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九十六章 李姝,我心悦汝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朱平安听着熊孩子甩着肥脸背神龟虽瘦的时候,侯府后院二小姐的闺房里莺莺袅袅、姹紫嫣红,李姝以及侯府未出阁的几位小姐在给老夫人请过安后便聚在一起,谈些女儿家的话题。

    话题也大多是什么她们定下的夫婿家境如何如何显赫了,夫婿他爹在朝中做了多大的官、手握多大的权啦,然后又明里暗里说下李姝的夫婿怎么只是个农夫家啊,无权无势啦,好不容易考个举人还分在了臭号,末了还故作安慰李姝,说什么朱平安这次运气不好分在了臭号,下次说不定有机会呢,哪怕就是考不上也不要紧啊,还说什么到时候让她们的夫婿出出力帮着活动活动,帮朱平安补个缺啊之类的。

    反正大体就是比未来老公公,然后在李姝身上找点成就感。

    对于自家姐妹这些做派,李姝非常的不屑,女儿家嫁人是嫁给夫婿的,又不是嫁给夫婿他爹的,比未来老公公做什么用,难道说以后你的幸福要靠老公公给吗!谈论未来的婚姻生活,不谈论自家夫婿,围着未来老公公做什么!

    李姝的不屑,在众位姐妹眼中还以为是被她们比下去,心情失落了呢。

    于是她们聊的更欢了。

    然后就又聊到了侯府大小姐也就是她们大姐的婚事,侯府大小姐是二老爷家的掌上明珠,去年刚刚出嫁,嫁给了开国公家长房长子。很羡慕的样子,然后又用惋惜的口吻劝慰了李姝一番。

    再聊着聊着,就有聊到了胭脂水粉、洗头皂角上了,女孩家闺阁间的话题也就这些,化妆美容、衣服饰品再加上幻想未来美好生活或许还有一些八卦流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她们,可没有太多的话题。

    婚姻如何,家境重要,但是最重要的人。不了解自己的夫婿,也妄想以后婚姻幸福吗!真是一群可怜虫。皂角洗发。秀发再美又如何,别以为就发夫妻就能如胶似漆,如果夫婿不好,那丝丝缕缕最终缠住的只是自己。

    没有听过那个上古时代的传说吗?巴人首领廪君率船队顺清江西征。在盐池与美丽的盐水女神相爱,廪君把自己的一绺头发送给女神说:“结上它吧,我要和你同生共死。”但廪君不愿停止西征的脚步,女神恋恋不舍化做飞虫拦住了他的去路想挽留他,廪君就在阳石之上一箭射死了女神。女神死时脖颈上还缠绕着他送的头发……

    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夫婿以后是不是廪君,但是我知道那个臭蛤蟆绝对不是。

    妾发初履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这么多年竹马青梅,自己太懂那个臭蛤蟆了。

    李姝看向自家姐妹的目光,满是不屑。

    等从侯府儿小姐的闺房出来后,李姝便对随侍的包子小丫鬟吩咐了一件事,让包子小丫鬟包几个红包去朱平安当初住的那个客栈传个话,告诉掌柜的还有店伙计,如果有人去客栈找朱平安的话。就让他们来侯府,包括放榜报喜。

    侯府也需要喜事,不是吗。

    李姝勾着唇角,在老妈子和小丫鬟的簇拥下回了自己住的院落,慵懒的半躺在绣床上,将昨晚随手放在枕下的一卷书册取了出来,看着书册上那个臭蛤蟆留下的字体,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好了,我倦了,要休息一会。你们都下去吧。”

    李姝放下书卷,将目光扫了一圈屋内伺候的丫鬟们,面带倦意的挥了挥手。

    “是,小姐。”

    房间里伺候的丫鬟和老妈子都应声下去了。最后离开的小丫鬟还贴心的关上了房门,以防外面有什么声音打扰了小姐休息。

    李姝待外面的脚步声传远后,披了一件狐裘披风,掀开蚕丝棉被,手持着卷书册下了床。

    来到书桌前,李姝将这卷写有那个臭蛤蟆字的书册放在桌上。然后又铺上了一张粉红纸笺,纤纤玉手取了一支毛笔,将笔尖在墨汁了蘸了蘸,端详了片刻书册上的字迹,然后落笔下来。

    “李姝,我心悦汝,惟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落款是“下河朱平安”。

    如果不是李姝纤纤玉手持着毛笔,但看字体的话,这张粉红纸笺上的字和李姝放在书桌上的书册中的字体一模一样,真的就像是朱平安执笔所写一样。

    李姝写完后,待墨迹稍干,便做贼似的将这粉红纸笺夹在了书册中,然后纤纤玉手拿着书册,垫着脚尖疾步走到绣床上,将书册放在枕头底下,重新半躺在绣床上。

    几秒后

    还是在这个房间

    绣榻上,半躺了一位玉人儿,一只累金点翠嵌宝衔珠的雁钗插在鬓儿上,云鬟半卸浑如鸦翅慵飞,好像刚刚睡醒似的,纤纤玉手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卷书册,然后轻轻打开书卷。

    然后,里面不小心落下了一张粉红纸笺。

    玉人儿小嘴微微蹙起,好像第一次看到这种粉红纸笺,有些惊讶一样,将粉红纸笺拾起,打看,将里面的内容看了一遍:李姝,我心悦汝,惟愿: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下河朱平安。

    “好啊。”

    玉人儿星眸流波,笑靥如花,媚态横生,樱唇微启,轻快的吐出两个字。

    然后一个人,抱着绣枕乐了许久。

    “臭蛤蟆,我要把你炖了吃。”

    许久之后,玉人儿才嘟囔了一句,依依不舍的将粉红纸笺投入了一边的火盆中。

    在玉人儿焚毁了粉红纸笺没过多久,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小姐,我回来了。”

    下一秒,包子小丫鬟的声音便在门口响起,然后是门口小丫鬟阻拦的声音,好像是在给包子小丫鬟说小姐在睡觉之类的,很快便响起了包子小丫鬟懊悔的声音,后悔自己刚才那么大声,要是打扰了小姐休息就不好了。

    “进吧。”

    房间里的玉人儿看着火盆里粉红纸笺已经成灰了后,轻启朱唇冲着门口轻轻唤了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