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零一章 救美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妙龄少女一身稿素衣衫,跪在前面,鬓影蓬松,粉面惨淡,楚楚可怜。

    围观的男人们,看着跪着的妙龄少女,目光中既有垂涎,可是又有所顾忌,围在那窃窃私语,犹豫不决,并无一人上前。

    妙龄少女跪在那,冷眼旁观眼前的这群男人,分明有不少人觊觎她的容颜,可是却无人肯出钱买她,想起还在医馆病重的老父,心急如焚。

    真是一群臭男人!

    如若不是为了给父亲治病,自己才不会跪在这卖身为奴呢!自己想的是嫁入豪门世家,嫁入官宦之家,鬼才愿意给这些稍有几个破钱的臭男人!可是,自己的老父亲病重,急需20两银子救命,自己哥哥不管老父亲,自己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老父亲在病痛折磨中撒手人寰......

    只是可恨早先订有婚约的赵秀才,不仅不施以援手,反而落井下石毁了婚约!真是没用的男人,举人举人考不上,人也穷的叮当响,人品也差劲至极!就是他不毁,自己也会想办法退了婚,就一个穷秀才而已!本来就只是想着从他身上榨几个钱而已!

    只是,可恨,怎么不让自己生于豪门世家,可恨,为何让自己老父亲病重!

    自己应该嫁入豪门,做官太太!怎么甘心为奴为婢!自己应该再心狠一点,像几位兄长那样不管老父亲的,可是,可是自己终究是忍不下心!生我养我,怎能弃父于不顾。

    妙龄少女冷眼看着周围的臭男人,心中愤恨不已,可是又想起还在医馆病重且岌岌可危的老父亲,却又不得不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将垂下的秀发拨到耳后,哀怨的开口道:

    “诸位老爷少爷,家父病重急需20两银子医治,奈何家贫无以为继。小女子迫于无奈,卖身为奴,以救父命。只有一个不情之请,等小女子照料家父病好后。再去府上为奴,做牛做马,报答恩情。”

    少女粉面惨淡,楚楚可怜。

    可是当众人听说要20两银子,而且还是等少女将她父亲照料病后好才真的卖身为奴。不由像泄了气的的气球一样,屏住呼吸,按捺住心里的躁动,一声也不吭。

    朱平安听了这少女的话,也不怪为何这么多人仅仅是在这围着这个稍有姿色的少女,而不下手买来做丫鬟来。要知道丫鬟,在封建社会,是没有一点人权和人身自由的,不过是主人家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贾宝玉初试**,就是在他的贴身丫鬟袭人身上施云布雨的。

    这些人泄气的原因很简单,钱多有风险。

    20两银子,在明朝差不多至少够买两个差不多的丫鬟了。比如《金瓶梅》中的丫鬟:春梅给陈敬济花了3.5两银子买了个丫环叫金钱儿;西门庆花了5两银子买一个小丫头名唤小玉伏侍月娘......

    风险就是少女说的等她将她父亲照料病好后才真的卖身为奴,照料病好,不知道猴年马月呢,一年不好呢,两年呢......这还是守约的情况下,过了那么长时间,守不守约还是两回事呢。这么长时间,你跑了,我找谁去。

    所以,尽管觊觎。但是却无人出手。

    “姑娘,你爹得的是什么病?”人群中一个穿着不错的男人问道。

    “家父就在隔壁医馆,头痛身疼,恶寒微渴,倍常咳血,时而厥脱。大夫说是伤寒厥脱恶疾。”少女哀怨,楚楚可怜。

    伤寒厥脱恶疾,这可是数病齐至,难治啊。

    众人闻言,又泄气不少,这等你爹病好,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虽说要想俏一身孝,可若是你爹扛不住,你一个带孝的女的,多晦气啊,要是再过了病气过来,就更倒霉了。

    想了想,众人俱是意兴阑珊,更是不愿了。

    张四维站在那,持观望态度,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王世贞倒是有意想出钱买下这个少女,帮帮她爹治病,可是一摸身上却是只带了十两银子。

    “尊父在何医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询问。

    少女抬起头,看到一位士子打扮,儒雅中带着一股贵气的少年,正看着自己出声询问。

    瞧那少年衣着就知道出身豪门世家,但那作装饰的貂裘,就知道这一套衣服恐怕没有一百两银子都下不来。服饰又是士子服饰,一定是有功名在身的。

    少女眸子里不由闪烁出一股精光,心里不由一喜,都说好人有好报,果然是这样,自己救父竟然遇到贵人来。若是自己要这么一位贵公子买下做奴,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少年出身豪门,又有功名傍身,面相憨厚老实,在自己的条件下还有意想买自己,肯定也是心地善良的。

    自己去他身边为奴,被他收用了,当个通房定是轻而易举,若是施展些手段,做个小妾姨娘什么的也定不会太难,作为男主人的小妾,以后会衣食无忧的,而且从这少年衣着气度便能看出,这是豪门世家子,能在豪门世家做姨娘,丈夫又是有功名的,这是天大的风光。日后回家,定要两位兄长及邻里好看,一定会让整个村子都羡慕的。

    “回禀公子,奴家家父就在前面的鹤年堂......”

    少女想到这,不由伸出纤纤玉手将秀发再一次拨到耳后,努力让自己的脸蛋显得娇媚一些,娇声开口回答,声音柔弱让人有满满的保护欲。

    闻言,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扭头向刚才走过的那个鹤年堂走去。

    少女有些吃惊,不知道为何这贵公子问完自己便扭头就走,自己说的都是事实啊。

    少女咬了咬嘴唇,很是失落。

    不过,下一秒,少女眼睛又亮了,因为她发现贵公子去的方向是鹤年堂的方向。这贵公子是要核实一下,自己说的都是事实,父亲病重也是事实,这贵公子核实自然不会有问题。

    豪门世家,功名丈夫,衣食无忧,出人头地,风光的日子,就要来了......

    少女满怀希夷......

    “子厚,你干嘛去,等等我。”

    王世贞紧跟着朱平安追了上去,想着如果朱平安不出钱的话,自己就先借下朱平安的银子,买下这个少女,帮帮她。

    张四维也紧跟着两人走了过去。

    走进鹤年堂,朱平安就看到了一位蜷缩于地上的可怜老者,地上似乎还有一滩血迹,鹤年堂的伙计骂骂咧咧的正在收拾地面。

    朱平安走进鹤年堂,向坐堂的大夫,指了指地上的老者,向坐堂大夫询问了解。

    坐堂的大夫医术还算靠谱,毕竟能在严嵩手下混日子的,医术肯定过得去。

    嗯,不错,那老者的确是如少女说的那样,是伤寒厥脱恶疾,虽然病重,但幸而尚未入膏肓,尚有生机,只是得需要好药才能续命,粗略算下来,少说也得有二十两银子才行。

    朱平安又在鹤年堂登记簿上了解了下老者的姓名、年岁、住址等信息。

    然后谢过坐堂大夫,朱平安便和王世贞及张四维离开了鹤年堂。

    看到那位贵公子果然再次返回人群,妙龄少女心中暗喜,眸子里都要滴出水来了。

    “尊父名谁,贵庚,住于何处。”朱平安返回后,看着少女问道。

    少女一一回答,和朱平安在鹤年堂了解的一模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出入。

    那就是真的了。

    在鹤年堂看到蜷缩吐血的可怜老者,朱平安就下定决心要救治这位老者了。20两银子虽多,但是也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自己父母兄长家中也不差钱,自己从家带来的钱几乎还没怎么用呢,足够了。

    20两银子,能救一人的命,为什么不做呢。

    于是,朱平安从衣袖里取出钱袋,打开,从中数了两张十两银子的面额。

    少女看着朱平安随手取出的钱袋,里面就有好几张50两银子的面额,心中更是激动不已,果然是豪门世家,随身带的零花钱,都够普通人奋斗好几辈子的了。

    朱平安走到少女跟前,将二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多谢恩公。”

    少女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娇媚的都要滴出水来。

    “不用谢,好生照料你父亲。”

    “子维,文生,我们走吧。”

    朱平安挥了挥手,对少女娇媚的目光视而不见,招呼了张四维和王世贞,然后转身便离开了人群。

    “公子,公子,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家住何方,小女子待家父病好,一定为奴为婢,好生服侍公子。”

    看着贵公子离开,少女起身,着急的追了上去。

    “钱给了,人就别惦记了。”

    朱平安停住脚步,勾着唇角,摇了摇头笑了笑,然后便毫不犹豫的和张四维及王世贞大步离去。

    好狗血的剧情啊......

    傻吊......

    周围围观的群众,腹诽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