反倒是怀疑其姐姐来了?”李姝嘤唇勾出一抹讽刺的微笑,反问道。

    “没有,姐姐误会了,妹妹怎么会怀疑姐姐呢。”在李姝的目光下,侯府六小姐摇了摇头解释道。

    “哦,那就是我误解妹妹了,为了向妹妹赔个不是,那便由姐姐替妹妹好好管教管教这丫头。”

    李姝说话时,蝉鬓上掐金丝镂空孔雀簪孔雀嘴里的一串黑珍珠,便摇摇曳曳的,衬托的李姝白皙的脸蛋愈发的出尘不染。

    “怎么着,想要咸鱼翻身啊?”

    说完,李姝便不再管侯府六小姐等人,而是转过身看着红笺,伸出纤纤玉手轻轻的拍了拍红笺的脸蛋,俏脸蛋上绽开了冷笑。

    红笺嘴里被堵着破布,呜咽摇头,脸色惨白。

    “告诉你,咸鱼翻了身。”

    “还是咸鱼!”

    李姝漆黑如墨的眸子盈着水波,嘴角微微上弯,带着讥讽的笑意道。

    “我的东西,别碰!看都不许多看一眼!懂了吗?”

    说到这,李姝转过头扫了一圈众人,有意无意的落在了侯府六小姐那边片刻,然后又转了回来灼灼的看着红笺,伸出纤纤玉手,用指甲勾起了红笺的下巴,勾着唇角说道,声音却让众人都能听得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