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八十九章 土包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前一秒,侯府大丫头出门迎接五小姐,场面和谐安好;下一秒气氛就变了,侯府的角门一下子涌出了好几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紧跟着的还有随侍的老妈子侍女,在这些人出来后,气氛就变得奇怪了。

    “可把五妹妹盼来了,祖母在吃午饭时还念叨五妹妹呢,倒是让我们姐妹们好等。”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这群如花似玉的少女中传来。

    当先走来一位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梳松鬓扁头,将鬓发和额发朝上掠起,编成一个扁髻,满头珠翠,围着紫貂,耳带宝串,挂了个金鱼儿,身穿一领杨妃色绉绸,三蓝绣牡丹狐披风,下系一条鹦哥绿百蝶狐裙,腰系一条青连环垂须绦,穿上两块同心莲羊脂白玉佩,越显得人优雅高贵,仪态万千。

    这少女才刚出侧门,连李姝人也没看到呢,银铃般的寒暄笑声就出来了。

    朱平安只是微微抬头看了看这少女,便撇了撇嘴,好假。

    “姑爷,这是侯府的二小姐,大爷家的千金,颇受老夫人宠爱。”

    朱平安身后一个老妈子,小声的在朱平安身后提醒道,这是李姝带来的老妈子之一,逢年过节会来侯府送节礼,对侯府的情况比较熟悉,所以才会被李姝带来京城。

    “五妹人呢,让姐姐好想,可要跟姐姐说说乡下的稀罕事,听说今年瑞雪大降,收成怕是不错呢,咯咯......”

    这时又有一声促狭的娇笑声传来,然后便见另一位侯府小姐,纤纤玉手夹着绣帕半捂着小嘴,娇笑着越过众人走了过,带着些轻视的味道。

    这位小姐笼着堆云髻,蝉鬓上贴着一围翠络花钿,横斜一支裴翠簪,上首一个展翅欲飞的蓝蝴蝶;穿件翠蓝素纱阔镶花袄。也披了一件狐裘披风,只不过款式略区别于刚才那二小姐的,下系娇黄罗满绣百叠裙,裙摆上各色线绣的大朵时花。还点缀着珊瑚、珍珠做的饰品,很是艳丽。

    这位少女衣服艳丽,人长的也算有姿色,感觉有些张扬,眼睛很大。嘴唇小而薄,像两个刀片。

    朱平安对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大约是个争强好胜,嘴巴不饶人的。

    “姑爷,这位是侯府里的三小姐,是二老爷家的掌上明珠,最是受老夫人宠爱了。”朱平安身后的那位老妈子,很是尽职尽责的小声提醒朱平安。

    侯府里这先走过来的两位侯府小姐,娇笑着越过众人而来,两人都是还没看到李姝等人呢。声音便到了。看得出两人很是自信,她们都好几年没见李姝了,料想着李姝在乡下就是再好,也不过是个乡下来的,怎么能比得过自己。

    两人心想,李姝等人怕是已经被侯府的繁华惊诧的不能自已了。

    不过,接下来一幕倒是大大出乎了她们的意料。

    两人话音刚落,就听到一阵百灵鸟般的笑声,一位年约十四五岁的绝色少女领着几位老妈子和侍女,落落大方的迎来过来。

    “咯咯......累的姐姐们久等。倒是妹妹的不是了。”

    绝色少女李姝走来,勾着红唇娇笑着,在两人面前盈盈一礼,乌黑的眸子狡黠的转动着。

    这便是五妹?

    这一刻。侯府的两位小姐内心是震惊的,她们心中的五妹和眼前的这位五妹相差十万八千里。

    眼前这五妹哪有一点点乡下来的影子,不说是五妹的话,还以为是公主驾到了呢。眼前这五妹脸蛋精致绝美,比她们闺中熟识所公认的第一美女还要美,就连她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是皇室刚开始流行的款式。还没有在京城流行开呢,她们也只是有次受魏国公夫人邀请赴宴,在来参加宴会的郡主身上见过而已。

    尤其是她身上带的首饰,别的不说就说她头上戴的一只小翠雁儿,嘴里含着一挂泛珠流苏,那珍珠的成色、光泽还有神韵,比她们自己身上的要好上一截不止。

    “托姐姐的福,收成还算可以,珍珠嘛,收了有几马车,珊瑚也有上百株......”

    李姝仿佛没有看到两位姐姐眼中的震惊似的,撅着小嘴,掰着纤纤玉手数了起来。

    “咳咳咳,五妹,你三姐问的是田里的收成?”侯府二小姐咳嗽了一声。

    “那我就不知道了。三姐原来喜欢田里啊。”李姝一脸无辜的看向侯府三小姐,好像在看土包子似的。

    侯府三小姐一脸黑线......正要开口却听另一位侯府小姐过来了。

    “五姐姐好,我是珠儿,五姐姐可真是漂亮,比画上的仙子都漂亮。”

    说话的是侯府的六小姐,小脸圆润可爱,梳着坠马髻,披了件银鼠披风,穿着月白织花镶金丝袄,元细滚白纱百褶裙,头上一股羊脂玉钗,裴翠双圈耳环,手上套一副纯白玛淄镯,间着伽南香串。

    “珠儿妹妹好。”李姝微微娇笑着,回了一句。

    “咯咯......听说五姐姐把五姐夫也带来了,珠儿可得好好看看。”

    侯府六小姐露着小虎牙咯咯娇笑着从李姝身边错身而过,向着朱平安这边走了过来。

    然后,朱平安便看着这位侯府六小姐一脸娇笑着来到了自己跟前。

    “咯咯......这就是五姐夫吧,听说你是土包子呢?”侯府的六小姐,仰着圆润可爱的笑脸,露着小虎牙看着朱平安问道,很是无辜天真的样子。

    朱平安还没什么反应,另一边的李姝闻言脸色就有些不好了。

    “五姐姐,你是舟车劳顿累了吗?”

    侯府的六小姐在问朱平安的时候,也同时在关注着李姝了,这一刻见李姝脸色有些不好,便带着一脸关心的问道。

    “谢谢珠儿妹妹关心了,姐姐没什么,只是来时路上的乌鸦呱呱叫的人心烦。”李姝做出一副感动的模样,纤纤玉手夹着绣帕微微遮住嘤唇,回道。

    “那姐姐可要好好休息。”

    侯府六小姐圆润关心的说道,然后又扭过头看着朱平安,一副小白兔般好奇的继续问道:

    “你真是土包子吗,我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土包子呢?”

    说实话,看着眼前的侯府六小姐,朱平安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那些个叫绿茶表的物种,这位大约就是萌妹表了:在人前装出萌萌哒、么么哒,一副人畜无害、岁月静好的样子,但是实质却善于心计,野心比谁都大。

    听了侯府六小姐这萌萌的无辜的问话,朱平安不由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咳咳,像你这样,人长的好看,声音又好听,清纯脱俗,秀外慧中,如风中柳絮般飘然又有好奇心的好孩子,说实话,我这样的土包子......”朱平安露着憨笑回道。

    果然是个土包子,没见过世面。

    后面的话,肯定是说,像我这样人长得好看.....的好孩子,他那样的土包子还没有见过呢。

    听到这,侯府六小姐不由的露着小虎牙有些小得意的往李姝那看了一眼。

    不过侯府六小姐却有些吃惊发现李姝也在娇笑着饶有兴致的往这看呢。奇怪,不是应该火上加油的嘛,怎么笑开了。

    “咳咳,像你这样,人长的好看,声音又好听,清纯脱俗,秀外慧中,如风中柳絮般飘然又有好奇心的好孩子,说实话,我这样的土包子......”朱平安露着憨笑继续说道,“一个可以打十个!”

    侯府六小姐目瞪口呆的看着朱平安,一脸愕然......

    “朱平安,不要乱开玩笑,别吓到珠儿妹妹。”旁边李姝娇笑着,向着朱平安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