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三百章 鹤年堂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车辚辚,马萧萧,二月春风似剪刀。.yanKuAi.追书必备

    这是此刻,朱平安对京城最直观的感受,车马往来不绝,春风拂面带有丝丝凉意。

    张四维和王世贞作为导游,要带朱平安去宣武门外的崇福禅寺,也就是现代的法源寺,距离并不算太远。出了宣武门,沿着大街一直往南走,并不需要太长时间就能到崇福禅寺。

    惯例嘛,科举考完很多考生都喜欢去寺庙寻找下精神寄托,许个愿烧个香什么的。

    另外,此时正值杏花时节,崇福禅寺的杏花也是有名的美景。

    三人顺着宣武门外的这条大街一直往南走,这条街人非常多,商贩也多,很热闹。街上各种店铺一应俱全,客栈会馆云集,商铺茶楼林立,不过最多的还是菜摊菜店,虽是初春,但是各色蔬菜也开始在街上出售了。

    张四维和王世贞是称职的导游,一边走一边向朱平安介绍着沿途风土人情。

    “这是菜市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是咱大明最大的蔬菜市场了,整个京城的大部分都来这买过菜。”张四维一边走一边跟朱平安介绍着这条街。

    哦,这就是菜市街啊。

    朱平安闻言点了点头,原来这个就是后世非常有名的菜市口,在明朝这个菜市街还只是最大的蔬菜市场,到了清朝这个地就声名大了振,使菜市口名声大振的主要原因,是清政府将杀人的刑场从明朝时的西四牌楼移至宣武门外的菜市口,每到冬至前夕对判为秋后问斩的囚犯执行死刑。

    不过,现在还只是最大的蔬菜市场。

    “到了这里,有一个地方不得不看。”王世贞本来还在后面走着,走到一处地方。忽地精神了起来,一边跟朱平安说,一边领头往一个方向走。

    就几步远,便到了一个叫“西鹤年堂”的药店前。

    药店气派,规模也大,不过最吸引朱平安的还是药店的牌匾,“鹤年堂”这三个字刻在牌匾上。其中“鹤”字笔划独多,与另外两个字不对称,但是三个字放在一起却是布局极好,看上去颇有意境。

    “此匾中字,翩若惊鸿,骨气通达,市井之中竟有如此书法......”朱平安抬头看着鹤年堂三个字,这人书法似乎还在自己之上,不由有些感慨。

    “子厚。好眼力。”王世贞本来就是想给朱平安指这个牌匾的,不过看到朱平安一眼就注意到了这牌匾。便笑着称赞道。

    “文生,子厚,此处不宜久留。”张四维似乎对这个鹤年堂有些反感。

    “为什么?”朱平安有些不解。

    “就是啊,子维,你着急什么。”王世贞也是困惑不已,这个地是他前不久才发现的,偶然路过这家药店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牌匾,当时就被这个牌匾上的字体所吸引了,因为当时有事,只是匆匆看了一会便走了。这次路过。便忍不住要领朱平安他们过来一同欣赏这个牌匾。本想这次好好看看,可是听张四维说此处不宜久留,王世贞也是很难理解。

    张四维没有当场回答。而是等王世贞和朱平安看完牌匾离开鹤年堂后,稍远一些,才将原因给朱平安和王世贞道了出来。

    原来这个位于菜市街西北角的鹤年堂是严嵩严首辅家的后花园。这药店就是即害人又治病的老宰相从政之余所投资开设,取名寓意“松鹤延年”。严嵩这些年来名声可是相当不好。尽管权势滔天,可是在一些清流看来,却是敬而远之。

    “什么。那就是说牌匾是严......写的?”王世贞脸色有些不好,像是吞了苍蝇似的。

    张四维点了点头,得到确认后,王世贞脸色更难堪了,就像看到了猪啃人参似的。

    “唉,可惜了。”王世贞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在历代书法评价中,书品和人品是一个血肉相连的整体,人品历来高于书品,书法是人的学识、才能、品质高度融合的体现。对于人品低下的书法作品收藏家中,等于收藏了邪恶之气,不仅玷污了家风,也有损于自己的人品。

    所以,王世贞才会叹息不已。

    “原来是这样,难怪,可惜了”

    听了张四维的解释后,朱平安点了点头,原来是严嵩写的,怪不得,严嵩可是历史上三大奸臣书法家之一,在后世有一个关于严嵩书法的典故:说是北京贡院的大殿匾额上“至公堂”三个大字,是严嵩所书,清朝时期当乾隆帝得知这个事实后,便想把它换掉,便命满朝能书者写这三个大字,他自己作为喜好舞文弄墨的天子,也写数遍。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御笔和其他人所书,都不如严嵩,只好作罢,仍然让奸臣的字高高悬挂。

    由此可见严嵩的字体确实堪称大家,只可惜严嵩人品太差,因人废字,字体也多被人鄙夷。

    从张四维和王世贞的反应可以看出来,这两位仁兄对严嵩可是没有多少好感。两人从朱平安的反应也看得出来,朱平安对严嵩也没有多少好感。

    三人相视一笑,摇了摇头,来到菜市街,继续往南走。

    走了一段距离后,在连接菜市街的一个小巷口,聚了好些人,大多都是男人。三五成群的聚在那,围着一处空地,对着空地指指点点,有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发生了什么事?

    三人好奇的走上前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围观的众人见三人穿着不俗,一看就是非富即贵或者又富又贵的,也就闪开了一条小路,容三人穿过人群,走到前面。

    等走到前面,才知道众人围观的真相:

    在场地中一位妙龄少女身穿稿素衣衫,正面对众人跪在那,秀发长插了一根稻草,乌黑的头发遮住了半张脸,露出的一半脸上薄施脂粉,隐隐有泪痕。

    这个年代头上插着稻草可不是卖萌,‘草‘表示贱的意思,就是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不‘值钱‘了,插上草标就要卖掉了。在中国古代社会不同历史时期,小到日常生活用品,大到贫困人家因饥寒出卖儿女,均使用草芥(草标)。

    眼前这妙龄少女插着稻草,也就意味着要卖自身了。

    这种剧情在小说中经常会见到,只是没想到却也让自己见了真实的剧情,希望没有狗血剧情吧,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