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八十二章 那就退婚啊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花开两生面,人生佛魔间。

    在贡院门口的众人对此深有体会,尽管那少年和佳人上了马车离去,可是贡院门口的众人仍旧难以从刚才巨大冲击中回过神来,!

    本以为是一位个人卫生习惯不好、出身寒酸、或许连媳妇儿都讨不到的少年,在极尽贬低之时,却没想到画风突然一变,自己所鄙视的少年,竟然是一个人生赢家,人家不仅有媳妇儿,而且媳妇儿还是倾国倾城绝色佳人,就连侍女都堪称绝色。除此之外,人家也不是什么出身寒酸,光看那离去的排场,就知道非是一般世家豪族。

    “什么人嘛,故意装出寒酸模样,戏耍我等!”

    “既有如此体贴的绝色佳人,却还勾搭侍女......”

    “就是,为富不仁!”

    人们对朱平安上了马车离去的背影,指指点点,负面语言更胜当初。言语间把朱平安当成了故意戏耍众人的贵家公子,对朱平安的人品大大的贬低了一番。

    这人渣公子和绝色佳人和貌美侍女共乘一辆马车,在马车上肯定是左搂右抱,而且还不知道还会做什么呢!

    呸!无耻之徒!

    众人看着离去的马车,眼中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几乎燎原。若是自己变成那少年,只活一天都心甘。

    不过,如果知道现实的话,他们会失望的。马车上的情景,可绝非众人所想的那般美好,而且几乎整整相反。

    刚刚在众人面前,一切还都是那么美好,绝色佳人知书达理,温柔贤惠,上马车前,还很殷勤的掏出绣帕帮那少年拭去额头上莫须有的汗水,一颦一笑俱是善良温顺。

    不过在上了马车后,一切都变了。

    原本善良温顺、知书达理。手持绣帕帮朱平安擦拭额头的佳人,一上马车就一把将手里的绣帕丢到了一边的包子小丫鬟身上,一纤纤玉手捏着琼鼻,乌黑的眸子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一脸嫌弃的看着朱平安,撇着小嘴嗔怪不已:

    “呀,这么大味,脏死啦!朱平安,你离我远点!”

    李姝一脸嫌恶的看着朱平安。伸着纤纤玉手指着轿子的一角,对朱平安颐指气使。

    “嗯嗯,姑爷身上的味道好难闻......”

    包子小丫鬟画儿也伸着胖乎乎的小手,捏着鼻子,包子脸皱成一团。

    朱平安对李姝的颐指气使视若无睹,自顾自的坐在马车里,舒服的伸开腿,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将目光转向颐指气使的李姝,脸上带着坏笑问道:“喂。你刚才叫我什么?”

    本来还是颐指气使、傲气十足的李姝闻言,俏脸蛋先是一红,继而又傲气十足,一副高高在上、恩惠施舍的模样,瞥了朱平安一眼,翻着白眼道: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可别多想!我就是看他们不爽!”

    果然,这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娇、臭屁、腹黑、毒舌,真是一点都没变!

    朱平安看着腹黑少女李姝,微微摇了摇头。然后双手放到自己兔毛外套斜襟那,开始放松衣襟,似乎是要将衣服拉开的样子。

    “朱平安,登徒子!你干什么!别以为我们定亲了。你就可以这样欺负我!”

    李姝被朱平安的动作吓了一跳,还以为朱平安要耍流氓呢,气鼓鼓的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桃腮晕红,然后抬起纤纤玉手捂上了双眼,咬着牙齿冲朱平安大声喊道。露着小虎牙,恨不得扑上去咬朱平安一口。

    另一边的包子小丫鬟也呀的一声,扭过脸去,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捂住双眼,闭上了双眼,不过还是眯着眼睛从指缝间好奇的往朱平安那看。

    什么嘛,我是那样人吗?!

    朱平安有些无语的将双手伸到怀里,然后把那份婚约取了出来,拿在手上,递向了李姝。

    “喂,给你看样东西。”

    朱平安将婚约递向李姝,不痛不痒的对李姝说道。

    这丫头火急火燎的赶来京城,不就是为了退婚嘛,刚好自己也没有意思,那就退了吧,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

    “臭不要脸,哪个要看!”

    李姝鼓着嘴巴,捂着双眼,冲着朱平安就是一声吼。这个混蛋,竟然这个时候欺负自己,混蛋!谁要看你身体啊,不要脸!李姝还以为朱平安耍流氓呢。

    “什么啊,给你婚约。”朱平安一脸无语。

    啊?

    李姝闻言,诧异的惊呼了一声,放下纤纤玉手,睁开了双眼,然后便看到朱平安递过来的正是当初立下的婚约,于是,一下子红了脸,却还是傲娇十足。

    “你,你别以为有婚约,就可以耍无赖!”李姝说着,傲娇的一仰头。

    “耍什么无赖。”朱平安一脸无语,然后将婚约再次递给李姝,一副解脱的样子,“你来京城不就是为了退婚吗,喏,给你,求之不得。”

    李姝闻言黑了脸,娇躯一震,咬紧了嘤唇,浑身都散发着寒气,仿佛轿子里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十几度,然后冲着朱平安就发了脾气,比刚才脾气要大多了。

    “求之不得?哼,我更求之不得呢!谁稀罕你这只瘌蛤蟆,还是一只臭癞蛤蟆!就是全天下的男人死绝了,我也不稀罕你!”

    朱平安看着莫名其妙大发脾气的李姝,一时间有些怔住了,呃,看来这丫头和自己想的一样,一点也不愿意和自己的这份婚约。不过,自己这么配合她解除婚约,这丫头还发这么脾气干什么?

    “看什么看!”

    “哼,要不是你母亲一趟两趟的往我家里跑,哭着闹着要定亲,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我爹爹怎会被逼答应下来。”

    “要不是爹爹答应下来,哪个会跟你这又臭又臭的癞蛤蟆有这破纸关系!”

    李姝看到朱平安疑惑的眼神,发觉自己情绪有些失控,不过却更加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做出一副老娘心情不好的样子,然后顺理成章的发泄了一通。

    “那就退婚啊!”

    朱平安闻言,看向李姝的目光带着几分火气,这臭丫头竟然这样说母亲,真是让人有一种要教训一顿这臭丫头的冲动。不过念在会试刚考完,想攒点人品的份上,暂时忍住了,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就退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