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二十六章 严东楼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放到眼前,慢慢啃。

    朱平安坐在角落,将一盘鱼翅一盘熊掌悄无声息的放在跟前,在角落做一个安静的吃货,默默的看着欧阳小同志装B。

    吃不饱吃不好的话,自己这块垫脚石,可是会变成绊脚石的。

    刚才被人连着灌了一阵酒,虽说自己顺势倒在袖子里的毛巾上一些,借喝茶时分润到茶杯里一些,但此时还是有一些昏昏然的感觉,不过好在欧阳小同志挥斥方遒的时候,这些人拍拍马屁什么的,倒也疏忽了自己。

    空腹喝酒伤身,所以朱平安趁这个机会,做了一个安静的吃货。

    严世蕃酒量很好,来者不拒,酒喝多了后,人就更倨傲立,行事也就越发的肆无忌惮了,狂呼乱叫,旁若无人。

    刚才说的宴席上有三波人,严世蕃就端着酒杯溜达到中立的及对自己隐隐有敌意的人那里,让那些人饮酒,大多数人畏惧严世蕃的权威,也都端着酒杯一一的喝了。只有一位老者只是将酒杯沾了沾唇,便将酒杯放下了。

    “哟,老大人,你这是逗我呢?”严世蕃端着酒杯走到那位沾了沾唇的老者面前,将一双胖手拍在了老者的肩膀上,笑呵呵的问道。

    “老夫不善饮酒。”老者面色如故,瞥了严世蕃一眼,沉声道。

    “哦,老大人不善饮酒啊?”严世蕃好像恍然大悟一样,点了点头重复了一句,然后又将脑袋凑到老者面前抖着肥脸,笑着又问了一遍,“当真不善饮酒?”

    “自然当真。”老者语气一点也不迟疑。

    “哦,那好啊,听说老大人家酒窖窖藏的‘山东秋露白’,多达三十余坛。呵呵呵,既然老大人不善饮酒,何必如此暴殄天物呢。不如让我等享用了如何?”严世蕃手搭在老者的肩膀上,一张肥脸笑的格外灿烂,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你?”

    老者惊诧不已,不明白严世蕃为何连自己家酒窖藏的酒知道的这么清楚。就连自己都不清楚酒窖内有多少坛山东秋露白,严世蕃却知道有三十多坛。

    “我怎么了?”严世蕃一副委屈的看着老者,“老大人既然不善饮酒,那我便替老大人效劳啊。”

    “就是,就是......”罗龙文等一干狗腿子。纷纷出声符合,声援严世蕃。

    “秋露白,出山东藩司,甘而酽,色白,性热,余绝不喜之。臬司因有改造,终不能佳也。惟德府王亲薛生者,收莲花露酿之,清芬特甚。第不可多得耳。天下之酒,自内发外,这山东之秋露白可是名列七大名酒之首,老大人不饮,可不要辜负了此等美酒。”严世蕃抖着肥脸,露着白牙,带着嘲弄的笑声。

    “不劳严大人费心,老夫自不会辜负此酒。”那老大人甩了袖子,将严世蕃搭在自己肩上的胖手甩开。

    “你看,老大人客气了不是。在座众人谁不知道我严世蕃最是乐于助人了。老大人何须跟我客气,呵呵呵......”

    严世蕃笑呵呵的也不生气,而是将手再一次用力的搭在了老者的肩上,然后将一张胖脸再次靠近老者跟前。露着白森森的牙齿问道,“只是世蕃有些好奇,这山东秋露白价值可是不菲,一坛可就要老大人数月的薪俸,三十余坛秋露白少说也得数百两银子,老大人这七八年都喝风饮露了啊?”

    严世蕃的话说完。老者便白了脸色,他前年在山东任上,可是不怎么干净。

    看着老者变化的脸色,严世蕃不屑的笑了,这老东西,乌鸦落在猪身上,看的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

    “明日酉时前,送来府上一千七百八十五两银子,哦,还有秋露白。可不要让我白等,不然我生气起来,自己都害怕。”严世蕃凑到老者耳边,小声说了一句,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然后老者,脸色更白了,恍若见鬼一样,严世蕃的话几乎让老者的心都跳楼出来。一千八百七十两银子......自己在山东任上那一年也就搂了一千八百多两银子而已,这严世蕃向自己索贿的数额,几乎跟自己搂的银子分文不差,几乎一文钱都匿不下......真是活见鬼了。

    “上大碗!”

    严世蕃没有管老者的惊诧,挥手向着一位侍女唤道。

    侍女闻言翩翩而来,端了一个大碗,严世蕃接过碗,顺手将胖乎乎的大爪子用力的拍在了侍女的翘臀上,惹的侍女回头向着严世蕃......抛了一个媚眼。

    “大人好坏......”侍女娇媚的嗔道。

    “呵呵呵,晚上让你见识见识更坏的。”严世蕃抖着肥脸笑道。

    调戏完侍女后,严世蕃便将手里的碗在曲水流觞上接了一大碗酒,满满的一碗酒,都要溢出来了。

    “呵呵呵,就知道老大人是嫌弃刚才的杯子小了,不够畅快,世蕃特意给老大人寻了一个海碗,这下可以让老大人畅饮一番了。”

    严世蕃笑着,将这一大碗酒用力的放在了老者面前,酒水洒出来不少,然后一只独眼炯炯有神的盯着老者。

    严世蕃的一只独眼,给了老者莫大的压力,似乎面圣时自己都没有这么大压力过!

    “咳咳,严大人有心了,还是大碗畅快。”

    老者干咳了几声,然后在众人目光下,咬了咬牙,端起大碗,胡须都埋入了酒水中也不顾,就这样喝了起来,酒水太多都顺着老者嘴角流了出来,但还是喝了很多。

    喝完后,老者便醉的不省人事了。

    “哈哈哈哈......老大人真是海量啊......”严世蕃看着老者醉趴在桌上,拍着手哈哈大笑起来。

    酒宴上的众人对此早就见怪不怪了,跟着嬉笑起来,喝五幺六,酒宴的气氛也上升了不少。

    角落里的朱平安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刚才严世蕃逼迫老者饮酒的时候,朱平安也有数次想要过去替老者喝了,但是理智还是让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尤其是后来严世蕃和老者的一番交锋,朱平安也看出老者心虚来了,估计这老头也不干净。

    狗咬狗,一嘴毛......

    我还是安静的做个美吃货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