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二十五章 宴无好宴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风俗通》:“长吏马肥,观者快之,乘者喜其言,驰驱不已,至于死”。←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五四运动中,蔡元培先生5月9日在辞职启示中引用了这个典故,原话:“吾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

    简单说就是,杀你马的人就是在旁边那些人给你马鼓掌的人,也就是“捧杀”。

    严世蕃明面上是抬举自己,但实际上是捧杀,没有严世蕃的抬举,罗龙文的指责也会干巴巴的黯然失色,对此朱平安洞若观火。

    严世蕃和罗龙文等人的一唱一和,摆明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会元就可以不守时了吗,当然不可以!那你朱平安为何不守时呢,是个人品格太差还是个人品格太差?!以小见大,身为会元却不守时,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那你朱平安还能配得上会元这个称呼吗?

    听着罗龙文阴测测的指责,朱平安嘴角扯出一抹笑意,有意思,果然是宴五好宴啊。

    自己接到的请帖上写明了是:是日挥麈畅饮,巳集酉散,不卜其夜。挥麈,晋人清谈时,常挥动麈尾以为谈助。请帖的意思通俗来就是说,今天,我们喝喝酒吹吹b,上午九、十点钟开始,下午六七点钟三场,不过夜。

    自己收到请帖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估计当时宴会都开始了,尽管自己刚接到请帖就骑着杀马特黑马过来了,但是迟到早就在自己收到请帖时就已经注定了。

    不论因为什么,迟到已经是既成事实了,那就看自己怎么应对了。

    宴会上的众人也都把目光转向了朱平安,想要看看朱平安如何应对。

    “平安来迟,自罚三杯请罪。”

    在众人目光中,朱平安拱手长揖一礼,告了一声罪,然后径直走到宴席的角落,从旁边穿梭伺候的侍女端着的托盘中取过一只酒杯,从曲水流觞的酒溪接了满满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就这样一口气自罚了三杯酒。

    如果实事求是说的话,一方面别人会觉的自己实在找借口,认为自己知错不改;另一方面实事求是说的话。不就是明摆着指责严世蕃嘛,人家刚刚还抬举你,你这回头就倒打一耙,恩将仇报是人们最看不起的了。

    那说路上太堵了,拉倒吧。又不是现代!

    其实不管怎么说,对方为了达到目的肯定还有其他应对措施,毕竟他们是以逸待劳,肯定早就做好了准备了。

    所以,还是这样爽快认下了这盆脏水的好。

    朱平安的应对出乎了罗龙文等人的预料,本来他还准备了一肚子说辞呢,可是哪知道朱平安就这么爽快的“认”下了,这让罗龙文有一种铁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辱,莫大于不知耻;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其他人对朱平安爽快承认错误的态度感到颇为满意,况且有些人对于事实真相也能猜到几分,因此对朱平安的反应。反而多了几分欣赏。

    “平安初来京师,路途不熟,倒是走了不少冤枉路,故而来迟,还望诸位前辈见谅。诸位前辈如皓月之辉,平安不过莹莹之火,莹莹之火如何敢与日月争辉,平安仰视尚且不及,怎敢生出轻视之心。”

    自罚三杯后,朱平安再次向着众人长长做了一揖。镇定自若的解释道。

    “哼,会元郎倒是好口才......”

    罗龙文闻言,冷笑一声,阴阴的讽刺道。暗指朱平安信口开河颠倒黑白。

    “含章,罢了。子厚非常人也,又怎么会失信于我等。我想大约应该是府里的奴才们偷奸耍滑,请帖送的迟了,待宴后再与他们算账。子厚,快来入席。”

    严世蕃向着罗龙文往下压了压手。将朱平安迟到这件事揭过不谈,然后又看着朱平安,抖着肥脸笑着挥手示意朱平安入席。

    “东楼兄大度,我等不若也。”罗龙文自然唯严世蕃马首是瞻,也不再对朱平安迟到的事紧追不放,顺势再拍了一下严世蕃的马屁。

    “谢过严大人。”朱平安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谢,然后在宴席的角落里落座。

    如果不是早在历史上知道严世蕃是什么样的人,今天还真会被严世蕃的这几次言语给感动,哭着闹着要土豪我们做朋友了,但严世蕃其人,自己早就在史书上深刻了解了,今日这个下马威的导演估计就是严世蕃,当然,自己感激的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严世蕃看着朱平安感激涕零的样子,满意的笑了,十四岁的会元聪明是聪明,但是阅历经验还是少啊。

    宴席上的气氛又活跃起来,朱平安坐在角落静静的看着宴席上的每一个人,宴席上大致分为三波,最大的一波是忠心拥护严世蕃的严党,最小的一波只有区区数人,但聚在一起,对严世蕃隐隐有敌意;另外一波,便是中立派了,有七八人吧。

    坐在宴席上,朱平安才更深入直观的了解严世蕃这个人,这胖子很是踞傲,旁若无人,不过这人实在能说,聊的飞起。

    在严世蕃旁边坐着的是本次会试的第二名欧阳小同志,严世蕃刚刚已经向不少人介绍欧阳小同志了,欧阳小同志长的是典型的高富帅的感觉,文采也相当过不错。

    在宴席上,众人玩行诗词酒令,欧阳小同志还没输过呢,而且频频有不错的佳句出来,引的众人赞不绝口,也让众人对欧阳小同志夸赞不已。

    朱平安在宴席上表现的平平淡淡,玩行酒令也故意输过两次,其他时候即便赢了,诗词也是一般般,完全不像欧阳小同志那样出尽风头,完全被欧阳小同志的压了一头。

    其实,并不是朱平安不想表现好,而是不能表现好,通过观察,朱平安就对这次宴会有了清晰的认识,这这次宴会的主题总结下来就是抑朱扬欧阳。

    况且,宴席上,有不少人借着恭喜朱平安中会元的名头过来祝酒,让朱平安饮了不少,头都开始昏昏然了,即便真的想做好怕也是不容易。

    这是在为欧阳小同志的殿试在做准备吧,踏着自己这块垫脚石,让欧阳小同志刷刷名声。

    从欧阳小同志住在严府就能看出来,欧阳小同志是严世蕃的亲戚,还是很近的那种,私底下还有其他利益吧,严世蕃帮助欧阳小同志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场宴会,自己注定是一个配角。从接到请帖那一刻起,自己注定要成为欧阳小同志的踏脚石。(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