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九十章 好粗鲁的土包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侯府六小姐长大了小嘴,目瞪口呆的看着朱平安,好像被一个才出窝的虎宝宝,被一只路过的肥肥土拔鼠,给吓到了!

    怎么土包子都这么粗鲁啊。

    好可怕!吓死宝宝了!

    直到听了五姐让那个土包子不要乱开玩笑时,侯府六小姐才回过神来。原来是开玩笑啊,可是那也很粗鲁,土包子真是粗鲁,太粗鲁了,对眼前的土包子五姐夫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感。只要一想,可怜心高气傲的五姐竟然要嫁给这么一个土包子五姐夫,心里就有点......小兴奋啊。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穿再好的衣服,也遮不住他那满身的土渣味。

    侯府六小姐纤纤玉手捂着小嘴,很是嫌弃和鄙视的对着朱平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土包子,鄙视之~~

    这边的朱平安听了李姝的娇嗔后,微微勾了勾唇角,收起了一身的随意,站直了身体,上身微微前倾,向着正对自己翻白眼的侯府六小姐很,是标准的拱手行礼,言笑吟吟,好似偏偏佳公子:

    “下河村朱平安,见过六小姐。适才的玩笑之言,若有冒犯,还望六小姐海涵。”

    翻白眼翻到一半的侯府六小姐,再一次长大了小嘴。

    怎么个情况,怎么突然间,土包子变成彬彬有礼的公子了?!眼前这人那还有一点的土包子气息啊,简直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

    这种画风的剧烈转变,让正在翻白眼的侯府六小姐,翻白眼翻到一般硬生生顿住,以至于抽筋了都,有些仓促的回了一个礼,小嘴里说了句“姐夫言重了”。

    当然,除了侯府六小姐,诧异的还有侯府门前的很多人。

    “五妹妹。远来定然累坏了吧,我们快让五妹妹她们进了府中休息片刻,再好好叙旧,岂不更好。”

    这时。一个柔弱的女声打断了这暂时的安静。

    说话的是侯府的四小姐,头上珠串长垂,披着紫墨色顾绣貂鼠披风,身穿绛色宫绸夹袄,下穿白素纱裙。绣着淡色芙蓉,画着绿水波纹。

    人长的也还不错,只是感觉有一股病态气,就像是红楼梦中的林妹妹那种感觉。

    “瞧四妹妹说的,倒像是我们故意不让五妹妹进府似的。”侯府的三小姐闻言,嘴角挂着一抹娇笑,撇了侯府的四小姐一眼说道。

    “咳咳,三姐怕是想多了,咱们府上谁不知道三姐最是体贴姐妹了。”侯府的四小姐弱弱的看着三小姐解释道。

    “想多没想多,你自己心里清楚。”侯府三小姐挑了挑眉。声音有些尖。

    “好了,进府吧,也让五妹休息休息。”

    侯府二小姐是长房嫡女,又是侯府尚待字闺中最大的,所以说话还是比较有分量的。她说话后,三小姐还有四小姐也都不再对刚才的话题有继续的想法了。

    在侯府门前站了这么久,总算是可以进府了。

    朱平安随着众人从侯府的角门进了侯府,进了侯府才知道原来侯府的大门还是低调了的,这侯府里面更是富丽堂皇,远胜在门口所看到的。

    中国古代的建筑通常有两个专有名词。一个叫“间”,一个叫“进”。横向张开的叫“间”,三间、五间、七间,纵向往后延伸的叫“进”。一进、二进、三进。其实在京城,尤其是在这内城,对于府邸建筑有严格的规定,什么样的官位是三间,什么样是五间,什么样是七间。而且都是奇数三、五、七、九、十一……

    只不过,时间久了,规矩都被人视而不见了,只要不是在皇宫附近,也没有人在意这些了。

    比如这临淮侯府,规格就特别大,院落层进迭出,房舍鳞次栉比,陡脊飞檐,雕梁画栋,仪门,耳房,穿堂,假山亭楼,尽管朱平安记忆力很好,可是也没能说清这临淮侯府有多少进多少间建筑。

    侯门一入深似海,这句话字面意思理解也是行得通的,建筑太多了,像海一样。

    侯府除了大,里面生活也是奢华异常。雕梁画栋,两侧穿山游廊厢房,养着鸟雀花草,游着各色锦鲤,仆役、老妈子,小丫鬟往来不绝,怕是得有上百人之多。

    进了侯府走了有好久才到了客房所在地,这是侯府给朱平安安排的地方,这里仍然属于前院,给朱平安安排的客房,是一个小型的独立院落。

    李姝指挥着随行的丫鬟,将提前给朱平安备好的生活用品以及笔墨纸砚等安置在了客房内。在大明是比较讲究的,没有成亲,未婚夫也只能作为客人对待,住在前院,万万不能随意踏足后院。

    李姝看着丫鬟将朱平安的客房布置妥当后才起身离开,朱平安将她们送到了垂花门,止住了脚,拱手目送她们离开。

    侯府的垂花门端庄而华丽,精美异常,从外边看,像一座极为华丽的砖木结构门楼。

    因其檐柱不落地,垂吊在屋檐下,称为垂柱,其下有一垂珠,通常彩绘为花瓣的形式,故被称为垂花门。

    垂花门是古代汉族民居建筑院落内部的门,是四合院中一道很讲究的门,它是内宅与外宅(前院)的分界线和唯一通道。前院与内院用垂花门和院墙相隔。外院多用来接待客人,而内院则是自家人生活起居的地方,外人一般不得随便出入,这条规定就连自家的男仆都必须执行。

    古代人们常说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门‘指的就是这个垂花门。

    “有事便差人来叫我。”

    这些规矩,朱平安还是知道的,所以止步于垂花门前,对李姝淡淡说了一句,便拱手目送她们离开。

    不进内院,土包子竟然连这也懂得,倒让准备等着看他笑话的侯府几位小姐有些失望。

    李姝等人进了垂花门,沿着里面的抄手游廊继续往里走,当中是穿堂。穿堂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庭院,迎门放了一个用上好的大理石做的屏障,大理石上刻了一首李白的诗词,摆在庭院中间。

    因为这个大理石遮盖,朱平安不能看到后面,只看到李姝等人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如果说垂花门是内院第一道屏障的话,那这个大理石屏风便是第二道了,相信还会有第三道。

    不过朱平安是没有兴趣去探究的,看着李姝等人进了后院消失不见后,便返回了自己的客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