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零三章 他倒是大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

    敲剥天xià之骨髓,离散天xià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享乐。

    以此为信条的严世蕃不知道,他今天很日常的一个行为为他惹来了怎样的对shǒu。

    总之,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寺院小路上,三位意气风发的少年,走在一起,击掌立下誓言。

    当朱平安三人因被严世蕃封山享乐关在门外,而雄心万丈之时,在临淮侯府的后院,却是别有一番风景。

    李姝所在的庭院,侍女们来来往wǎng忙个不停,侍女手里端着精致的瓷盆,瓷盆里盛满了热气腾腾牛乃,在几位老妈子的指挥下,加入精心调配的食盐香精等物,然hòu往来有序的进出房间。

    侯府的二小姐、三小姐还有六小姐正在四小姐的院子里做客,四小姐的院子刚好挨着李姝的院子,此时几位小姐在四小姐院里晒着太阳,听着隔壁李姝院子里的动jìng,表情很是丰富。

    “呀,原来五姐姐洗澡用的都是牛乃啊。”侯府六小姐仰着天真可爱的小圆脸,有些惊yà的开口道,小虎牙也跟着露了出来,很是天真无邪的样子。

    “是了,我当五妹妹昨日买了几头母牛做什么,原来是要洗牛乃浴,五妹妹倒是会享shòu生活。”侯府二小姐纤纤玉手持着手帕微微遮住唇角,轻声道。

    “是吗,我听说宫廷美人喜欢在洗澡时加入牛乃,可是也没有像五妹妹这般专门买几头牛,用鲜牛乃洗澡的。”侯府的四小姐也插了一句话。

    “暴发户罢了。”侯府的三小姐红着眼的盯着隔壁的院子,不屑的甩了甩帕子。

    “嘻嘻~~我看五姐姐皮肤嫩白如雪。是不是就是洗牛乃浴洗的呢,要不我们也试试吧。”侯府五小姐眨着眼睛。很感兴趣的提议道。

    “咳咳,我一月的月钱可是不够洗几次的。我就算了。”侯府的四小姐微微摇了摇头。

    侯府四小姐的生母原本只是临淮侯夫人身边的侍女,长相也并不出众,一日临淮侯醉酒后将其误以为是临淮侯夫人,按在榻上成就了一番好事,不想她的肚子倒是争气,一举之下就珠胎暗结坏了四小姐。自己身边的丫鬟爬了床,临淮侯夫人怎么会高兴,素日来对其多有刁难;临淮侯又因为其长的不漂亮,对其也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只是因为其怀了孕才让人开了脸做了妾。爹不疼,娘不爱,也不受老夫人宠,所以四小姐除了月钱,并没有其他进项,哪怕是月钱,也被经常克扣,所以四小姐手里并没有多少钱。

    “我才不要,畜生之物。满是腥膻味,也就五妹夫那惯常赶牛喂马的土包子才喜欢!北方蛮夷才喜欢用,我才”侯府三小姐很是坚决的摇头,并且对李姝及朱平安用语言大加挖苦。

    “玫瑰花瓣来了。咦,还是新鲜的呢?”

    就在侯府三小姐挖苦的时候,听到隔壁院子里传来了一个小丫鬟惊yà的声音。

    新鲜的玫瑰花瓣?

    侯府三小姐的挖苦闻声便中断了。玫瑰花瓣啊,牛乃还没什么。她们作为侯府的小姐,要想洗牛乃浴的话也就洗了。也花不了多少钱。不过这个玫瑰花瓣就不一样了。

    玫瑰花期一般是五六月份,而且开花后大约只可保存十余天左右,在古代又不像现代一样可以人为控制光、温、水等因素,可以四季开花。在大明,初春能有新鲜的玫瑰花瓣,那就意味着是在五六月份玫瑰花开的时候,将玫瑰花朵用珍guì的冰储存起来才可以。

    这一番折腾下来,价格可是不菲。

    在侯府四小姐的院子里,几位小姐全都盯着隔壁的院墙看,似乎要盯出花一样。

    美人沐浴,总是让人浮想联翩。

    李姝沐浴更是如此,不过能欣赏到这幅美景的也就只有包子小丫鬟等侍女了。

    一个精心设计的古色古香的木质浴缸,一个肤白如雪的娇嫩美人儿,一层散发春色的玫瑰花瓣,一桶香气四溢的精心调配的牛乃浴汤。

    牛乃浴可不是普通的放牛乃开搓,而是要兑入适量的温水,还有精心调配的食盐、香精等物,并且牛乃也是经过去膻处理的,步骤多着呢。

    有一个小丫鬟专门往木桶里添加调配过的牛乃,还有一个小丫鬟则是往里加热水,保持汤浴的水温。包子小丫鬟则是在李姝身后一边轻轻的按捏着,鼓着包子脸和李姝说着话。

    “姑爷先去了文渊阁,点了九菜一汤一坛酒,小坛酒,姑爷就喝了两杯,姑爷付的账呢。”

    “下楼后,姑爷他们又去了鹤年堂看了牌匾,姑爷好像对牌匾很感兴趣,看了好一会呢。”

    李姝慵懒的躺在浴缸内,享shòu着丫鬟侍女的侍候,听着包子小丫鬟碎碎念,偶尔点点头,然hòu包子小丫鬟看到小姐点头,便更有精神力,包子脸碎碎念起来更带劲了。

    “可是,姑爷他们突然又走了,听王大哥说那个鹤年堂好象是什么首辅开的呢,姑爷他们好像很不待见的样子。”

    对于包子小丫鬟流水帐式、平白直述的叙述,李姝也是听的饶有兴趣。

    “然hòu,姑爷他们又往前走,没走多远就遇到一个卖身救父的女的呢,姑爷他们也围了过去。”

    当李姝听到这的时候,一直闭目养神她,忽地睁开了眼睛。

    “姑爷走到前面,问了两句,然hòu姑爷就又往鹤年堂去了呢,过了一小会姑爷才回来,然hòu就给了那女的二十两银子。”包子小丫鬟说到这,不由的撅起了嘴巴,二十两银子呢,有些肉疼的样子。

    李姝听到这,有些紧张,不过面上倒是没有表现出来,貌似不当回事的问了一句,“然hòu呢”。

    “然hòu姑爷转身就走了。”包子小丫鬟听了小姐的问话,就回道。

    哦,转身就走了啊,算那臭蛤蟆识相,李姝闻言放松了下来。

    “可是那女的真不要脸呢,追了过去呢,还问姑爷姓名和住址呢,还不嫌害臊的说要给姑爷为奴为婢服侍姑爷呢。”包子小丫鬟鼓着嘴巴,义愤填膺的说。

    “小姐,你知道姑爷是怎么说的吗?”包子小丫鬟小嘴忍不住带着笑意问道。

    李姝听出了包子小丫鬟声音中的笑,刚提上来的担心,瞬间就又放下了,这笨妞能笑出来,那就是说那不要脸的小蹄子并没有得逞。

    “怎么说?”李姝微微勾了勾唇角。

    “咯咯姑爷,姑爷说钱给了,人就别惦记了”包子小丫鬟说着说着,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好像能看到那女人吃瘪的表情一样。

    “他倒是大方,白费了20两银子”李姝撇了撇小嘴,嘴角却是挂起来一抹笑意。(未完待续……)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