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零六章 得士如此,可以闻于矣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

    “肃静!写明理由,交由一旁书吏呈上来。网值得您收藏若有下次,严惩不贷!”

    听了徐阶这句训斥,这位同考官满腔沸腾的热血才冷静了下来,往日的沉稳冷静再度支配了身体。是了,自己差点就忘了阅卷程序了,荐卷尤其是高荐,是有一套流程的。

    真是的,差点就误事了。自己被训斥一顿无妨,若是因为自己,连累了这份试卷,自己可就罪孽深重了。

    稳住,我一定要稳住。

    这位同考官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端坐身体,将试卷再次打开,再次将视线放在试卷上,既然要高荐此卷,那就得写明高荐的理由,那就不能单凭这一篇八股,得通读全卷才可。

    看完第一篇八股文,妙不可言,在诸多试卷中简直是鹤立鸡群、龙翔于野。

    继续看第二篇,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这一篇八股文托物言志,切中要害,也是难得的一篇好文章。

    再是第三篇,像第一篇八股文一样,这位同考官只看了第一句破题“圣道大而有本,学者必以渐而至也”。此句破题,一语中的,宛如一道流星璀璨了整片星空一样,这位同考官刚刚冷却的热血几乎又沸腾了,若不是刚才徐阶徐大人的训斥还在耳边回荡,这位同考官怕是又得拍案而起,击节赞叹。

    这位同考官耐着性子将这份朱卷,一口气从头认真地看到尾,然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

    此卷不高荐,自己都对不起圣上!

    “我朝建南北二京,实行天下形势之大,而列圣世德相承以培万年之基。实在于此。是文能言之而未又以得人心,正君心为孔孟之道,尤为有见意。得士如此。可以闻于矣。”

    这位同考官提笔将高荐的理由一气呵成,然后小心翼翼的交给一旁等了半天的书吏。由书吏转交给上首的副主考官,也就是鄢懋卿。

    这就是阅卷的流程,同考官荐卷,副主考官和正主考官依次阅卷。事实上,真正掌握这份试卷命运的还是正副主考官。副主考官首先品阅由同考官推荐上来的荐卷,如果该份荐卷得到了副主考官的认可,那么副主考官就会在朱卷上用黑色的毛笔落笔写一个“取”字,之后就由正主考官接着阅卷。也认可的话,就会在试卷上落笔写一个“中”字,那么这份试卷就取中了。

    当然,副主考官如果不认可同考官的荐卷,可以否决,试卷就落卷了。此时,正主考官有权板正过来,重新取中的。不过,正主考官一般不会行使这项权利,毕竟这样太打副主考官的脸了。

    试卷落入鄢懋卿的手中。鄢懋卿将这份高荐卷打开,视线落在同考官的批语上。

    不就一份试卷嘛,至于搞的那么激动嘛。还“得士如此,可以闻于矣”,至于嘛!鄢懋卿对那位同考官的过激反应,很是不屑。

    不过,当鄢懋卿将这份朱卷打开,视线落在正文上后,他也不能淡定了。

    如果这份试卷出彩也就罢了,大不了取中就是了。可问题是,这份试卷太出彩了。出彩到完全可以角逐会元的地步!从开始阅卷到现在,几乎没有几份试卷比这份试卷更出彩。

    不行。如果取中此份试卷,那严阁老小舅子的大公子怎么办?

    可是。如果不取中的话,那自己私心也太过明显了,而且徐阶这老小子时不时的往这份试卷上看,明显关注的紧。尼玛!都怪那同考官刚才反应太强烈了,搞得大家都在关注这份试卷,让自己下黑手都不容易!

    同考官算什么,徐阶又算什么!抱紧严阁老的大腿才是正理!

    不行,还是不能取中!

    不过,不取中也得有理由啊,理由倒也不难,鸡蛋里面挑骨头这活自己擅长。

    头场试卷你做得好,不见的其他场的试卷你也写的好吧,

    于是,鄢懋卿翻开了此份朱卷第二场的试卷,这份朱卷的官场应用文也很溜,甚至可以用老道来形容,鄢懋卿暂时没找到骨头,然后继续往下看,看到了本场试卷的重心——青词。青词可不是一般人能写的好的,当年鄢懋卿自己也苦练过青词,也想着能像严阁老那样,甚得圣眷平步青云,不过,然并卵!自己写的青词,自己都看不过眼去,哪敢显眼。

    鄢懋卿深信,自己一定可以在这份试卷的青词中挑出骨头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鄢懋卿想的那样简单,当他将视线落在这份试卷的青词部分时,更是瞬间变了脸色。

    《九州生气敕风雷》

    九州生气敕风雷,万马奔腾究可欣。

    伏惟天公神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伏惟天公神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这马屁不简在帝心才怪呢!

    算了,这份试卷看来是不能不取了,反正到阅卷最后两天才会论定会元,到时候自己再力挺严阁老小舅子的大公子好了,鄢懋卿还是相信自己可以让徐阶就范。

    想到这,鄢懋卿在众人注视下,微微笑了笑,落笔在朱卷上写了一个“取”字,然后交予了徐阶。

    那位一直在关注的同考官见状,面有喜色,从笔画中就能看出鄢懋卿写的是“取”字。

    徐阶本来就是惯常笑呵呵的老好人,此时品阅试卷时,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一边品阅这份试卷,一边连连点头,对这份试卷非常满意。徐阶是本场会试的主考官,其中试题很多都是由他出的。这份试卷文采就不说了,行文思路几乎都切中自己出题时的意图了,这才是更为难能可贵的。

    另外那道青词独具匠心,鹤立鸡群!

    诚然,同考官那句“得士如此,可以闻于矣”有些离谱,不过自己却是不能再满意了!

    徐阶品阅试卷比鄢懋卿利索多了,看完后落笔就是一个“中”字,并且将这份朱卷与刚才鄢懋卿力挺的那份试卷以及另外两份试卷单独放在了一起。

    这些单独放的试卷都是有资格角逐本次会试会元的候选。(未完待续)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