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三十章 人赃俱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公子,奴给你送解酒汤来了~~”

    红笺端着解酒汤进了朱平安的房间后,声音更是娇媚,一双眼睛似乎也要滴出水来。

    进了房间后,红笺却并没有听到朱平安的回应,疑惑的抬起脸蛋在房间里四处张望,书桌前没有,浴桶里没有,哦,看到了,原来朱平安在床上呢。

    “朱公子~~”

    红笺看着床上躺着的朱平安,轻声唤了一声,然后一双眼睛忐忑的打量着。

    呼~呼~

    回应她的只有一声轻微的鼾声。

    忐忑不已的红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原来朱公子喝多了睡着了,这可真是天赐良机,本来还想着如何才能爬上朱平安的床呢,若是朱平安看不上自己怎么办,现在好了,朱公子喝多睡着了。

    看着在床上熟睡的朱平安,红笺脸蛋兴奋的都红了。

    只要自己除了衣衫,钻入朱平安的被窝,一切就都好了。等朱公子醒来,自己便楚楚可怜的哭诉说自己来给你送解酒汤,谁料想你怎么发起了酒疯将自己拉上来床,一阵......羞死人了,我不要活了,然后做势撞墙......

    自己打听清楚了,朱平安跟五小姐只是定了婚约,连手都没有拉过呢,相信正值火力旺盛年纪的朱平安,无法抗拒自己一丝不挂的躯体的;

    即便朱平安自制力好,那他一个熟读四书五经的书生,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墙寻死的吧,只要他拉住自己,那一切岂不是就顺水乘舟了;

    当然,如果要是等第二天被其他人发现的话,那就更好了,事情闹大了,自己再哭诉说给朱平安送解酒汤时被醉了的朱平安拉到床上那样那样了,那么多人众目睽睽。他可抵不了赖,生米岂不是煮成熟饭了;

    等生米煮成熟饭,自己可就是会元爷身边有头有脸的通房了,只要自己在床上将朱平安伺候好了。抬姨娘那不是妥妥的嘛,五小姐大家闺秀家家的,自然不会像自己这般在床上放得开。

    ......

    想了无数种可能,条条都是通向人生巅峰的康庄大道,红笺兴奋的腿都合不拢了......

    然后兴奋的合不拢腿的红笺却不知道。甚至侯府六小姐也不知道,就在红笺端着解酒汤离开院子的时候,另一位小丫鬟也悄悄的离开了院子去了李姝所在院子。

    “五小姐,奴婢说的都是真的,小姐将红笺叫了过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没过多久红笺就端着一碗解酒汤出去了,听小厨房的人说红笺在盛解酒汤的时候说了五姑爷呢。”

    小丫鬟低着头在李姝面前将她所见到的,和盘托了出来。

    小丫鬟对面的李姝身着一件月色缎满绣花拽地长裙,外罩一件镶金银丝绣紫墨色梅花貂鼠披风,俏脸蛋娇美无暇。蝉鬓垂鬈,两边各簪了两只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每只孔雀嘴下又衔了一串黑珍珠,既贵气又不张扬。

    听了小丫鬟的话,李姝娇美无暇的俏脸蛋泛出一阵冷意,一双美眸漆黑的不见底,眼角微微上挑,一抹浅浅的冷笑绽放在俏脸蛋上。

    “雀儿做的很好,赏十两银子。”李姝扯着小嘴,说了一句。

    “谢谢五小姐。谢谢五小姐......”小丫鬟雀儿高兴的语无伦次了,连连磕头,恨不得为李姝赴汤蹈火一样。

    “小姐,我们快去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包子小丫鬟在旁边紧张的不行。

    很快,李姝便领着包子小丫鬟,带着四五位身强体壮的老妈子并无六个丫头,浩浩荡荡的往前院客房而去,速度走得很快,风一样就到了前院。然后马不停蹄的往朱平安的客房而去。

    在朱平安的客房,红笺终于从兴奋的幻想中醒了过来,开始着手了。

    她先是将解酒汤轻轻的放在了一边的桌上,唯恐惊醒了在床上熟睡的朱平安,然后轻轻的迈着脚步来到了朱平安所躺的床前,细细的看着熟睡的朱平安。

    “朱公子~~”

    红笺试探性娇媚的轻唤了一声。

    处于醉酒熟睡状态的朱平安,除了轻微的鼾声外,并没有其他反应。

    年轻有为,谦谦君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红笺不能再满意了。

    机不可失,还在等什么呢。

    于是,红笺便站在朱平安床前,潮红着脸,小手摸上了自己的衣带,小手激动的都颤抖了起来,摩挲着将衣带解开,刚拉开交领露出里衣来,便听到了屋里来了一阵脚步声。

    “啊?”

    脚步声后,红笺便觉的一股冰冷彻骨的冷意从门口直扑自己而来,不由的浑身一抖,下意识的抬头,便看到门口俏脸蛋上绽放着浅浅冷笑的五小姐李姝,红笺吓的脸色惨白,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呼。

    自己连床边还没有摸到呢,五小姐怎么来了?

    红笺吓得脸色惨白,就像老鼠看到了猫一样,好像没有了骨头一样,再也没有了一点力气,手都吓哆嗦了,手里的衣带也掉到了地上,外衣也散开了露出了里面的裹衣。

    “不要脸......”包子小丫鬟气呼呼的啐了一口。

    床上躺着的朱平安似乎被房间里的动静吵了一下,不过却没有醒来,动了东嘴唇,无意识的咕哝喊了一声“水”。

    “堵了嘴巴,拉去后院!”李姝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冷冷的扫了红笺一眼,吩咐道。

    四个身强体壮的老妈子应声而出,手里拿了一块不知道从那寻来的破布,三两步走到吓呆了的红笺面前,粗鲁的反扭了胳膊,将那块散发着异味的用力的塞到了红笺的嘴里,不由分说的拉了出去。

    “你们也都出去吧,画儿你去知会了后院管事婆子,就说捉住了一个偷东西的小贼。”李姝轻声吩咐道。

    “偷东西?”包子小丫鬟有些不解。

    那被堵了嘴,被老妈子控制住的红笺也是瞪大了眼睛,眼睛都在控诉李姝含沙射影,血口喷人......

    “对,偷东西的小贼......”

    李姝淡淡的点了点头,俏脸蛋上绽放着浅浅冷笑,说着伸出纤纤玉手将自己蝉鬓垂鬈上簪着的一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取了下来,缓缓走到红笺身边。

    走到被控制的红笺身边后,李姝小嘴里勾着一抹冷笑,然后信手便将这支掐金丝镂空孔雀簪插到了红笺的鬓发上,孔雀簪孔雀嘴里的一串黑珍珠刚落落在红笺眼前,轻轻摇晃。

    “这丫头手脚不干净,偷了我的掐金丝镂空孔雀簪,人赃俱获......”

    做完后,李姝浅浅冷笑着,拍了拍小手。

    包子小丫鬟等人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

    老妈子等人生拽拉扯着挣扎不已的红笺出了院子,包子小丫鬟等人也按着李姝的吩咐出了门,去后院分头行事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了李姝和躺在床上熟睡的朱平安。

    等人都离开后,李姝冰冷的眼神柔和了起来,走到桌前纤纤玉手倒了一碗水,端到唇边试了试水温,不由蹙了蹙眉,水温微微有些烫呢。

    然后找了一个汤匙放到碗中,端着碗来到朱平安身边,将碗先放到了一边,坐在床上,轻轻的将朱平安的头放在了自己腿上,然后再将碗端起来,另一手取了汤匙盛了一勺,红唇撅起吹了吹,然后轻轻的放到了朱平安唇边,微微倾斜,琼浆一样的。

    熟睡中的朱平安宛如久旱逢甘霖,将流入唇边的水,咽入口中。

    等给朱平安喂了大半碗水,朱平安就不再喝了,李姝也就将碗放在一边,然后将朱平安的头重新舒服的放在枕头上,将被子给他盖好掖好。

    “臭蛤蟆......”

    李姝看着舒服熟睡的朱平安,不由的撅着嘴巴嗔了一句,然后转身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