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七十一章 排队候考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徐阶心情有点乱。

    昨天一大早才被圣上安排了主持会试,出宫遇到严嵩,还刺激了一下这老杂毛。正觉得自己就要平步青云的时候,第二天却无缘无故的又被宣进宫里,被嘉靖帝劈头盖脸一顿云里雾里的怒骂了一通。

    徐阶是个聪明人,低着头,听着那个身穿道袍的帝国掌控者的怒骂,心里却在飞速的运转着。

    第一时间,徐阶就确定是严嵩老贼搞的鬼,想都不用想,除了他别无他人。

    然后徐阶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的大腿都还掰不过严嵩的小手指头。

    没关系,谁让我的偶像是勾践呢。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做勾践了,就是不知道严嵩有没有准备好做夫差。

    而且,事情也并不是那么糟,虽然被皇上冷落,但是主持会试的旨意并没有变,应该是君无戏言吧,圣上怎么会撤销他曾经说过的话呢,很好,自己手里还有翻盘的本钱。

    受到皇上冷落,受到同僚排斥的徐阶发誓要主持好这一次的会试。

    天波易谢,寸时难留。

    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转眼间,全国举人会试的日子就到了。

    会试和乡试程序差不多,会试也是分三场举行,每场三日,第一场在初九日,第二场在十二日,第三场在十五日,亦先一日入场,后一日出场。三场所试题目,也不外乎八股文和策问。

    会试的地点在京城东南方向的顺天贡院。

    朱平安早在前天就领到了考牌,这是礼部根据报名人员制发的,考牌上有你的个人信息,就跟现代的准考证差不多。

    张四维和王世贞他们的家人在前几天就到了,这些日子各种好吃好喝的照顾着,就为了让两人潜心会试。前去会试,自然也是他们的家人陪伴着送考,也无暇顾及朱平安了。

    朱平安在丑时就洗漱完毕。孤身一人背着自己打包好的考试专用行囊,踏上了奔赴会试的征程。

    在朱平安背着行囊出了客栈时,有三艘大船也到了山东境内的聊城。

    一位绝美的少女带着一位包子脸贴身丫鬟在护卫及老妈子的陪伴下,去了河边曹植墓。焚香跪拜,绝美少女嘴里嘟囔着癞蛤蟆,却捐了大笔善款在主持那求了支文思泉涌符。

    当这位绝美少女向着京城方向默默许愿,将求来的文思泉涌符贴身收藏好时,朱平安已经背着行囊赶到了顺天贡院前。

    此时。顺天贡院前,人山人海,尽管有司早就备有了充足的人手,但是一时间,秩序还是有些混乱。

    顺天贡院位于崇文门内东南方向,这时候顺天贡院前汇聚了全国上下来此会试的举人考生,经礼部统计,本次会试恩科,整个大明南北直隶及一十三个行省,共有五千一百二十一名考生前来参加会试。

    这五千一百二十一名可都是举人。举人老爷大都有三五个随从照顾生活以方便全心备考,也就是说汇聚在这里的人大约有两万之多。虽说有司差遣兵士及衙役设立了栅栏,只允许举人考生入内,可是在栅栏外相送等待的人也有一万多。

    朱平安住的地方距离顺天贡院有一段距离,等朱平安赶到顺天贡院时,看到的就已经是这幅人山人海的样子了。

    费了一番力气,朱平安才挤到了栅栏前,外门官验证了朱平安的身份后,放朱平安入内排队等待考试。

    会试根据南北直隶一十三省分了十五个大队,各考生按照自己所处的行政区划排队候考。朱平安请教了一位差役后。便按着差役的指引,去了南直隶考生所在的地方排队。

    因为考生众多,周围都是陌生的举人,朱平安一时间也没有看到熟人。

    诸位举人都是经历了县试、府试、院试、乡试一路过来的。对于排队什么的程序都了如指掌了,所以众人都是按部就班的排队等着考试。

    不过,也有例外的人。

    在排队的时候,朱平安就发现了这么一位奇人。

    是在隔壁的一个行省的队列,这位奇人有点胖,看上去有点像是自己在刚进京城时。在城门口遇到的那群策马冲撞人群入城的勋贵子弟中的最后的那个胖子。

    这个奇人胖子简直是一朵奇葩,自大排队开始,这个胖子就把自己随身带的所有东西,全部,一个挨着一个的亲了一个遍,还发出特别大的啵啵声。

    比如现在,这胖子就在朱平安的眼中,正抱着砚台啵啵啵的一通狂亲,亲完撒手放进考箱里,然后又掏出来一个镂空的毛笔,又是一通猛烈的啵啵啵......

    虽然现在正轮到南直隶的排队入考场,但是胖子的这一行为举止还是吸引了附近几乎所有考生的注意,众人都是一副看傻X的表情看着胖子啵啵他的所有行李。

    “呃,这货脑残了吧,怎么逮着啥亲啥。”

    “不是快到考试,紧张傻了吧,真是可惜了,能走到这一步,大家都不容易,唉,可惜了。”

    “这人大约是特殊的勋贵子弟吧,恩荫补了国子监,特例来参加会试的吧。只是,怎么恩补了这么一个货色,平白浪费了名额。”

    一时间周围的人对胖子的这一猥琐举动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都非常不理解,甚至鄙视胖子的这种行为,觉的跟这种人一同参加会试简直是一种耻辱的经历。

    对于众人的白眼,胖子视若无睹,依然旁若无人的继续着自己的啵啵啵。

    终于,他身后一位斯斯文文的举人忍不住了,一脸通红的向他前面猥琐的啵啵各种行李的胖子请教道:

    “这位仁兄,你这是何为?”

    他实在是太好奇,太不理解,又太难以忍受胖子的这种猥琐行为了。

    听了身后人的询问,胖子停住了啵啵的动作,放下手里的一袋吃食,将油哄哄的爪子往自己衣服上抹了抹,然后一副神秘的回道:“这叫吻过(稳过)。”

    吻过?!稳过?!

    晕,大哥,我读书不少,你可别骗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