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一十九章 放榜进行时 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马蹄轻扬,步步生莲。

    和煦的春风,在临淮侯府寿宴上轻轻掠过,街外的马蹄声,宛如仙乐,在众人翘首期盼中,再一次在公侯街上响起,临淮侯府的众人又开始激动了,尤其是周胖子恨不得将脖子伸到门外去。

    稍过片刻后,小厮过来回话,说道是报喜的人路过公侯街,前往另一条街报喜去了,说是报喜的差役已经报送到第八十八名贡士了。

    “这么快,已经第八十八名了。”

    “都八十八了,该不会,徐老三也落榜了吧,哈哈哈,周胖子这下你有伴了。”

    周胖子那一桌的二世祖们又开始嘲笑起胖子来了,在嘲笑周胖子的同时,也将徐老三奚落了进去。

    他们这些二世祖也是有些羡慕徐老三的,当初徐老三考中举人时,在公侯街都震动了,他们这些勋贵之家从文的人虽然也不少,可是能过举人,还那么好的名次的却不多。如果这次徐老三再过了会试,那可就更出名了,以后稳稳的压他们一头了。现在听说报喜的人已经报到八十八了,可是徐老三还没有中的消息,这让他们有些小兴奋。

    对于这些二世祖的嘲笑,周胖子除了将脑袋用力的往外伸,努力听之外,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周胖子虽说当初吻过啊,做题时自我感觉良好啊,当初是信心十足,可是随着报喜的名次逼近前一百名,周胖子心里也是紧张起来了,紧紧握着的胖手里都有些出汗了。

    哒哒哒.....

    在众人心思各样的期盼中,公侯街再一次响起了轻快的马蹄声,这一次的马蹄声异常的清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一样,这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然后戛然而止。

    那是勒马停住了?!

    马蹄声似乎就在临淮侯府前停住了一样。

    周胖子一下子从桌上站起来了,用力的挥了一下拳头,一张胖脸激动的都抽搐了起来,这尼玛终于轮到老纸了。哈哈哈......

    “会试捷报,恭贺顺天府徐鹏晖徐老爷会试恩科高中高中第三十八名。”

    门外这清晰嘹亮的一嗓子,宛如在临淮侯府当头炸雷一样,周胖子就像一只即将引亢高歌的大公鸡。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咳咳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老三竟然高中三十八名!”

    “我擦,三十八啊,徐老三牛逼了!”

    “擦,没想到徐老三竟然考了第三十八名!”

    周胖子她们这一桌的二世祖们一个个长大了嘴巴。徐鹏晖就是魏国公府的徐老三,刚才他们还以为徐老三中不了了呢,没想到人家徐老三牛逼啊,一下子就搞了个第三十八名。殿试又不会唰人,名次变动也不大,这徐老三殿试能高中二甲进士出身,这可是公侯街头一遭的事啊。

    报喜人那一嗓子刚结束不到一分钟,临淮侯府的隔壁,也就是魏国公府就响起了一阵欣喜的喧哗声,再然后便是惊天动地的鞭炮声。

    魏国公府的鞭炮像不花钱似的。一直持续了好半天,而魏国公府的喜悦的喧哗则持续的比鞭炮声长多了。

    周胖子一张肥脸怅然若失的望着魏国公府的方向,蛋疼,心碎,无处话凄凉。

    相对于魏国公府的喜悦,临淮侯府则相对冷清多了。

    魏国公府徐老三的文学功底在那摆着呢,自启蒙以来,徐老三的水平就远超周胖子三条街不止。徐老三中了第三十八名,按常理而言,周胖子是不可能比徐老三还厉害吧。

    于是。临淮侯府老夫人脸色也有些不太好,就是底下人争相恭维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也不能拨开老夫人心头那一层阴霾。

    “周胖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徐老三中了三十八。你不可能比徐老三还厉害吧。”

    “死心吧,哈哈哈,是癞蛤蟆就别想吃天鹅肉了。”

    “就是,哈哈哈......”

    跟周胖子一桌的二世祖们又开始嘲笑其周胖子来了,毫不掩饰他们对周胖子落榜的信心。

    “急什么,还有三十七个名额呢!”

    周胖子底气不足的回道。然后惹的二世祖们又是一阵更响亮的嘲笑。

    没过多久,魏国公府有人来了,正是高中第三十八名的徐老三徐鹏晖,径直往周胖子他们这一桌走来。

    “呵呵呵,哥几个久等了,适才早早离席是徐某的不是,这不忙完家里的事,我便过来向哥几个赔罪了,呵呵呵,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徐鹏晖一脸笑容的走来,笑容里有着风流少年的佻达,下巴微微抬起有些志高气昂的感觉,五官俊美,双唇像涂了胭脂一样红润,整个人看起来既聪明又骄傲。

    他身穿了一件月牙色的袍服,衣服上用青丝绣着华丽的图案,衣服质地很好,应该很名贵,往这一站,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侯府的几位小姐原本是屋里那一桌坐着的,听说这徐老三来了后,一个个全都小跑到了门口,红着脸往外看。

    长相俊美,又聪明,还这么有才,会试高中第三十八,第三十八呢。徐老三年纪比周胖子还要小一岁,今年也不过十七而已,十七岁就中了会试第三十八呢,才子也不过如此啊。

    惹的这些小姐们,春心荡漾,小鹿乱撞。

    尤其是侯府六小姐,红着脸,瞅着门外的风流韵达的徐老三,心都快飞出去了。

    侯府的六小姐,尚未定亲,家里和魏国公府也多有意将两人婚配在一起,两家差不多商量好了,只是尚未走程序而已。

    这就是我未来的夫婿啊,比二姐的还要好呢,更不用说五姐姐的那个吃饭没出息、行为粗鲁的土包子夫婿了,长的漂亮有什么用,夫婿那么没用......侯府六小姐心神飞扬,不由自主的瞅了下五姐李姝,想看看五姐姐羡慕嫉妒恨的那种小情绪。

    然而让侯府六小姐失望的是,五姐姐却是波澜不惊、气定神和的坐在那品茶自若。

    李姝那神情就像是,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瞧天外云卷云舒似的......

    五姐姐一定是装的,对,一定是装的,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羡慕嫉妒恨呢。侯府六小姐弯着嘴角,一抹被我猜中了的微笑浮现在嘴边。

    “周兄的喜报可曾来了?”徐老三嘴角带着微笑,很是随意的向一边咬牙切齿的周胖子问了句。

    卧槽!

    周胖子......

    周围的二世祖们闻言全都笑了起来,一边奚落周胖子,一边恭贺徐老三。

    求。周胖子的心理阴影!

    外面的报喜仍在继续,小厮们一次又一次的过来通报会试恩科报喜的进程。

    会试恩科报喜到第十名了......

    会试恩科报喜到第六名了......

    小厮们每来通报一次,周胖子的心就凉一分,随着通报的继续,周胖子的心就越来越凉了。

    会试恩科第二名报喜穿过公侯街到了严嵩严大人的府邸,将喜报送到了在严府借宿的严阁老的小舅子的大公子欧阳小同志的手上。

    同时,这消息也传到了临淮侯府寿宴上。

    “哈哈哈,周胖子你头就别往外伸了,别想了,不可能了。你总不可能考中会元吧,哈哈哈......”

    “就是,哭吧哭吧,我们不会笑话你的,哈哈哈......”

    “周胖子还想会元,真是笑死人了。”

    “周胖子这要是还能中,我当场吃翔......”

    “我也吃......”

    二世祖们在听到会试恩科报喜进行到第二名的时候,就再也忍不住,又一次开始嘲笑其周胖子来了。

    那徐老三也是在喝茶时,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微笑。

    周胖子一脸通红。手都握紧了,又羞又恼,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就是。自己总不可能中会元吧。

    哒哒哒......

    就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突然一阵轻快的马蹄声再一次响彻在了临淮侯府外的公侯街上。

    哒哒哒

    马蹄声就像一阵响鼓一样,直接敲在了众人的心上,嗡然作响,荡起了滔天的波浪。

    怎么回事?

    众人惊诧不已的,将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外看去。

    马蹄声像刚才一样。由远及近传来,然后在临淮侯府前戛然而止。

    什么情况?

    周胖子横着脖子往外看,又是那个混小子在公侯街遛马?这个时候周胖子对自己中会元也是不看好。

    “喜报,喜报,会试捷报,恭贺贵府少爷会试恩科高中第一名会元。”

    “喜报,喜报,会试捷报,恭贺贵府少爷会试恩科高中第一名会元。”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传来,随后便看到七八位小厮簇拥着两名报喜的差役,一路小跑过来,差役一边走,一边大声的重复着通报会元喜讯。

    什么?

    会元?

    周胖子这一桌的二世祖们嘴巴长的跟驴嘴似的,吃惊的跟吞了热翔似的,仿佛被施了定身符似的,保持着诧异的表情,只有一双眼睛跟见了鬼似的,诧异的盯着周胖子。

    就连周胖子也是一副活见鬼一样的,长大了嘴巴,瞅着报喜的差役一阵发愣。

    咣

    一声酒杯落在地上的声音打破了这场僵局。

    原来是,本来还挂着微笑的徐老三,听了报喜的声音,这一刻也花容失色的,将手里的酒杯都拿不住的掉在了地上。

    “会试捷报,恭贺贵府少爷会试恩科高中第一名会元。”报喜人来到寿宴当场,再一次大声的报喜道。

    贵府少爷!高中会元!这临淮侯府考会试的就只有周胖子了!

    “周......周......周胖子,尼玛,你中会元啦!”

    一个二世祖声音哆嗦着,颤抖着伸手拨动了一下周胖子的胖脸,哆嗦着声音说道。

    “我擦,周......周胖子你牛逼啦,你,你特么是会元啊......”

    其他的二世祖此刻看向胖子的眼神都变了,这一刻周胖子仿佛浑身散发着金光一样,这一刻周胖子仿佛天神下凡一样,这一刻周胖子浑身的光芒,艳压群芳。(未完待续。)

    PS:  真是不好意思了,写了三千字,没想到还没将剧情完全放出来,不过保证,今天第二更一定会进行完。

    另外,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