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七十三章 时运不济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考生一个接一个接受搜检,从蒙蒙黑到红日东升。

    这样的搜检并不是没有效果,在朱平安前面的一位仁兄在被搜检时,就被搜出了夹带。夹带的方式是他的被子,在被子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小字,与被子素雅的黑花浑然天成,不知道抄写了几篇八股文,都是押的题。不过,还是被搜检的小吏查了出来。

    被查出的当场,那考生恍如雷劈一样,一下子就堆在了地上,浑身颤抖。

    “拖出去,送兵马司究问,枷号一月,从严处置!”

    中年监试官一脸严肃的挥了挥手,然后便有四位大兵上来,将堆在地上的那人一把提了起来,不顾他的痛哭流涕的求饶,粗鲁的将那人押了出去。

    这位夹带的仁兄被发落了之后,紧接着就是朱平安上前接受搜检。

    朱平安自然不会有问题,顺利的通过了搜检,进入了贡院。

    不过,负责搜检的两个大兵可是有些不痛快,若干天后再回忆这个场景,他们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深邃的眼神望着天道:

    只记得那天很冷,我们都出汗了。

    那一天的实际情况是,他们成了食物人工切割器了。朱平安背了大包小包好多吃的,果脯,肉干,熟食,等等甚至还有一大把擀面条。这两个大兵用专用的食物搜检刀具,切切切,切了老长时间,手都酸了,活动量太大,那么冷得天,身上都出汗了。

    朱平安通过搜检后,进入贡院,按照考牌寻找自己的座次。

    京城的贡院相对于应天贡院,总面积相对小一些,京城贡院里盖上一排一排的简易房屋,土木结构,密密麻麻的有百十排。每排一百号,一号就是一间屋,按《千字文》“天地玄黄”排下去,所谓“天字第一号”就是从这里来的。这间小屋叫场屋。也叫考号,还有的就叫做号房,与牢房的按房编号是出于同一思路。

    朱平安按照考牌找到了自己的号舍,朱平安这次运气非常不好,所处的位置正是人人避之不及的“臭号”。也就是靠近厕所的号舍。

    这里的号舍和乡试时的号舍也有所区别,大小没有区别,长五尺,宽四尺,高八尺,也就是高能让人站起来碰不破脑袋,宽能让你伸出一只胳膊就摸到对面的墙,深的尺寸大一些。这间号舍

    区别在于号舍的布置,这个号舍里面搭了个北方的炕,炕嘛。也就是睡觉用的,虽然不大宽敞,但只要脑袋朝里,腿总是能伸直的,不过也许要伸到炕外边去;这炕兼做答卷子时用的坐具,感觉比应天号舍舒服些吧。在炕上里这一块长木板,这也就是充当书桌和饭桌的家伙了,另外炕上还有炭火盆以及几根蜡烛。

    这号舍也是没有门的,朱平安径直走了进去,将东西收拾好。摆放好后,便径直掏出锅加上水,撒了些佐料,加上面条。肉块,几片白菜叶。

    然后,就用带的简易支架,架好锅,咕嘟咕嘟开始煮起来。

    从丑时洗漱出门到现在日上半竿,朱平安是滴水未进呢。而且自己所处臭号,趁现在刚进贡院,厕所还没有人用,赶紧煮点东西吃,省的臭号名副其实了,就没有这种环境了。

    咕嘟咕嘟

    小锅里的肉粥白菜面条汤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飘着香味,传了好远。

    旁边监考的大兵简直都要崩溃了,监考这么多年了,头一次看到这种分进臭号的考生。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猛人!以前从来没见过刚进臭号就迫不及待煮东西吃的!

    以前分进臭号的考生,那个不是呕呕呕,面色苍白,接近崩溃边缘!像这种刚进臭号,凳子还没暖热呢,就迫不及待煮东西的考生,对于监考的大兵来讲,简直是狗眼都被瞪瞎了。

    正主考官徐阶在几位同考官的陪同下,巡视考场,这也是惯例,一开始就震慑考场,严肃考纪,另一方面也有鼓舞动员考场工作人员的意思。

    当徐阶等人溜达着快走到臭号的时候,就听到了一阵吸溜吸溜的声音。

    听到这一阵声音的时候,徐阶等人齐变色。

    这可是臭号啊,怎么会有这种声音?!以往监考走到这的时候总是能听到考生哀怨的声音,怎么今天会有这种奇怪的声音。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考场谈不上有什么卫生条件,在号舍巷道最后面,有一个简易小棚子,里面放置一只粪桶,供考生大小便。三天时间附近考生均在此方便,臊臭难闻,蚊蝇乱飞,不要说考试,就是臭味也够考生受的。

    而臭号就是靠近这个简易厕所所在的位置,是它的隔壁。

    好奇之下,徐阶等人又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就看到了颠覆他们三观的一幕:一个看上去大约十五左右的憨厚少年,正在臭号里端着一个小铁锅,拿着筷子吸溜吸溜吃的正起劲呢,整个人吃的很香很投入,头上都吃出汗来了。

    反而在臭号前监考的大兵,整个人一脸惨白几近崩溃的样子,看样子心里是有阴影了。

    不是吧

    没有哀鸿遍野就不错了,你怎么还能吃的这么欢实!

    一时间,对比强烈的画面感,让徐阶记住了这个在臭号里端着铁锅吃的很香很投入的这个少年。

    身处臭号,而面不改色,泰然自若,酣然畅饮如故。

    这种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要么是傻憨呆,要么就是不世出的奇才!有意思,很好,这个人,我徐阶记住了。

    朱平安吃的投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徐阶等众位考官已经走远了。

    因为丑时就起床了,大约也就凌晨两点多起床的吧,睡眠严重不足。所以,朱平安吃完后,简易的洗刷了一下锅碗筷子,就将东西归置到一边放好,把炕收拾了出来。在炕上铺了一个皮毛垫子,躺下然后又取了一床厚兔毛毯子当作被子盖好,美美的睡了起来。

    外面监考的大兵看着这一幕,已经无语了,吃饱了就睡,这是在臭号,还是大白天呢。从来没见过这种考生。

    巡视了一圈,原路返回的徐阶等考官路过此处,一下就看到了拥被高睡,鼾声四起的朱平安,呼噜打的太响了。

    分在臭号,吃了就睡,这种考生已经自暴自弃了。

    有几位考官见状,不由摇头轻笑了起来,看向拥被高睡的朱平安的目光都是那种嘲笑的。

    呃,看来这位考生是属于前者,算我走眼了,徐阶微微摇了摇头,有些失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