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八十章 会试漫漫,总算考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二月的京城,虽还春寒料峭,可是春天已经迫不及待崭露头角了。朝阳处的温暖阳光从天空流下来,融化了硬硬的地面,暖开护城河流的冰面。流水声一天天渐渐地响起来,顺着地心引力欢快的向下流淌去。

    当燕子出现在摇曳着的杏树朦胧花骨上时,京城仿佛一夜间已是满目春光了。

    今天已经是会试的最后一天了,这一日天还未放亮,朱平安便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再次戴上口罩,然后就着火盆烤了些肉干果脯,艰难的塞满肚子。已经八天七夜了,除了第一天做了炖肉粥面条外,剩下的每一顿都是这样味如嚼蜡的对付,对于身为吃货的朱平安来说,这几乎是难以忍受的折磨。

    另外,这些时间以来,自己还没有洗过头呢,更别说洗澡了。别人还好,自己身处臭号,这几乎就是浩劫!这么长时间下来,自己身上似乎都被隔壁的味道浸染了,带的两套衣服几乎全都覆没了。身体也是乏累不堪,比当初乡试乏累多了。

    所幸,今日是第九天,是会试的最后一天了。

    臭号,今日再忍你半日!

    朱平安收拾妥当,便将号舍整理一番,将木板再次横在号舍墙壁间,摆好笔墨纸砚,铺好试卷和草稿,将自己昨日没有完工的考试继续进行到底。

    昨天下午三点左右,朱平安便已经将第三场所有的题目全部做完工整的写在草稿纸上了,到傍晚已经将草稿上两道题的答案抄写在答题卷上。也就是说,今天只要将剩下的三道经史策按部就班的抄写在答题卷上,本次的会试就圆满完成了。

    闭目养神,待身心调整到最佳状态的时候,朱平安取来毛笔饱蘸墨汁,全神贯注的将草稿上最后三道经史策题的答案,抄写在答题卷上。

    在朱平安认真抄写的时候,已经有考生写好试卷。收拾了东西,将写好的试卷放好,最后再仔细的回味这个自己奋斗的地方。

    会试有规定,交卷后必须等到最后一日方可出去。出场的时候分三批交卷,午前一批、午后一批、傍晚一批。所以,这些提前交卷的学生,只能先等着,等到最开始午前一批放行。

    当朱平安将第二道题抄写完毕的时候。就听到号舍外面脚步声阵阵,嘈杂的声音从附近传来,抬眼望去,便看到号舍外有不少监考的大兵来回走动,另外还多了些书吏往来。

    疑惑时,便听到数声清脆的击云板声传来,然后有书吏在号舍外大声的喊道:“头皮放牌的时间到了,有做完要交卷的考生可以举手示意交卷,发签后令牌出场。”

    第一批交卷的考生,听了这话。便迫不及待的陆陆续续交卷,领了牌,由监考人员领着出场去。会试的九天七夜,几乎将每一位考生都磨瘦了一圈,每一位出场的考生都是经历了一场异常激烈恶战,早就忍不住想要回家好好休养一番了。

    朱平安因为还有一道题没有抄写,所以只好等着第二批交卷出场了。

    时间充裕,朱平安将最后一道题抄写的公公正正,字体也几乎是最佳水平,笔精墨妙。力透纸背。

    等到书吏提示第二批交卷的时候,朱平安也举手示意交卷。一位受卷官走来收卷,将朱平安的试卷检查一番后,便开始弥封。将朱平安在答题试卷卷首填写履历(姓名、年岁、形貌、籍贯、有无过犯行为、应试情况、父、祖、曾祖姓名)处翻折封盖,骑缝加盖“弥封官关防”,然后收起来再由监临官盖上红印,并盖上与朱卷相同之红字编号。

    这也是科举考试中防止舞弊办法之一。

    受卷官收卷后,交由了朱平安一张放行牌。朱平安背上收拾好的行囊,提着自己的考篮。和外面一直陪了自己九天的监考大兵打了个招呼后,便随着引导大兵,大步往场外走去。

    雨雪瀌瀌,

    见晛曰消。

    离自己的臭号越远,朱平安便越是觉的阳光是如此大好,空气是如此清新。会试漫漫,总算考完,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啊。

    朱平安是如此觉的,不过一边一起等候出场的考生可不是这么觉得。

    你离开臭号,你是觉得空气好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

    附近提着考篮,背着行囊的考生,一个个都不约而同离朱平安远远的。虽然互不相识,但是朱平安身上散发的味道还是让诸位考生侧目不一。

    有考生是看到朱平安从臭号出来的,小声的告诉了周围的人,于是人们更是躲的远远的了。

    呃,这人可是臭号了的倒霉蛋,咱可得理他远些,省得霉运传到自己身上。要知道,自有史一来,所有的处在臭号考试的考生,从来没有一个考出好成绩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落榜了。几百年了,从没有过例外,这可是出了名的考场最大霉运啊!咱可得离这人越远越好,省的被霉运传染了,自己这次会试考得还是不错的。

    所以,周围人鄙夷的看着朱平安,躲的远远的。

    对于周围人的鄙夷,朱平安视若无睹,微微勾着嘴唇等着放行出场。谁言臭号不能跃龙门!

    终于,大门打开,朱平安他们这第二批交卷的人也都陆续出了场,朱平安跟在众人后面出了贡院。

    此时大门外面人山人海,积聚了许多考生和等候的家人,有第一批交卷后的考生在外面等着自己一同考试的朋友,也有家人在等候考试的考生,三三两两,三五成群,交头接耳的讨论着同一个话题—会试。或是交流答案,或是询问考得如何,或是说些考试时的事,很是热闹。

    这种情况跟高考考完差不多,只是人穿的服装不一样,让朱平安有一种回到现代的感觉。

    其他人一出来,就有人迎上来,嘘寒问暖,询问考得如何。

    不过,挤在门口穿着华丽等候考生的家人,一靠近朱平安,便都不约而同的捏着鼻子,鄙夷着,躲的远远的。

    外面等候的考生和家人,可没有人知道朱平安会试分在臭号里了,只是当朱平安个人卫生习惯不好。

    这人怎么这么大味!该不会是掉进便桶里了吧!或者不会是考试紧张便溺于裤子里吧!瞧他那头发,这人怎么这么邋遢,一脸衰相,就冲他这一身味,也能肯定他得不到文曲星的垂青,一看就知道他这次考试是没戏了。

    哎呀,这人卫生习惯怎么这么差,别说考试考不好了,就是以后娶媳妇都是问题吧,别看是举人,也别想娶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了,只能凑活着娶个村妇什么的了!

    “姑爷,我们在这......”

    当附近的人对朱平安侧目鄙夷到无以附加的时候,只听的一声清脆绵软的声音传了过来。

    然后人们便目瞪口呆的看到一位衣着华丽,很是漂亮的包子少女,欢快的拎着裙摆跑来,目标俨然就是那个被他们鄙夷到无以附加的少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