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二十八章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的这一首诗在宴席上出尽了风头,“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这一句诗太过具有震撼力了,什么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才是死而后已,活着我为报效家国驱除胡虏与倭寇,即便战死,也要在九幽之泉召集旧部,继续为国家效力。

    “纸上谈兵.....你不过一文弱书生,既不曾上的战场又不曾领过兵马,还泉台旧部十万......异想天开!”

    罗龙文一如既往的格外“关照”朱平安,一开口便是直指朱平安这首《精忠报国》诗作的不合理之处。

    “罗大人所言极是,是小子孟浪了,还以为自己胸中有甲兵百万呢。”

    朱平安扯着嘴角淡然一笑,笑容云淡风轻,并没有跟罗龙文争辩什么,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软柿子就足够了。

    宴席在继续,罗龙文等人吸取了教训,之后再有什么诗作词赋之类的事,也都不带朱平安玩了。没有了朱平安添乱,欧阳小同志的表现依然很精彩,得到了众人一致的赞赏,只是因为朱平安刚才那首《精忠报国》就像一根鱼刺卡在了咽喉一样,让欧阳小同志的扬名有些美中不足。

    在宴席上朱平安也获得了不少消息,八卦的,朝堂的,沿海的等等。

    殿试过后,欧阳小同志就要跟严府结亲了,据说是结亲对象严府的二小姐;

    沿海的倭寇前些时日攻破了宁波、绍兴、松阳等地的消息传到了京城,嘉靖帝大怒,一炉丹都被炼废了,诏令俞大猷等将火速前往救援处理;

    李默那老小子被御批复用为吏部尚书了,赐御书褒以“忠好”二字,圣上还特许他骑马出入宫门,都快赶上严阁老的待遇了;

    ......

    当然,在宴席上也少不了喝酒,坐在罗龙文下首的几个人似乎得了授意似的,过来敬了朱平安许多酒。大有将朱平安灌翻在宴席上的打算。

    对此,朱平安只好动用了大招——尿遁。

    出了宴席所在的场所,有侍女随行要服侍朱平安小解,这让朱平安有些吃不消。在红旗下长大的丝毫青年哪里经受过这阵势,上个厕所竟还有人服侍,而且还是水灵灵侍女!

    这严府还真是会享受生活,如厕都让侍女服侍!

    话说,如果真让这侍女服侍的话。自己估计是尿不出的.....

    于是,朱平安只是让这侍女将更衣的地方(厕所)指明了方向,便婉谢了侍女的好意,独自前去如厕。

    严府很大,那侍女所指厕所的方向是一片竹园,朱平安进了竹园顺着小路绕了几绕,便看到了位于竹园的厕所。厕所修的非常奢华,如果不是标明了更衣二字的话,朱平安几乎将其认为是竹园中的一处别馆。

    听说严嵩父子二人所用的私人厕所更是别致,两人所用的便桶。据说是雕刻的惟妙惟肖的白玉美人儿,穿着彩衣,以私处接溺,不知真假。

    上完厕所后,朱平安在竹林寻了一处稍微停歇了片刻,在清风的吹拂下,酒醉之意削减了大半。

    等朱平安准备返回宴席场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似乎在竹园走错了路,出了竹园并不是刚才进来的地方,而是另一处花香飘飘的精致小园子。

    园子里比较安静。并没有看到有侍女或者小厮,不过听着房间里似乎隐约有声音。

    回去晚了,罗龙文那老小子估计又会找自己麻烦,严世蕃明显不是省油的灯。若是计较起来,自己不免要悲催。为了尽快返回宴席场所,朱平安决定冒昧去问下房间里的人,问个路。

    “冒昧问下......”

    朱平安进了房间,拱手施了一礼,话刚说到一半就顿住了。一双眼睛更是差点没喷出来......

    尼玛,不带这样的啊。

    只见房中摆着一个浴桶,飘着热气和花瓣,木桶外站着一位清凉至极的少女,似乎是刚从浴桶出来,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似的玉臂披着一块锦缎,纤纤玉手正拿着一条锦缎擦拭身体,此时也是一副草泥马的表情,瞪大了眼睛看着突兀的出现在房中的朱平安。

    怎么办?怎么办?

    朱平安的大脑飞速的运转,在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下,惊的朱平安除了一头冷汗,酒醉什么的早就不翼而飞了。

    别管这少女是严府的主子还是侍女,被自己看到出浴的这一幕,即便是现代社会都无法容忍,更不用说这礼教森严的大明了。

    少女此刻被这突入其来的一幕给吓呆了,但是等她回过神来,第一反应肯定是大声尖叫,登徒子什么的......然后惊动严府,然后后果肯定是非常严重的。

    如果这少女是侍女还好,若是严府的小姐,呃,可别狗血的是什么严府的二小姐,刚才在宴席上还听人说殿试后欧阳小同志就要跟二小姐订婚什么的......

    尼玛,欧阳小同志还不找自己玩命啊!更不用说严世蕃、严嵩了,这都是动动小手指都能将自己弄成飞灰的存在!

    怎么办!!!

    说,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或者说,对不起小姐,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拉倒吧,这样说,自己该成飞灰的还是会成飞灰,一点作用都不起!

    眼看着对面的少女嘴巴即将拉开,尖叫声眼看着就要出来了,朱平安抢先开口说了一句话,然后对面的那少女即将拉开的嘴巴便收了回去。

    “对不起,公子......”

    朱平安拱手抢先说了一句,然后打了一个酒嗝,一副喝多了的样子。

    对不起公子?你眼瞎啊,我明明是女的.....这是对面少女的第一反应,然后下一秒少女满是红晕的俏脸蛋上浮现了一丝窃喜。

    为什么,我是女的,可这人却说对不起公子,那就是说这人没有看清我啊,是了,今天天气有些阴沉,这个房间里又关着窗楞,从外面看,屋里肯定是有些黑看不清的,少女想到这有一丝的庆幸和窃喜,还好,保住面子了。

    这样想着,少女便将披着的绸缎往上拉了拉,企图把自己的身体多遮住一点,没想到向下一拉,反倒把那一段白皙粉嫩的小腰和平坦的没有一丝脂肪的小腹露了出来。

    然后又下意识的往下拉,可圆润滑腻的珍珠肩,玲珑浮凸轮廓从若隐若现变成显现了......

    白得反光,亮到眩目!

    “咳咳,敢问公子,洗笔阁在何处?”朱平安不由低了头,不敢再看,洗笔阁是朱平安去厕所的途中所见的一个院子。

    “出门左转!”对面的少女哑着嗓子说,试图让自己声音粗厚起来。

    “多谢公子。”

    朱平安拱手道谢,转身便走,不带一丝停留的,心跳的咚咚的,一步两步......直到走出院子都觉的侥幸不已,尼玛,吓屎宝宝了!

    出了院子,朱平安几乎用小跑的一路跑远了,管它宴席在哪呢,先远离这个院子再说!三转两绕,等距离这个院子远了,朱平安又问了一个小厮宴席的位置,快步回了宴席。

    朱平安离开后,那出浴的少女便飞速的穿好了衣服,拍着胸口,兀自侥幸不已。

    那少年眼瞎啊,能把本姑娘错认成公子......

    然后,少女似乎觉的哪里有些不妥,从屋里走出来,走到院子里,然后再次返回屋门口,狐疑的将目光落在房内。

    那少年真是瞎了眼,屋里可以看得很清楚啊,自己就连浴桶里花瓣的纹路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然后,便是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