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九十七章 检查功课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熊孩子的读书声格外朗朗。

    朱平安坐在熊孩子的对面,在熊孩子苦大仇深的读书声中,静静悠悠的执着毛笔在宣纸上写青词,不知为何,看着熊孩子苦大仇深的肥脸,文思格外的泉涌:

    “谨奏今岁恩科,某等即日共秉虔诚,上干天鉴。伏以令荐金盈,品献五辛之味。时加玉历,祥呈四季之端。北斗回寅、星暖总随咏度。东风解冻,池塘又泮冰霜......”

    外面的太阳渐渐偏中,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初春的阳光暖洋洋的,它伸出漫暖的大手,摩挲得人浑身舒坦。

    当朱平安写第三篇青词的时候,外面快步小跑来了一位小厮,回禀说侯爷回来了,要熊孩子去前庭迎接。侯爷也就是侯府的长房大老爷,在老侯爷仙逝后继承了临淮侯爵位,前些时日外出公干,现在方才回来。

    熊孩子听到他爹回来的消息,胖脸都吓歪了。这熊孩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爹。

    不过想到本次功课自己都背好了,熊孩子一张胖脸恢复了正常,甚至想到本次功课老爹检查满意了,自己要求些什么好呢。然后就看到了坐在对面的朱平安,嗯,就要老爹把这个土包子赶出去。

    “怎么,怕了吗?”朱平安勾着唇角,看着熊孩子微笑着问道。

    “谁怕了,哼,小爷早就倒背如流了。哪像你这个土包子笨的要命,还背错字,哼!”

    熊孩子臭屁的不行,一甩肥脸,哼了一声,迈着小粗腿便往外走去,只不过迈出门槛时,某只熊孩子由于脸抬太高,没看好路,差点摔个狗吃屎。

    “哦。那背书时可别像我一样背错哈。”

    朱平安勾着唇角冲着熊孩子离开的身影,好心的叮嘱了一句。

    “哼,小爷才不会像你个土包子一样呢!”

    熊孩子扭头冲朱平安挑衅的一甩肥脸,然后志高气昂的迈着小粗腿往前庭走去。

    侯府里没有人邀请自己前去前庭。朱平安也就没有去前庭凑热闹,将书桌收拾了一下,便返回了自己的客房。回自己客房的路上,朱平安发现侯府今日比昨日要繁忙的多,丫鬟小厮往来不绝。好像是去寺庙祈福的大奶奶她们也都回来了。

    在繁忙之中,这些丫鬟小厮看到了朱平安,还不忘白眼一番。这些时日侯府里每时每刻都会多几则所谓朱平安的不好的版本故事,对朱平安能有好印象才怪呢。

    当朱平安回到客房的时候,熊孩子已经迈进前庭了。

    此时前庭很是热闹,公干外出的大老爷回来了,结伴去寺庙祈福的大奶奶和**奶也回来了,侯府的几位小姐包括李姝也都到了前庭。

    李姝与大伯、大伯母、二伯母她们见过礼,没有营养的寒暄几句后,便领着包子小丫鬟坐在一边。挑着眉角看着她们一大家子貌似亲热的互相寒暄。

    侯府的大老爷长的很有特点,怎么说呢,人很胖,跟李姝他爹有几分像,但是却比李姝他爹要胖多了,感觉走路都得会喘的。侯府大老爷胖胖的脸上留了三缕胡须,似乎要像斯文清雅上靠拢,只可惜画虎不成反类猫,倒像是长了三根须的土豆似的。

    一般来说,胖人都比较和蔼。不过这侯府大老爷长相却显的比较严厉,给人一种不容亲近的感觉,头戴一个四平方巾,身穿团领衫。腰间束带。

    “恭儿来了,快让娘看看。”

    熊孩子李言恭刚进门,前庭就有一个妇人带着喜色唤道。这妇人正是侯府的大奶奶,四十余岁看上去跟三十多岁的妇人似的,梳松鬓扁头,将鬓发和额发朝上掠起。编成一个扁髻,蓬松高卷的发际给人以端庄典雅之感。领抹深青一色织成银缕,带飞真紫双环结就金霞,通体光华。

    只不过与紧挨着侯府大老爷献殷勤的两个姨娘来比,大奶奶还是被比了下去。

    两个青春貌美的姨娘是随着大老爷外出公干伺候的......

    “娘~~”熊孩子看到大奶奶,撒着欢儿的冲了过去,一下子扑在了大奶奶怀里,撒起娇来。

    看到这一幕,在侯府大老爷身边献殷勤的二姨娘,不着痕迹的攥紧了手里的帕子。

    李言恭本是二姨娘生的,只不过刚一落地就被大奶奶抱了去,养在了大奶奶的名下,都登记在了族谱上。这也是侯府的一段密事,被大老爷下令封过口的,大奶奶更是重视,但凡有传谣言的,都被发卖了出去,但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侯府知情者还是有不少的。

    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是却只能叫自己姨娘!叫那个女人娘亲!

    长房二姨娘每次看到大奶奶和熊孩子亲热,总是心里气血翻腾,如骨鲠在喉,可是大奶奶却非常喜欢在她面前,逗弄熊孩子,秀秀恩爱,还变着花样来秀,秀出新水平新高度......正如此次一样。

    “慈母多败儿!恭儿,过来,让为父看看你功课怎么样。”

    侯府大老爷板着脸说了一句,然后就将熊孩子唤到跟前要检查功课。

    “你看看你,吼什么啊,就不能声音小点。”大奶奶抱着怀里的熊孩子,向侯府大老爷轻声道。

    “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过来恭儿。”侯府大老爷瞪了一下眼睛。

    然后,熊孩子在侯府大老爷的瞪眼下,迈着小粗腿到了侯府大老爷跟前。

    “功课做得如何?”侯府大老爷看着熊孩子问道。

    “我都背好了。”熊孩子扬起一张肥脸,自信满满。

    嗯?很是难得见到熊孩子在自己提问功课时,这般自信,侯府大老爷有些吃惊,继而心中大为宽慰,言周参加会试了,言恭也懂事,知道学习了,嗯,好,好。

    不过,侯府大老爷是不会把欣慰表现出来的,以免让熊孩子滋生骄傲的心理。

    “都背好了?撒谎的后果你可是知道的!”于是,侯府大老爷大眼睛一瞪“那与我背下《龟虽寿》来。”

    本来熊孩子还自信满满的呢,可是被侯府大老爷的这一眼瞪的熊孩子腿肚子发软,尤其是那句撒谎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将熊孩子吓的够呛,老爹往日严厉惩罚的一幕幕再次涌上心头。

    然后,熊孩子心里就乱了,忘词了,《龟虽寿》,什么来着......

    “背啊。”

    在这紧要关头,侯府大老爷又是一嗓子。

    这一嗓子,将熊孩子吓的一个激灵,熊孩子条件反射的张口就来了:

    “神龟虽瘦,也有点肉,先来炖汤,再来啃肉......”

    声音清晰,吐字清楚,朗朗上口,韵律感十足,这一刻,熊孩子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

    这几句龟虽瘦下来,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几秒之后

    侯府大老爷的压抑的咆哮,将熊孩子脑门落下的一撮毛都喷的飞扬了起来。

    要不是大奶奶眼疾手快,将熊孩子捞在怀里,侯府大老爷一准将熊孩子按在腿上,摩擦摩擦。

    “你火什么啊,孩子还小。”大奶奶护着熊孩子,劝慰侯府大老爷道。

    “我火?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神龟虽瘦,炖汤啃肉,这要是外人听到,全京城还不得嘲笑我李庭竹教子无方!”侯府大老爷怒火冲天,七窍都要喷烟了。

    “你吼什么啊,功课又不只是这一首,下一首我儿定能背好。”大奶奶护着熊孩子,给熊孩子和大老爷都找了一个台阶,然后在熊孩子手心捏了捏,示意熊孩子表个态。

    “嗯,刚才那个不算,下一个我可以。”熊孩子底气并不是很足。

    “那你背下《回乡偶书》)”侯府大老爷怒气稍减,不过脸色还是非常不好。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熊孩子在侯府大老爷的注视下,张口就背,背的还挺熟,没有错别字。

    “你看,我恭儿这不背的很好啊。”大奶奶打着圆场道。

    “你插什么嘴,让恭儿接着背。”侯府大老爷一瞪眼打断了大奶奶的话,然后扭头看着熊孩子冷着一张胖脸说道。

    好严厉的一张脸啊!

    这一下子,又将熊孩子吓的一个激灵,熊孩子再一次条件反射的张口就来了: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胖子你是谁?”

    笑问胖子你是谁?胖子,你,是,谁?!胖子!这一下子就戳到了侯府大老爷的逆鳞上,侯府大老爷为人很胖,可是却最为忌讳别人说他胖了。

    这倒好了,胖子你是谁,还特么笑问!

    笑问胖子你是谁,这一句下来,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几秒之后

    “我特么是你爹!”

    侯府大老爷的压抑的咆哮,巴掌摩擦声,伴随着熊孩子杀猪般的嗷嗷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都怪那个土包子。”熊孩子被揍的嗷嗷叫。

    “你还找借口!”侯府大老爷又一嗓子,歇下的手又举了起来。

    摩擦摩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