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八十八章 临淮侯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西城公侯街,在京城远近闻名,街如其名,住在这条街上的一共只有那么五六家,却占了整条数里长街,这三五家都是京城有名的公侯之家,最出名的莫过于魏国公府、开国公府以及临淮侯府、定远侯府、灵璧侯府。

    土木堡之变后,勋贵们在朝堂上的话语权少了很多,为了改变不利地位,这些公侯之家除了由武改走文官路线外,相互之间也加强了联姻扩大影响,公侯街上的公侯们也都是沾亲带故的存在,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总体来说效果还不错,现在地位依旧是一般人遥不可及的存在。

    公侯街上的临淮侯府,这几天都比较热闹,因为侯府的老夫人的寿辰快到了,侯府上下都在为老夫人的寿辰忙碌准备着。当然,忙碌的主力是下人们,主子们还是各种轻松自在,比如李二爷现在就在某位丫鬟身上忙着造人做游戏。

    在临淮侯府的牡丹斋,几位如花似玉的小姐在丫鬟的服侍下,嬉笑聊天。几位小姐年纪大约也都是在十三五岁左右,快要出阁的年龄,此时正聚在一起嬉笑。

    “咯咯......听说三叔家的五妹今天就要来了。”

    “也不知道三叔怎么想的,为了一个野女人竟然跑去了山脚旮旯吃灰......”

    “三妹注意点分寸,什么野女人,那是三婶。”

    “二姐,她算什么三婶,老祖母都没承认过,咱家又没下过聘,不过三叔对她也真够好的,只是可惜她福薄,早早就去了。”

    “五姐今天来,那我待会把我去年淘汰的首饰收拾一匣子,送给五姐做礼物。”

    “我看你还是留着赏人吧,五妹可是个心气高的。”

    “我倒觉的六妹说的对。三叔家五妹,不过一个乡下来的,见了六妹的礼物,可不得欢喜的跟什么似的。”

    “咯咯......我听说啊。五妹她在乡下许配给了一家泥土里刨食的穷小子呢。”

    “真的假的,咯咯......心高气傲的五妹竟然要嫁一个土包子,笑死人了,就是我身边的丫鬟都会被指给衙门小吏呢,五妹竟然......咯咯......”

    “哪还有假。老祖母都被气坏了呢,大伯母好不容易才帮五妹找了一户好人家,那是开国公夫人娘家的公子,好心说与三叔,可是哪知道没几天时间就传来五妹许配给了一个乡下土包子,倒教大伯母在开国公夫人面前好没面子,就连老祖母也气的两天没吃下饭呢。”

    “咯咯......五姐夫竟然是个土包子......”

    几位小姐叽叽喳喳的说笑着,说起她们口中的五妹来大约都是笑着的,只是笑容带着轻视罢了。正说笑时一个小丫鬟从二门进来,回禀几位小姐说三老爷家的马车已经到了公侯街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五妹这来的还真够巧的,我们才说着她就到了,走吧,我们去门口瞧瞧去。”

    “乡下来的,有什么好瞧的。”

    “三妹,怎么说话呢,都是自家姐妹。五妹大老远从乡下来一趟不容易,咱们迎迎去。”

    “我也要去,好几年没见五姐了。”

    “走啦,说不定。五妹许配的土包子也跟着来了呢,咯咯......还没有见过土包子长啥样呢。”

    几位小姐说了片刻便达成了一致意见,在老妈子丫鬟的簇拥下沿着抄手游廊,过了垂花门。往大门而去。

    公侯街上,缓缓驶来了数辆大马车,马车前后跟着十余位健仆,老妈子和丫鬟也有很多,都很有规矩的跟随在马车左右,目不斜视的随着马车前行。

    快要到公侯街的时候。李姝将朱平安赶到了另一辆马车上,这也是为了避嫌,在大明男女授受不亲,虽说李姝和朱平安已经订了婚了,但是还是要避嫌的。男女共坐一辆马车,是会被人嚼舌头的,所以李姝才将朱平安赶到了另一辆马车上。

    朱平安换了马车后,没过多久便感觉马车停了下来,前面人声喧闹。

    “姑爷,我们到了,下车吧。”马车外传来一个小厮的禀报声。

    “好。”

    朱平安应了一声,便掀开车门,拱着身子下了马车。刚下马车就看到了规模庞大的临淮侯府。

    看着面前的临淮侯府,一时间,朱平安这真是不知道僭越是个什么玩意,眼前的临淮侯府规模庞大,气度不凡。当然刚才看到的魏国公府等也都是一样规模宏大。

    公侯街宽大约有三米左右,非常宽阔,街道也很直,即便是八抬大轿也能毫不费力的在这条街上纵横。可是相对于临淮侯府来说,这条街道就显得相形见绌了,如果说临淮侯府是蟒蛇的话,那这公侯街只不过是一条蚯蚓。

    临淮侯府坐落在公侯街上,单就外观而言的话,临淮侯府突出了一个大字。正门前有两个一人高的石狮子,形象逼真,栩栩如生。在临淮侯府的大门上面还挂着一张牌匾,牌匾上写着“临淮侯府”四个烫金大字。

    马车停下不久,就见到临淮侯府开了门,不过开的并不是正门,而是正门旁边的东西两角侧门。

    侧门开的大大的,从里面走出来了数位衣着华丽的女人们,领头的是一位年纪大约有二十多岁的女子,后面都是些衣着较为统一的小丫鬟。

    “这位就是五小姐吧,可真是个标致的人儿,看得奴婢都心动了呢。奴婢给五小姐请安了。我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紫鹃,老夫人才吃了酒睡下了,睡前吩咐奴婢来接五小姐。三老爷原先住的院子都收拾妥当了,东西都是刚置办的,就等五小姐来了。”

    那位领头的女子自称是老夫人身边的大丫头紫鹃,满脸都是笑的屈身在李姝面前问好。

    “竟是这般不巧,姝儿本想着先去给祖母她老人家问安呢。”李姝做出一副可惜的样子,樱桃小嘴叹了口气道。

    “小姐一路舟车劳顿,仍挂念着老夫人,真是至诚至孝,只是老夫人已经睡下了,等老夫人醒了,奴婢一定把小姐的孝心转达给老夫人。”

    那个叫紫鹃的丫头很会说话,简单的寒暄都让人听着很舒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