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零四章 阅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会试考完,阅卷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再有数日就要放榜公布会试结果,时间紧迫,会试考官们全都废寝忘食的投入了会试阅卷之中。

    “锁院以防漏题,搜检以防夹带;监考以防偷看,糊名誊录以防关节;内外帘隔以防串通,考官回避以防徇私。”

    在徐阶的主持下,本次会试严守以上考规,并且还采取了其他措施,防范舞弊措施之严密,几乎是到了穷尽一切手段的地步。

    不过,再精密的防火墙,也存在漏洞。

    在会试的第一天,我们的副主考官鄢懋卿同志在例行巡考时,终于看到了上次在严阁老家由严世蕃同志引荐的那个有眼力劲的小同志,这少年也不是一般人,他爹欧阳必进是严阁老的小舅子,在富的流油的两广做总督,听说严阁老有意将二小姐许配给这个欧阳小同志呢。

    严世蕃同志引荐后,指着欧阳小同志,对鄢懋卿貌似随意的问了这么一句话:是否有状元气度。

    我们鄢懋卿同志自然心领神会,要让欧阳小同志做状元,肯定得过会试啊,会元也是必须的啊。

    另外,我们副主考官鄢懋卿同志之所以对这个这欧阳小同志印象比较深刻,是因为欧阳小同志非常有眼力劲,在宴席上自己不过随口说了句家里溺器用着不方便,结果傍晚就有一套纯金的便溺器送到了府上,这一套溺器,黄金的、白金的溺器足足有七八个。

    副主考官鄢懋卿同志发现了欧阳小同志,欧阳小同志自然也看到了鄢懋卿同志,毕竟一直在盯着看了。

    “你这考生,不好好答题,看什么。”跟随鄢懋卿同志一同巡考的小吏见欧阳小同志一直盯着巡考看,不由轻声喝止道。

    我们鄢懋卿同志微微伸手制止了随行小吏,一边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一边淡淡的开口道。“于休哉,于休哉......”,一连说了好几遍,然后就领着巡考人员继续往前走了。

    于休哉。也就是罢了罢了的意思。鄢懋卿同志说于休哉,也就是在给随性小吏说不要计较的意思。在随行众人看来,我们鄢懋卿同志很有度量,考生看就看吗,一点也不为难考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再计较了。

    于休哉,于休哉......

    在巡考众人走后,我们的欧阳小同志喜上眉梢,他刚才可是看到鄢懋卿同志摆手时隐含的手势了,于休哉,于休哉,鄢懋卿一连说了数遍拗口的于休哉,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于是。欧阳小同志在答卷的时候,便多次用了“于休哉”这三个字做语气词。

    徐阶设置的精密的会试防火墙,在这一刻起,从内出现了漏洞。

    阅卷工作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负责荐卷的同考官们在废寝忘食的品阅着会试朱卷。试卷黑格朱书,本已目迷五色;时间既逼,卷帙又多,另外主考官徐阶监管又严格,各位考官更是辛苦倍增。

    某位饱受阅卷摧残的同考官,在阅卷时。忽地眼前一亮,并不是说试卷多精彩,而是因为此份试卷上出现了数处“于休哉”感叹词。

    这位同考官心中暗喜,面上不露声色。批阅选中,推荐给两位主考官。

    当鄢懋卿看到这份有数处“于休哉”的试卷后,紧绷着的心,此刻终于放了下来。自己,终于可以给严阁老有交代了。

    “呵呵,徐大人。阅卷数日之久,不如暂且休息片刻。”鄢懋卿笑着和坐在对面的徐阶打招呼说。

    “也好。”

    徐阶闻言放下了手中的试卷,微微舒展了下身体,自己毕竟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不服老也不行了,这么几天阅卷下来,腰酸背痛,浑身就没有舒服的地方。

    “不知徐大人可曾发现会元之作啊?”鄢懋卿揉着自己的胳膊,唠家常一样问徐阶道。

    “写的好的倒也有几个,但是会元之才,却是未曾遇到。怎么,鄢大人可有遇到会元之作?”徐阶像个老好人一样,面带笑容的反问了鄢懋卿一句。

    鄢懋卿等的就是徐阶这句话了。

    “还真被徐大人言重了,刚刚我看了一篇试卷,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在下足有好几年没见过这等锦绣文章了。”鄢懋卿听了徐阶的问题后,便带着笑起身,将刚才他看的那篇带有数个于休哉的试卷,双手递给了徐阶。

    “徐大人,请看。”鄢懋卿双手将试卷递给了徐阶。

    徐阶接过试卷,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翻阅这一份试卷,文笔还可以,文章也算有深度,看着看着,徐阶便发现了这份试卷中的玄机,于休哉,于休哉......没有必要用于休哉的地方,这份试卷竟在显眼的位置用了好几个于休哉。

    “这么多年了,这般的好文章,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在徐阶翻阅试卷的时候,鄢懋卿对这份文章,青睐有加。

    徐阶没有说话,耐心的将试卷看完,数了数于休哉的个数,然后便将目光转向了鄢懋卿,看了好一会。

    “徐大人,此份试卷如何?”鄢懋卿心中明白徐阶目光中的意思,不过面上却是笑着问道,“在入贡院前,严大人还叮嘱我要秉公办差,叮嘱我协助好徐大人主持好本次会试,万事以徐大人为主。”

    鄢懋卿相信徐阶是聪明人,肯定能懂自己话的意思。

    如果是之前的话,徐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此份试卷罢黜,或许还要揪出一个科举舞弊案来。不过,在前几天经过了西苑事件,徐阶明白尽管自己身为尚书,但自己的大腿还是连严嵩的小指头都拧不过。暂且让你张狂又如何,吴王夫差又是什么下场。

    “此卷甚好。”

    略微思索了片刻,徐阶的声音便淡淡的传了过来。

    说完后,徐阶面色如常的将试卷放在桌上,取来一支笔,在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中”字。

    “那是否可点为草元?”鄢懋卿又问道。

    “不急,时间尚早,试卷尚有大半未曾批阅,不必急于一时。”徐阶一副不温不火的回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