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九十三章 你也参加会试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    ,!

    熊孩子的话,朱平安自然不会放在心上,再说如果真像熊孩子说的那样李姝嫁给她大伯母娘家人,自己怕是巴不得呢。只不过现在却还得等李姝提出退婚才行。

    不过,熊孩子的熊德行,还是需要教育教育的。毕竟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

    当然,不急于一时。

    周胖子本来是要在侯府老夫人那一桌吃饭的,不过因为有朱平安这个外人在,所以侯府老夫人还是让周胖子去朱平安这一桌来吃饭了。毕竟“七年,男女坐不同席食不同器”,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讲究一下的。

    “这个妹妹是?”周胖子临来朱平安这一桌前,才现了李姝。

    “这是你三叔家的,紫鹃,去把这几个菜各分一份到那桌上,我家猴儿爱吃。”侯府老夫人只是随意的介绍了一下,然后便叫住了她身边的大丫头,让她把她们这一桌上的几个周胖子爱吃的菜分一份端过去。

    看样子,貌似李姝在这侯府也并不受老夫人重视啊。

    “哦,原来是姝儿妹妹啊,嗯,几年不见,姝儿妹妹越长的出挑了。”周胖子摸着下巴,小眼睛上下打量着李姝。

    “言周哥哥好。”李姝面上带着笑,心里面对这个堂兄没有一点点的好感。

    周胖子,全名李言周,是侯府大爷李庭竹家的嫡子。今年十八,已经定亲了,订婚的对象是定远侯府的三小姐,是定远侯府二房嫡女。

    很快,紫鹃就指挥着小丫鬟将饭菜分好,重新布齐了。走到老夫人身边回禀了一句。

    “嗯,好,我家猴儿这次考试可是馋坏了吧。快入席吧。”

    老夫人听了紫鹃回禀饭菜已布置妥当,所以便大手一挥。吩咐开饭了。

    果然是亲孙子啊,周胖子一来,这桌上又增加了八道菜,鱼翅燕窝等等一应俱全。

    这侯府除了吃的多以外,也很有排场,比如她们每一个人用餐的时候,都有丫头婆子下人伺候,另外还有丫鬟执着拂尘漱盂巾帕。看到主子有需要的时候,便体贴的送上去。

    当然,朱平安是没有的。

    饭菜很多,朱平安也没有客气,在会试考场那几天靠着臭号,吃不好也吃不饱,还反胃,所以现在有这么丰盛的美食,朱平安自然不会客气了。

    侯府的六小姐吃饭间隙往朱平安这瞥了一眼,然后对朱平安鄙视不已。果然是土包子。像是没有吃过饭似的,尽管他吃香不难看,可是吃的太多了。真是土包子!

    “你几天没吃饭了?”对面坐着的周胖子看着朱平安的饭量,胖脸有些不屑。

    “九天七夜了,都没怎么吃饭。”朱平安放下筷子,将口中的水晶肘子咽下肚,回道。

    “九天七夜?你干什么了,怎么也是九天七夜。”周胖子眯着小眼睛,有些不屑的问道。

    这土包子竟然也是七天九夜,竟然跟自己在会试考试一样,只不过自己可是参加的会试。这土包子不知道是做什么了,竟然也是七天九夜。同样的时间。怎么觉得这么掉档次呢。

    周胖子眯着小眼睛,对朱平安太不屑了。甚至以与朱平安同样是九天七夜的天数为耻。

    “贡院门前,李兄吻过的风采,依稀间仍然在我脑海中回荡。”

    朱平安端起一杯茶,饮了一口,回味片刻,才看着对面的周胖子淡淡笑着回道。

    贡院门前?吻过?

    “你也参加会试了?”周胖子惊诧的问道,因为太吃惊了,所以声音有些大。

    你也参加会试了?

    这句话声音又大又突兀,想不让人注意都难,所以隔壁侯府老夫人那一桌的人全都听的一清二楚。听周胖子说那个土包子也参加会试了,侯府老夫人她们这一桌都很吃惊,她们本以为朱平安也就是一个乡下的穷秀才而已,没想到竟然是参加会试的举人。这年纪看着也不大,竟然都是举人了。以他的条件来看,定然不会是像周胖子这样,由家里出面出钱找关系捐的国子监,那只能是自己考的了,没想到这土包子竟然还是个举人。

    其实,李大财主派人来传话说李姝定亲的时候,那人说清楚了,说李姝定亲的对象是乡下的庄户人家,今年刚考过秀才,然后又接着考过了举人。只是因为侯府大夫人准备给李姝说她娘家公子,听了李姝已经订婚的消息,生气不已,生气之下就没有将后面接着考过了举人给听在心上,只是记住了庄户人家,今年刚考过秀才。

    李姝听了周胖子的话,微微扯了扯唇角,本来没有胃口的她,看着眼前的一盅燕窝粥,突然胃口大开,纤纤玉手,轻盈地抓住了汤匙的末端,慢慢地端起里精巧的婉儿,一口只喝下半汤匙的汤,一点儿声都没有。然后用手绢沾了沾嘤唇,稍微露出一丝微笑,似乎对燕窝粥还比较满意。

    “嗯,排队时,就在李兄侧后不远处。”朱平安点了点头。

    “那你考的如何?”听说朱平安也是参加了会试后,周胖子对朱平安稍微高看了几分,至少眯眯眼里的不屑没有那么浓了。

    “考试时,我被分在了臭号”朱平安没有直面回答周胖子的问题。

    “哈哈哈,那你惨了,在臭号还怎么写的下去,几百年了,分在臭号考试的,还没有考中的,那种环境人都快被臭死了,那还答的出题。哈哈哈”周胖子指着朱平安幸灾乐祸的大笑,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不屑的眼神又浓了几分。

    原来是分在臭号了,那这次恩科会试就别指望了。几百年了,还没有听说过谁分在臭号考中的呢。

    侯府老夫人那一桌的众位女眷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又多了几分不屑。这倒霉悲催的土包子,看这运气,以后会试什么的也别指望了。这土包子就是举人又怎么样,没钱没势,排队侯缺下辈子吧。一个小小的举人,在这京师,毛都算不上,一板砖下去十之*砸中的都是官,他这小小的举人算什么!

    对于周胖子的嘲笑,朱平安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接着吃饭。

    竟然还能吃的下去!土包子,脸皮就是厚!

    侯府李小姐撇了撇小嘴,对吃的若无其事的朱平安翻了个白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