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严府有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熊孩子这些时日,可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耍不了懒,偷不了滑,熊孩子对朱平安的愤愤已经到了指的程度了。

    不过,好在第三天熊孩子就解放了,因为那个土包子姐夫被什么狗屁严府的人请去吃饭了!之所以熊孩子心里在严府前加上狗屁二字,完全是因为严府来的那人太无礼了,眼睛都快长天上去了,一点也不给他爹面子,而且还从府里拿走了好多东西!

    这两天祖母和母亲好像很不高兴,祖母还对母亲脾气了呢,说什么钱都没了!打水漂了!钱都没了,那为什么还给那狗屁严府的人那么多好东西!

    不过熊孩子的这些与愉快,在朱平安被严府的人请去赴宴后,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因为他又可以跟妞儿妹妹愉快的玩耍了。

    上午来临淮侯府给朱平安送请帖的那人,接受了临淮侯的礼物后,丢下请帖道了句莫要迟了时间,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真是宰相门前三品官,架子大的很。

    请帖很简单,只有简短一句话:是日挥麈畅饮,巳集酉散,不卜其夜。但是落款却不容小觑,落款二字“东楼”。东楼,这可不是一般人,这是大明鼎鼎的“太子党”,严阁老唯一继承人严世蕃的号。严世蕃乳名应钤,字德球,号东楼。这位仁兄,目前应该已经是身居工部右侍郎的高位了。

    这人可不简单,现在朝野上下普遍流传着“大丞相”、“小丞相”的称呼,“大丞相”指的是严嵩,所谓“小丞相”指的就是严嵩独子严世蕃。

    对于,严嵩和严世蕃,朱平安是好奇的紧。历史可是将这两位可在耻辱的十字架上了,不过自己还是想要亲眼去看看,话说,上次在西长安街看到严阁老吐痰那一幕,可是将自己恶心的够呛。希望这次可别这么重口味。

    所以,在那送请帖的人离去后,朱平安便揣着请帖,骑着杀马特黑马独自奔赴严府。

    在熊孩子和小萝莉在侯府某个花园撅着屁股。挖土找虫子赛跑的时候,朱平安已经到了西长安街了。西长安街靠近嘉靖帝修仙炼丹的西苑,在这条街上居住的都是手掌实权的高官显贵,其中最为显赫的也就是严府了。

    严府前的车水马龙,身着官服的官员进进出出。不知道的还以为百官在这里上朝呢。

    看着别人的宝马良驹、高抬大轿,朱平安再瞅瞅自己座下的杀马特黑马,顿时有一种开着一辆二手奇瑞qq来到了停满法拉利、兰博基尼之类豪车的停车场的赶脚。偏偏这杀马特黑马还一副拽拽的德行,偏分的马头就没低下来过,尼玛搞得跟喝风饮露似的。

    车马轿子太多,朱平安远远的就下了马,牵着杀马特黑马往严府门前走去。

    巍巍然,严府;煌煌然,严府。

    但是从外面看,严府就让朱平安觉的“壕”。峻宇高墙,其巍峨壮丽不减朝堂。当街大门雄壮巍峨,当了近十年辅的严府,第宅大门自然不会像普通百姓那样,开在坊里门内,而是开门直冲大街;门色也不凡漆成朱红。

    封建时代,宫殿朱门。朱门是等级的标志。

    严府的大门是朱红色,门上有金漆椒图兽面锡环,给人一种权贵逼人的感觉。椒图是古代汉族神话传说中龙生九子之第五子。其形状像螺蚌,性好闭。最反感别人进入它的巢穴,遇到外物侵犯,总是将壳口紧合,铺衔环为其形象。

    朱平安看着严府的门上嵌椒图兽面。大有一种财物只进得此府,出不得此府感觉。

    倒也形象。

    严府前有不少人带着礼物投帖拜见,送礼的人络绎不绝,排着队,相望于道;馈赠之物,鱼贯联珠。斗量车载。但是大多都是礼物和投贴进得,人却进不得。不过,礼能送进去,却也让来人兴奋不已,好像跟自己升官财了似的。

    也有不少人,因带的礼物不够丰厚,投贴给了门楼,门子看了礼单,面色一黑,将来人赶了出去。被赶出去的那人,却也是向着门子陪着笑,敢怒不敢言。

    只有少数人,会被门子请进府中。

    朱平安牵着杀马特黑马,身无长物,两袖清风,排在送礼的队伍后面,惹得一群人侧目,这傻小子牵着一匹弩马就想进严府,不被打出来才怪呢!尤其是先前被赶出来的那几位仁兄,更是特意等在一边,准备看朱平安的笑话。

    严府门子效率挺高的,不一会就轮到朱平安了。

    “礼单呢?”

    门子端着茶杯头也没抬,习惯性的伸出了手,问了一句。

    “无。”

    一声清晰的声音在门子头顶响起。

    这个回答是门子以往所没有听到过的,以至于让门子感到不可思议的抬起了头。

    我去,没有礼单还敢来!

    门子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牵着一匹特矬的弩马,勾着唇角站在自己面前。

    你妹,没有礼单,没有礼物,还尼玛的勾唇角!你傻啊!

    门子脸色一黑,喝斥的话正要脱口而出,却见那少年手中握着一张请帖,递到了自己面前。

    烫金请帖,造型古朴。

    看到这个请帖的第一眼,门子喝斥的话就憋回到了肚里,探究的眼神在朱平安脸上看了看,然后将朱平安手里的请帖接了过来,这可是严府制式请帖,能收到严府请帖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可看这小子怎么看怎么一般啊,尤其他身边那弩马,太掉价了。

    请帖,该不会是造假的吧。

    门子迟疑的将请帖打开,看到请帖中的落款“东楼”二字,这字体自己太熟悉了,绝无假冒之嫌,再想到今日府里有宴,非一般人不能参加。于是门子赶紧闭了嘴,将朱平安请进了严府。

    这这就进去了?!

    看着门子将朱平安请进严府,在严府门外等着看朱平安笑话,等着看朱平安被打骂出来的人们,全都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这人一个子都没给,就被请进去了?!

    难得说,传言有误,严大人洁身自好、一片冰心在玉壶?

    于是,后面有人东施效颦,模仿朱平安两袖清风拜会侯府,可是却被凶神恶煞的赶骂出来。

    对此,人们只能羡慕朱平安了,进的严府,那日后还不得飞黄腾达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