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七十七章 嘉靖特色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会试共有三场,每场三昼夜。由于中间要两次换场,因此实际是九天七夜。在这九天七夜的时间,考生都得在贡院,一直到最后一场考完才会打开贡院,允许考生出场。

    第一场七篇八股文,朱平安在第三天上午很快就做完,工整的抄写在答卷上了。因为第二场要在第四天才开始,所以上午考完,朱平安便将试卷草纸等全部装在试卷袋里挂在墙上,收拾了号舍,铺好炕,便斜躺在炕上酣然入睡了。

    这一日中午,主考官徐阶领着数位监考人员再次巡视考场,路过朱平安所在的这一排时,还未走至朱平安所在的臭号,便被四处荡漾的异味给熏的皱起了眉头。

    不过为了做好自己主考的职责,徐阶还是伸出衣袖掩着鼻息,强忍着继续向前。跟在徐阶后面的诸位同考,也都捏着鼻子往前跟着又往前走了几步。

    一阵北风袭来,将厕所里堆积了三天的排泄物散发的味道倒卷了过来,这酸爽......

    呕

    一位同考终是没忍住,呕了一声,吐了起来。

    不过,没有人嘲笑他,因为大家在这一阵北风过来时,几乎都忍不住快吐了。现在他一吐,大家倒是宽心了不少,到时候如果忍不住自己吐的话,也不孤单了。

    “汪同考,要不你先回明经楼吧。”一位考官劝道。

    吐的胆汁都要出来的汪同考,蹲在地上吐着,却还是伸出了手,坚定的摇了摇,坚持要继续巡考。

    等汪同考吐完,徐阶领着众人继续前行。

    快到头的时候,听到一阵抑扬顿挫的呼噜声,从前面的臭号传了出来。

    往前走了两步,便看到臭号里有位少年睡的正香,盖着一个厚兔毛毯子。呼噜声打的很有节奏。

    靠着厕所,还能睡的这么香!我们刚才离那么远都忍不住了,人家汪同考刚刚还吐了呢,这小子就在厕所隔壁。处在厕所味道冲击的第一线,却能睡的这么香!

    众人不免觉得惊奇不已,再看一眼,呃,这个号舍的牌号似乎有点眼熟。哦,这不是那个一进场就煮了一锅面条,吃的嗷嗷叫的那个厕所男吗?!

    原来这小子,不仅能吃,还能睡啊!

    不过,这小子能吃能睡,似乎不能做题啊,第一次见他时他吃面条,这次见他呢他在睡大觉。再看看他的号舍,墙上挂着的试卷袋很是整齐。似乎未曾动笔一样,好像刚发卷时就这样装在试卷袋里的。

    哎,真是可惜了。

    要是昨天那个吐的晕掉的举子能有他这般忍受的能力,该多好啊!诸位考官想到另一个臭号吐得昏厥的考生,不免叹息开来。

    一个能忍受,却无能做题。

    一个能做题,却无能忍受。

    真是可惜,可恨啊。

    当然,可惜的是那位吐得昏厥的那位考生,可恨的自然是呼噜打的很有节奏的朱平安。

    朱平安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监考官来收第一场考卷。被监考的大兵叫醒后,朱平安起来将试卷交给在一旁一脸鄙视的收卷官,这位受卷官也是跟着徐阶下午巡考的一员,中午时见朱平安睡觉。没想到快傍晚收卷时,这小子还在睡觉,肯定是没有答题了。

    鄙视之!

    受卷官弥封后,又给了朱平安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捏着鼻子走了。

    此时,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朱平安交后。披着厚兔毛衣服,从包袱里取出一些果脯还有肉干,借着炭火盆烤了烤,吃了顿晚饭,然后又接着睡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朱平安再次起床,洗漱完毕后,借着炭火盆烤了些肉干将肚子塞的满满的,又喝了些热水,便开始等待第二场的试卷发放。

    按照惯例,第二场考试和乡试也是一样,考的是官场应用文,分上下往来的公文和根据提供案例来撰写司法判文两种,具体来说也就是论一首,判五条,诏、诰、表各一道。

    上午七八点钟左右,试卷发放下来。

    试卷发下来之后,朱平安看了一下考题,先是怔了一下,继而不由笑出声来。

    当然,在朱平安笑出声的同时,考场内不少考生看着试卷在无声的骂娘。

    不为别的,就为这第二场试卷的试题,本场不同于往日的会试,这一场试卷题量总体没变,变的是考题类型,本场考试有论一首,判四条,诏、诰、表各一道,但是在后面却又多了一道青词题。

    也就是说,本场考试相对于往常考试而言,少了一道判,却多了一个青词。

    这样一来,这第二场考试就有了嘉靖特色,青词,这可是嘉靖大帝最具有代表的符号了,嘉靖帝还有青词皇帝的美名。

    会试考试的变化,相信不会是徐阶他们做的改变,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嘉靖帝虽然痴迷炼丹修仙,但是对于政治权谋有着近乎天才般的理解和参透他,可是却是将朝臣掌控的牢牢的,任何一位臣子,哪怕是权如严嵩,只要嘉靖帝愿意,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将其碾为粉末。

    嘉靖帝是大明帝国绝对的老大。

    另外嘉靖帝本人因为修仙炼丹,智商又高的他,显得高深莫测,朝臣面对嘉靖都战战兢兢,又敬又怕,哪个敢在这种事关国家春秋大计的考试中发挥主观能动性啊,又不是长了好几个脑袋,掉一个没关系!

    徐阶,这会按照历史发展来说,这一段时间应该是刚被严嵩阴了一把,正被嘉靖帝晾着的时候,自然更加不会在会试中做这种受争议的改变。

    那么,做出改变的自然就只能是嘉靖帝了,也是,这场恩科本来就是嘉靖帝的恩赐,他在本场考试做一个改动也算是正常了。

    嘉靖大帝,果然是嘉靖大帝。

    在嘉靖治下,出了青词宰相严嵩,呵呵,现在却也来一个青词会试。

    不过倒也多谢了,因为以前读史书知道嘉靖帝的信息,所以自己得了那位疑似蓝道行的老道送的那本《斋醮青词经》,对于青词也多有研究,不说大成也有小成了,在这个会试考场,足以笑傲了,本来还想这怎么施展呢。

    如此一来,多谢了。

    此番会试把握,已经增加到九成九了。会试重视第一场,自己第一场答的很有信息,现在第二场有了嘉靖帝加的青词考题,自然这道青词题也会是阅卷重点,青词,相对于其他考生,自己又是擅长的。所以,这次会试已经稳了。

    朱平安看着试卷,勾起了唇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