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六十九章 老严的幸福生活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天未破晓,天空还挂着几颗稀落的残星。

    一个八人抬的轿子出现在了西长安街上,一路向着嘉靖帝修仙炼丹的西苑而去。

    一阵被风吹过,掀起了轿子窗帘,露出一位慈眉善目的白须老者脸孔,如果朱平安在此的话,定会认出这位老者正是那天那个城会玩的老家伙。不过,这个老家伙可不是一般人,人家可是大名第二有权势的人,当朝的首辅严嵩严阁老。

    严嵩,严阁老今年已经72岁高龄了,在大明,一般人,这个年纪早就不行了。不过我们严阁老,身体还是吃嘛嘛香棒棒哒,眼不花耳不聋,晚上和夫人还能做点有意思的小节目。

    尤其,最近这段日子,严阁老日子过得更是滋润,那个不听话、想另立山头的仇鸾挂掉了,满朝文武哪个对自己不奉承。虽说最近那个政治新星徐阶有点冒头,不过没关系,新人嘛,敲打敲打就可以了。

    前天,自己的干儿子文华又从东南给自己捎了顶价值连城的金丝帐,光银子也送来了近万两。

    另外,会试也要开始了,东楼这些日子又往地窖里放了几车银子。

    严阁老坐在轿子里想到这些事,就红光满面,不时催促轿夫走的再快点。

    相对于前面那些事,这事才是严阁老最骄傲的事。

    严阁老每天早起,可不是锻炼身体。而是去西苑面见嘉靖帝。圣上已经十余年潜心修道炼丹不上朝来,能有资格天天面见皇上的,除了咱老严。可没有几个人了,能不骄傲吗。

    尤其是,咱老严这见圣上,可不是像其他人那样普通“朝对”,咱可是跟圣上一同服丹呢,这放眼整个大明,就只有咱老严一个人。

    在严阁老心里。自己七十多岁能吃能和能睡,晚上兴致来了还能和老伴做点运动。也不无相信是丹药的功劳,不然为啥自己七十多了还这么生龙活虎。

    所以,每次早起去西苑服丹,严阁老总是红光满面。一路小跑不带喘的,而严阁老这种积极的小白鼠精神也感动了嘉靖帝。

    君臣一时间,默契十足。

    严阁老的轿子一直到了西苑宫门才停下,刚停下,西苑宫门就缓缓打开了。

    严阁老已经是西苑的熟客了,小黄门对这位出手大方、又热情的阁老也是喜欢的紧,比如这次,严阁老的轿子一到宫门,小黄门的腰包里便多了数张面额不大不小的银票。

    小黄门引着严阁老。走进了严阁老无比熟悉的西苑。

    “严大人,还请这边稍候片刻。”

    不过当严阁老正要走进以往无比熟悉的,圣上炼丹的宫殿的时候。宫殿里走出了一位蟒服玉带的无须男子,一脸笑容的拦住了严阁老。

    “好好好,不知黄公昨日休息可好啊。”

    严嵩怔了一下,继而满面笑容的上前,双手拉住这位蟒服无须男子的手,嘘寒问暖。同时瞧无痕迹的将数张百两面额的银票塞进了这无须男子的袖口之中。

    “托严大人的福,咱家昨晚睡的好。睡得香。”这蟒服无须男子说着将袖口里的银票瞧无痕迹的再次放入了严嵩的袖中,这速度、这隐蔽性,要比严嵩的不知快多少。

    “黄公清廉,实乃令人钦佩啊。”严嵩推崇的说道。

    “严大人说笑了,严大人这边请,暂歇片刻。”蟒服无须男子说着,伸出手,一脸笑的请严嵩往旁边的宫殿暂歇片刻。

    “怎敢怎敢,严公请。”严嵩七十多岁的人,反应很快的,半弯腰跟着伸手做出请的姿势。

    严嵩身为内阁首辅,之所以对这蟒服无须男子这般,完全因为这男子可不是普通人,这人正是嘉靖帝面前的红人,后宫太监的头儿,黄锦。

    嘉靖帝对太监相当不屑,认为这些阉人就适合扫扫厕所,倒倒马桶的,素来对宦官控制严格,不过,对于这个黄锦是例外,非常信任。黄锦是正德初年入宫,到内书堂读书,不久,选派到兴王府为世子伴读。正德十六年(1521)武宗去世,无子,圣上入嗣帝位,是为世宗。因黄锦伴读有劳绩,升为御用太监。以后又先后调任尚膳监、司设监、内官监太监。

    这种有能力,权势大,还这么能自我约束的人,可绝非等闲之。

    尤其最近,严嵩得到消息,圣上有意让黄锦提督东厂。

    所以,严嵩才会如此这般热络,即便被拦在宫门外,也是一副笑脸。

    过了大约有半个小时吧,嘉靖帝修仙炼丹的宫殿打开了门,从中走出一位四五十岁个子不高的白皙官员,嘴上总是带着笑,看上去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

    这位官员出来对着伺立在殿外的值勤太监,含笑点了点头,便下了大殿。

    另一个殿里的严嵩严阁老看到此人,面色一黑,徐阶这人怎么来了,还被圣人提前召见。上一次在“庚戍之变”中此处出了风头,本来还以为这个政治新星,敲打敲打就可以了,没想到看来还需要一位猛药啊。

    “下官见过严大人,严大人今日气色甚好啊。”徐阶远远的看到严嵩,便微微拱着手行礼,一般下官见到上官的礼而已,并没有像其他官员那样巴结。

    徐阶这段日子过得也很滋润,庚戍之变后,自己虽然没有入阁,可是待遇却跟内阁同等待遇,而且自己现在还是太子太保。这些日子,更是经常被圣上叫来西苑喝茶问询国家大事。朝中同僚对自己也是多有逢迎。

    尤其是今天,圣上更是把主考会试的重任交给自己。会试,别人没有发现这里面的能量,徐阶可是深知。掌握了会试,主考会试,那这些登龙门的人才便是自己的门生,别看这些人现在不起眼,以后可都是

    于是,在徐阶看来,自己距离成功,距离替夏师替那些被严嵩迫害的人们复仇不远了。

    “哦,原来是徐尚书。”严嵩微微点了点头,又打量了一下徐阶,这小子尾巴想翘啊,该打屁股了。

    短暂的招呼过后,徐阶侧行半步,避让开来。严嵩便在黄锦的引领下进了嘉靖帝修仙炼丹的宫殿。

    等着瞧吧,不会太久了。

    徐阶看着严嵩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再转身时又带了笑容,往着西苑大门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