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零二章 天下风云出我辈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子厚,你可真不怜香惜玉,只是可怜了卿卿一番心意......”走远后,张四维往后眼,摇了摇头冲朱平安打趣道。[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想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王世贞白衣胜雪,背着手,言笑吟吟。

    “我不过玩笑之言罢了,还以为你们会被我施恩不图报的精神感动呢**寻仙最新章节。”朱平安微微摇头,笑了笑。

    “拉倒吧,流水无情朱子厚,没瞅见人家姑娘含情脉脉的眼神吗?”张四维用肩膀撞了撞朱平安,打趣的问道。

    “我不过是想救下那位老爷子而已,又不是冲着人家姑娘去的。”朱平安坦然一笑,如冬季的一缕阳光普照大地。

    “子厚,真君子也。”王世贞正色感慨了一句。

    三人一路闲聊,没多久就走到了崇福禅寺山脚下,崇福禅寺可以说是京城最为古老的一座寺庙了。

    如果不是由张四维领着,朱平安是找不到崇福禅寺的,崇福禅寺在一个小胡同里,门口有人在卖香,有人在口念啊弥陀佛,从进入山门开始,浓郁的香味和莫名的肃静就充斥着整个庭院reads;。

    进入山门后,朱平安在张四维和王世贞的唆使下,也像他们一样买了三炷香,往大雄宝殿走去。()院中有松树柏树槐树等古木,树上的鸟雀一直叽叽喳喳不停,仿佛并不受梵声和众人的影响,胆子很大。地上也有雀儿踱来踱去,人走近了也不飞,只稍稍跳远些,估计是经常有信众或寺僧撒食喂养的缘故吧。

    靠近大雄宝殿,便听到梵诵之声,和悦中正。间或一两声木鱼的脆响,进入大雄宝殿才发现是一寺僧正在殿内诵经。殿内有不少人,有的是在虔诚合十。也有走动或交谈的人,像朱平安他们这般士子打扮的人也有不少。

    其实上香不过是心理安慰的一种形式。朱平安并没有放在心上,张四维和王世贞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相反,三人对寺庙后山的杏花美景倒是感兴趣的很。

    只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同往后山杏林的小门却是被数人把守着,一脸生人勿近的样子。

    “快走快走,后山已被我家主子包下了。”把守小门的人,平安三人走过来,直接就特拽的挥手赶人。哪怕朱平安三人穿着不俗,也一点没有把朱平安等三人放在眼中。

    “为何,寺庙乃万众信徒集资而建,又非你家主子的。”王世贞上前理论。

    “从哪来回哪去,这是为你们好。”一位守门人挥了挥手。

    “与他们费什么话,他们算哪根葱,赶紧走,不然休怪咱们兄弟下手无情。”另一位守门人更拽,根本不跟王世贞讲理,抱着一把带鞘的长剑。鼻孔朝天,眯着小眼睛,直接恐吓朱平安三人道。

    “明火执仗。恐吓威胁,就不怕兵马司缉拿问罪吗?”张四维将王世贞拉到身后,目光如炬的盯着守门人,大声问道。

    听了张四维义正言辞的话,守门人先是一怔,继而像是听了多好笑的笑话似的,相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哈哈哈......兵马司,你让五城兵马司过来试试。们有没有胆子......”

    “还五城兵马司,就是厂卫都不好使!”

    “我不管你们是谁。现在,趁还没打扰到我们老爷。赶紧打哪来回哪去!”

    守门人轻蔑的笑着,再次赶人。

    “敢问尊老爷何许人也?”朱平安伸手拉住了张四维,向守门人问道。

    “哼,不怕吓坏你们,我们老爷正是严侍郎严大人。”守门人说他们老爷是,一脸的傲慢。

    严侍郎?

    哦,那就是严世番了,沾了他老子严嵩的光,严世番先荫监到国子监读书,在多少读书人还在童子试乡试会试一路挣扎的时候,人家严世番从国子监一毕业就直接做了官,压根就不用什么乡试会试异界白龙之主全文阅读。升官的速度也像是坐了火箭似的,到现在已经是工部左侍郎。

    嗯,工部左侍郎也就是相当于如今建设部的副部长,管工程建设,肥差中的肥差。

    怪不得连都这么拽,原来是严世番在里面。

    张四维和朱平安及王世贞相视一眼,张四维和王世贞虽说对严嵩父子压根就没有好感,可是对于严嵩父子的权势还是非常忌惮的,毕竟严嵩还是高高在上的首辅,就是严世番都是副部级人物了,朱平安他们三人还在为会试烧香,现在连芝麻官都不是呢。

    真是封建社会啊,赏个杏花还尼玛封庙后山!

    就历史而言,严世番这人可是个狠角色,严嵩这么大年纪还能当首辅,与严世番在背后出谋划策协助处理政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然,还有一点很重要,严世番这人人品可是臭名远扬。

    朱平安还在考虑,如果王世贞书生气上来,拧着脖子非要往里进,如何化解与严世番的冲突;张四维就不用担心了,张四维骨子里可是有勾践的基因的。

    不过让朱平安没想到的是,一听到后山杏林有严世番,王世贞一张脸上满是鄙夷的表情,扭头就走了。

    朱平安和张四维也都转身跟了上去,往外走去。

    守门人人离去的身影,不屑的撇了撇嘴,像这样狼狈离去的身影,爷们见得多了!

    “有那人在的杏林,恐怕就没什么好”王世贞走远后,回望后山,不屑的开口道。

    “久闻严瞎子贪而色,封锁后山,怕是在里面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张四维也是鄙夷的很。

    “呵呵,我还听闻那严胖子好男风,多亏你们俩没进去呢。”朱平安想到了在现代一些野史,不由笑着打趣道。

    “不会吧?”

    王世贞闻言,脸抽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

    “这我也有所耳闻,严瞎子确有分桃龙阳之好,不过大约也只是图个新鲜,还是贪恋女色多些。”张四维也跟着点了点头。

    “纵情享乐,不顾国计民生,国之大政落在这等人手中,真是家国不幸,民之不幸!”王世贞摇头叹息,深恶痛疾。

    “不过,形式,这种情况怕是短时间改变不了了。”朱平安拍了拍王世贞的肩膀,摇了摇头。朱平安是知道历史的,严嵩父子还要当政十年呢。

    “是啊......”张四维对朱平安的见识赞赏不已,他也是从长辈聊天中得出这个结论的,现在见朱平安才来京城没多久就来,赞赏不已,也跟着点了点头。

    “可悲可恨。”王世贞叹息不已。

    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初春下午,在崇福禅寺的一条小路上,三人相视许久,继而,张四维王世贞又朱平安,正色的开口道: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以君等之才,必成大器,我愿与君共勉,将来风云际起,出将入相,匡扶社稷,建立千秋不朽之功业!还乾坤以朗朗!”

    朱平安和王世贞相视一眼,然后转头前意气风发的张四维,然后走上前去,坚定的点了点头。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