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下雨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料峭春寒,一滴冰雨。

    朱平安写完第二篇八股收笔,正好看到外面一滴冰雨砸在了地面上,外面的大兵瑟缩起来脖子。

    下雨了!

    朱平安抬头仔细看了下自己的号舍,嗯,不错,虽说是臭号,但是房屋结构良好,尤其是顶层更是刚修缮过的,隔雨层布置的也很好,完全不用担心会有漏雨的情况。

    于是,朱平安将自己带的雨伞从行囊里取出来,伸到外面,向着外面瑟缩脖子的大兵指了指自己的雨伞,然后便放在了号舍外面墙壁上。

    用与不用,你自己看着办吧。

    放下雨伞后,朱平安便不再管,继续往下做起题来。

    这是最后一道四书义题目,题目也是中规中矩,是出自《孟子》中的一句:“孔子登东山而小鲁”。

    这句话很简单,意思也就是孔子登上东山,往下一看,觉的鲁国小了。简单是简单,可是要根据这句话写一篇文意畅达的八股文却不是那么简单,真要根据这句话表面意思来写的话,总不能写一篇孔子爬东山的游记吧。

    这个题目要放在全文中理解,这句话的全文是这样,孟子曰:“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故观于海者难为水,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观水有术,必观其澜。日月有明,容光必照焉。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

    看到这句话,朱平安就想到了朱熹。

    朱熹,朱老爷子在看《孟子》这一章的时候,在边角做了一个注释:“此章言圣人之道大而有本,学之者必以其渐乃能至也”。朱老爷子的意思是说:圣人建立的儒家学说崇高博大,并有它产生的根源,求学的人一定要遵循学习的规律循序渐进,这样才能达到圣人建立的儒家学说那样崇高的境界。

    朱熹朱老爷子说的话,可不是普通的话。这可是科举考场上的金科玉律,明太祖洪武二年(1369年)科举以朱熹等“传注为宗”。

    朱平安沉思片刻,便有了思路,那就按着朱熹的话。作为破题的文字,展开论说吧。

    外面雨渐渐紧了,“噼啪噼啪”越下越大,带着冬季残留的寒意,在北风呜呜的驱迂下。沥沥凄凄,如泣如诉,贡院四处,铺天盖地的尽情渲泄。

    外面的监考大兵此刻撑着朱平安给他的雨伞,看着附近的同僚在风雨中瑟瑟发抖,庆幸不已,心里面无比的感激坐在臭号的朱平安,看向朱平安的目光都带着感激。

    不过,朱平安完全沉浸在自己墨染的世界里,倒是让那大兵浪费了感激的眼神。

    饱蘸墨汁。朱平安落下了这篇八股文的破题之句:

    “圣道大而有本,学者必以渐而至也。”

    破完题后,朱平安文不加点,将这篇八股一挥而就,按照朱熹的话往下展开论述,将儒家学说一通鼓吹,极大的吹捧,把儒家学说比作崇高的泰山,比作浩瀚的大海,比作光耀的日月。当然都有根有源。然后又强调,求学的人要从头开始,要循序渐进。大体就是这样,将这篇八股文写了出来。

    到这里。本场考试的三道四书义八股文已经写完了,剩下的四道题应该都是五经义八股文了。五经义的八股文相对来说简单些,这是朱平安做八股文的经验,这完全是个人喜好问题。

    朱平安打开试题卷,继续往下看。

    没有意外情况,剩下的四道题目全是五经义的题目。也都不难。朱平安一口气看过四道题目,思路便顺着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蔓延开来。

    雨落在房檐上,滴滴答答的,那干脆声中似乎又有些欢快的感觉……朱平安的思绪也随它离去,那滴滴答答的雨声,深深的荡起了这文思的涟漪,波荡开来,悄然无声。

    思路流畅,朱平安就继续往下做了。

    就这样,在雨幕之中,一个戴着口罩的少年,不知疲倦的挥毫泼墨。

    下雨天,厕所里的味道更浓,在贡院像朱平安这样的臭号还有好几个。大部分人都被熏的不要不要的,吐的也都不要不要的了。又有一人坚持不住,被监考送到明经楼去了。剩下的还在坚持的,也都是面色惨白,摇摇欲坠了。

    可是朱平安戴着口罩,似乎一点也不受隔壁臭号的影响,挥毫泼墨,流畅至极,宛若身处鸟语花香之中似的。每一个如厕的考生,路过朱平安这里,总是被臭号里朱平安挥毫泼墨的身影所震撼。

    “床铺底下抡板斧,螺丝壳里做道场。”

    一般人都是这种感觉,宛如在床铺底下耍斧子,或者说是在河螺里面做道场施法一样,都是感觉有力无处施展一样。因为八股文严格的限定了格式和字数,每一句都有固定的式样,排队对偶等等。

    不过,朱平安这一刻感觉自己已经游刃有余了,意之所向,笔之所落,尽是完全契合八股的各种要求。

    一口气,朱平安写完了两道五经义八股文才停下笔,肚子又不争气的翻腾了起来。

    于是,朱平安伸手示意,领了“出恭牌”,在自己的号舍前悬挂了一张油毡布作为门帘,防止如厕时风雨吹进自己的号舍弄湿了试卷,将自己的试卷草纸等全都放进了试卷袋中,挂在了墙壁上,然后才出了号舍去了隔壁的厕所。

    虽有口罩,但是一进厕所仍不免难忍异味。

    当然,如果没有口罩的话,那就是臭气熏天了。厕所也很不干净,不像咱们现代的厕所那样,有抽水马桶什么的,它是蹲式的坑道,也冲不掉,反正里面是不忍直视。

    里面也放置了厕纸,是那种很粗糙的草纸。

    朱平安几乎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解决完问题,便回了自己号舍。

    这个时候大约已经到了下午四五点钟了,外面天色越来越黑,雨也越下越大了,在号舍外面几乎形成了一道水幕,号舍都要成水帘洞了。

    就在这时,听到外面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嚎叫。

    “曹,漏水了!我的卷子啊!”

    然后便看到一个考生状若疯狂的在号舍外大叫,乱跳乱叫,三五个号兵也按不住,最后还是六七个号兵才将其控制住,然后押送至明经楼等候处置。

    倒霉的孩子,应该是号舍漏雨将卷子弄湿了,卷子湿了,就会有痕迹,然后试卷就会作废,本场考试也就算废了,会试也就废了。所以,也难免这孩纸这般。

    这样看来,臭号,似乎也并不是那么倒霉。朱平安戴着口罩,自嘲的笑了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