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二十七章 北虏南倭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宴会上众人高谈阔论,觥筹交错,喝多了话题也就开阔起来了。有人聊到了如今的“南倭北虏”问题,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争相为国家献言献策。

    南倭北虏,是明王朝自建立之日起就必须面对的两大外患。明代外来的威胁,在北方主要来自游牧民族如蒙古鞑靼部、瓦剌部,在东南沿海主要来自倭寇。当时称为“南倭北虏”。

    “我等天朝上国,南倭北虏贩马牧牛之辈,蕞尔岛夷之徒,若知天朝有人,或不至骄横如此。”在谈到南倭北虏问题时,有人忍不住满口酒气的慨然道。

    “与我雄兵三万,当执长缨缚敌酋而还。”一个喝大了的人,大着舌头一拍桌子牛气哄哄的道。

    多少书生做着封狼居胥的梦想,多少书生有着弃笔从戎就能拯救世界的自信,所以这人这一席话一出口,就引来一群人的叫好声。

    “化长公有志气,当浮一大白。”人们叫好不已,举杯同饮。

    人们就是这样,一旦喝大了,就没有不敢吹的牛了,在这些情绪激动的人眼里,南倭北虏不过是纤芥之疾,仿佛他们一出马就能搞定了一样。

    纸上谈兵什么的,大家兴趣还是很浓厚的。

    “纵观我朝,聚会风花雪月者众,像我们这般以家国之事为己任的。历来聚会诗词歌赋都是风花雪月,我们今日何不以铁马兵戈为题赋诗一首,留念一番,日后也好激励我等为家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谈论的兴头上的时候,罗龙文起身提议道。

    然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

    朱平安在啃盘里鱼翅的时候,听到众人提议作诗,嘴上咀嚼的动作微微顿了顿,怎么每个宴会都少不了作诗呢!真是狗血啊!不过看到欧阳小同志的兴奋劲,就知道罗龙文的提议早就在他们计划之中了,欧阳小同志大约早就做了好几首不错的诗词了吧。

    也是,毕竟今天这个宴会的主题之一。便是让欧阳小同志扬名。

    对此,朱平安只是微微顿了顿,便又继续做一个安静的吃货了。这可是欧阳小同志的主场,自己被叫来便是做垫脚石的。那就尽职尽责好了,风头什么的,留给早就准备的欧阳小同志吧。

    欧阳小同志也没有让朱平安失望,更没有让严世蕃等人失望。

    最开始有两个人当先做了诗词,但是并不是很好。可能是做惯了风花雪月,也有可能本身就是故意的,反正诗词也就是那么样很一般罢了。

    这两人做完后,便有人提议让欧阳小同志做诗词,欧阳小同志推辞了两下,但是耐不住众人的热情,“迫于无奈”之下就起身提笔做了一首诗:

    《出塞》

    白铠染霜出塞寒,胡烽不断接长安。

    城头一片西山月,多少征人马上看。

    欧阳小同志的这一首诗相当不错了,朱平安一边咀嚼一边欣赏欧阳小同志的这首诗。全文诗韵铿锵,气势雄强,颇得唐人边塞诗之遗响。

    将士们的铠甲都结了冰霜,但将士们依然冒着霜冻的寒气出行塞外。东北边境的异族侵扰边关,那报警的狼烟在相连不断的烽火台上一个个燃起,直抵京城。元美出行之时,正当拂晓,城头上斜挂一弯西垂的冷月。天明以后,一场恶战又会在前线爆发。戍守边关的将士们人未卸衣,马未卸鞍。他们是在焦急地翘首等待着京城的决策呢,还是思念京城里的家人呢。

    不管用什么眼光来看,欧阳小同志的这首诗都是上上乘之作了,尤其是在前面那两人拙作的衬托下。更是鹤立鸡群一样。

    不得不说,这欧阳小同志还是很有水准的,别管他提前准备了多久。

    欧阳小同志这一首诗一出,自然是叫好声一片,就是中立派也都对欧阳小同志的这一首《出塞》赞不绝口,哪怕是对严世蕃不满的人。对欧阳小同志的这首《出塞》也是欣赏不已。

    在众人叫好声一片的时候,欧阳小同志却又一次执笔落墨,一挥而就:

    《犒诸将》

    天山三月朔风吹,将士疾驰马如飞。

    突骑全凭白马将,弯弓已毙射雕儿。

    金城旧日囤充国,朝海今朝斩倭贼。

    蠢尔西戒稽灏后,还祈干羽格猪夷。

    相对于前一首诗,这一首诗更为彰显兵戈铿锵之力,将军威军势彰显的淋漓尽致。诗中射雕儿指的是北虏,因为北虏常常吹嘘他们小孩盘弓都能射雕,倭贼指的就是倭寇了,毙杀北虏南倭,将整首诗与刚才的话题联系在了一起。

    一口气写了两首诗,水平还都这么高,自然引的众人赞不绝口。一时间欧阳小同志的名声,也就在宴席上传开了。

    除了欧阳小同志之外,又有数人也做了诗词,罗龙文也做了一首,不过因为欧阳小同志的诗词在,他们的诗词就逊色了不少。

    中立派中也有人起身做了首诗,其中有两句也得到了宴席上不少人的认可,其中两句是“闻道将军期马革,几人真个裹尸回。”不过因为这两句诗跟前人的“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有些像,相对于欧阳小同志的诗,还是有些差距。

    朱平安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众人你方唱罢我登台,安静的做一个吃货。

    不过有些时候,你不找麻烦,麻烦却会上杆子找上你。就在朱平安选择安静的做个吃货的时候,战火却还是悄无声息的燃到了自己。

    “会元郎胃口可真是好啊,难不成我们这么多人的诗作,还不如你盘中之物有吸引力吗?”

    开口的又是那个看朱平安不顺眼的罗龙文,这货冷眼看着朱平安,冷笑着发问道。

    “怎么会,平安听的仔细。”朱平安抬起头,微微笑了笑,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

    “听得仔细?我刚才却是见你吃的仔细......”罗龙文嘲笑道,“一心焉能二用,若是大军行进,运筹帷幄也都像你这般一心二用,那岂不是宛如纸上谈兵,为敌所破,终是害人害己。”

    “就是......”罗龙文此话一出,便有数人符合,暗指朱平安。

    我纸上谈兵?纸上谈兵的是你们好吗?朱平安腹诽道,不过脸上却是陪着笑。

    “哦,你不是会元郎吗,不如也做首来看看。”有人看着朱平安提议道。

    “就是,看看一心二用的会元郎能有如何佳作。”

    “要是不作,那就是看不起我们了?!”

    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响应,大家都不认为朱平安仓促之下做的诗词能越过欧阳小同志去,所以附和声一片,软硬兼施,让朱平安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哦,饭都不让人好好吃是吧,这是要我从垫脚石变成绊脚石的节奏啊。本不想装B的,唉......这可是你们逼我的,我不惹事,可是却不怕事。你们要我装,那我只能满足你们了。

    在众人的催促下,朱平安只好起身提了毛笔,深思片刻落下了墨汁:

    《精忠报国》

    断头今日意如何?报国艰难百战多。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这是陈司令的梅岭三章其一,不过此处被朱平安化用了一下拿了过来。

    断头今日意如何?你们刚才不是说我一心二用害人害己吗,那我诗一开篇就径直将死亡问题提了出来,让你们知道我朱平安精忠报国,无畏死亡。生命对于人生只有一次,面临断头的时刻,任是谁也会有一些想法即刻涌入头脑之中的。此时此刻,我想到了什么呢?精忠报国,哪怕死也要召集旧部斩杀阎罗。这一问一答,问得率直明快,答得慷慨豪壮,一下子就将自己视死如归,甘于为革命赴汤蹈火的英雄形象矗立在众人的面前,令人怦然为之心动。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这是什么气魄,在这种气魄下,什么样的诗词不黯然失色呢!至于欧阳小同志的诗,虽然也好,可是在这种气魄下,却也一样黯然失色。

    这一首诗写完后,周围的人俱都变了脸,看向朱平安的目光也都和刚才不一样了,会元,果然是会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