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七十四章 晋有冯妇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一觉醒来,已是午后夕阳西斜。

    朱平安睁开眼便看到了本次考试的试题,被放在了那个木板做的简易桌上,用自己的一方砚台压住了,应该是发卷人见自己睡的太香没有叫醒自己,便放在桌上用砚台压住了。

    这场考试的出题人应该就是几位考官了,在大明考官一经确定,就得径直奔赴贡院,贡院也会第一时间封锁起来,重兵把守,鸟雀不得出,蚂蚁不得进!一直到考完试,改完卷,名次确定下来,这些考官才会被放出来。

    这是为了保密,为了科举的公正,避免徇私泄题。

    按照惯例,会试第一场考试的试题和乡试题量差不多,总共七道题,其中四书义三道,五经义四道,这是八股取士最重要的一场考试。

    听说本次的正主考官是历史上有名的徐阶,这可是斗翻严嵩的主儿,所以,朱平安对他主持出的题目,很感兴趣,想看看这位主儿呕心沥血绞尽脑汁出的题目是什么样的。

    朱平安不由轻轻推开盖在身上的兔毛毯子,起身简单洗漱了一下擦干手,便将桌子收拾了一下,笔墨纸砚等依次放好,正式开始自己的会试鱼跃龙门之旅。

    打开试卷,本次会试的题目便出现在自己眼前。

    如果说第一场考试是本次会试最重要的一场考试,那么第一道题就是本次会试最重要的一道题。这第一道题的八股文写作水准,几乎决定了你本次会试的成败。

    “晋人有冯妇者,冯妇攘臂下车”

    这是本次会试的第一道题目,对于绝大多数考生而言,本次题目略区别于往常。

    一般八股文题目是从《四书》里选取一句、数句或一节、数节话作为题目,意始较为完整,而且“皆摘取经书中大道理、大制度,关系人伦治道者”。不过《四书》中此类题目非常有限,由于要避免猜题与抄袭,这类截搭题题目便出现了。所谓截搭题则是于经文中不当连而连。不当断而断,割截而成的八股文题目。

    本次恩科会试以前,类似的题目也就出过一次而已,不过虽然陌生。但这个截搭题也很简单。它属于有情截搭,也就是说前言和后语的意思能连在一起,大家能读懂意思。

    所以,考生对于这一道题,只是略作惊讶而已。

    这个题目出自《孟子.尽心下》。“晋人有冯妇者,善搏虎,卒为善士;则之野,有众逐虎,虎负嵎,莫之敢撄;望见冯妇,趋而迎之,冯妇攘臂下车,众皆悦之,其为士者笑之。”

    看到这个题目。朱平安稍作思索了一番。

    结合了孟子说这些话时的语境,当时齐国遭遇饥荒,陈臻对孟子说:“国内的人们都以为老师会再次劝齐王打开棠地的粮仓来赈济灾民,大概不可以再这样做了吧。”孟子回答说,再去做的话自己就是冯妇了,然后就把这冯妇的故事说了一遍。

    士人讥笑冯妇什么?

    朱平安仔细思索一番,从孟子这段话的语气里又感到他并不是完全否定冯妇的作为,因为“再作冯妇”实际上得到众人的拥护,而只是士人们在讥笑他。

    难道孟子竟会因为怕士人讥笑而不再去劝齐王开仓救民吗?

    再结合一下,当今大明北虏南倭。国内也时有灾荒,然后朱平安便明白了出题者的意思。

    于是,研墨铺纸,在草稿纸上落笔开始做八股。

    “晋人始则改行以从善。终则侚人而失己也。”

    这是朱平安写的第一句话,是对这篇八股文的破题,这句话的意思是这样的:晋朝这个叫冯妇的人,起初能改掉他勇猛强悍的行为表现,并且变成好的,善良的人。到后来,为了别人的安全,却又失去了自己已有的行为风格,再次变得强悍起来。

    这样破题既高度概括了孟子原话的主旨,又可以引发下文的议论。

    然后朱平安接着往下写,承题的部分朱平安接着说,冯妇已经变成了一个善良的人了,为什么还要去打老虎呢?孟子大概就是知道这个故事,才把要他劝齐王打开粮仓救济灾民的事来打比喻了。

    写完承题部分,朱平安停下笔,双手放到头上揉了揉脑门,沉思起来。

    开场第一篇八股文几乎就决定了这次会试的成败,要想在这全国最优秀的举人中脱颖而出,可不是那么容易。八股作文,能杀出童生试、乡试重围的举人们,水准都蛮高的,八股作文基本功大家都很扎实。

    想要脱颖而出,想在五千多篇八股文中吸引住考官的眼球,并且得到一个好的名次,四平八稳的八股文是不够的,得需要创新。

    要让考官眼前一亮才可以。

    思索片刻,朱平安蓦地微微勾了勾嘴唇,眸子里似乎有流星闪过的光芒。

    呵呵,有了,然后蘸了蘸墨汁,继续挥毫往下写。

    在这篇八股的中股和后股部分,朱平安一改往日议论的方式,用描述的方式,烘托渲染的将冯妇打虎前人们的危机情形描绘出来,又将冯妇打虎的动作形象描绘出来。

    当然也是用两股排队对偶文字,不过却用描述而非议论,这样一来,这篇八股文就足以在这五千多的八股文中鹤立鸡群了。

    天色微暗,朱平安点了一根蜡烛,挑亮灯火,将这篇八股文的最后一段话,用孟子感慨的语气写了出来:

    “吁,若冯妇者,其始之搏虎也,不知其卒为善士也;其已为善士也,不知其复为搏虎也。然则人之望我复为发棠。亦何异于冯妇之攘臂下车也哉!”

    专门负责监考朱平安号舍的大兵,看着烛光下奋笔疾书的朱平安,一时间怔住了。

    人家另一个方向臭号的考生已经吐了七八回了,可是咱这个考生一点也没有坐在臭号考试的感觉啊,吃的好,睡得香,也就罢了,可是这人竟然连做题也是这般行云流水,一丁点也不受隔壁厕所的影响。

    写完后,朱平安放下毛笔,看了一遍自己写的这篇八股文,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此番会试定然不会空手而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