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六十八章 会试不期而至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回了客栈,便开始了闭关读书生活,其他考生一般都还会参加一些诗会、诗社、集会等等出出名头,对此朱平安一概没有参加。⊥,

    除了偶尔几次张四维和王世贞联袂拜访外,朱平安一直都是在客栈房间闭关读书的。

    张四维和王世贞几次拜访都是带朱平安游京城的,着重去了京城西南方向的贡院,逛了笔管胡同、鲤鱼胡同和驴蹄子胡同。笔管胡同,顾名思义就是售笔纸的一条街;鲤鱼胡同和驴蹄子胡同都是供考生住宿的地方。

    鲤鱼胡同原本是一条小胡同,先叫‘老人胡同‘。进京的考生有钱的大多骑驴进京住在驴蹄子胡同,相传有一次会试时一个穷考生因没有钱,因家里贫穷,凭着两条腿一步一步日夜兼程赶考。因他来晚了,住处全部人满为患,一位住在贡院附近老人胡同的老人收留了他。科举前三天,突然下起倾盆大雨。一声炸雷惊起,紧接着从云端蹿出一条金光闪闪的白色鲤鱼,落在河南考生暂住的街面上;一会儿惊雷又起,鲤鱼腾空而起,直朝着贡院会试考场内飞去……于是有老人说,这是‘鲤鱼跳龙门‘。

    三天后开考,穷考生果然高中。这位考生很有良心,发榜后第一件事就去拜望了帮助他的老人,并为老人立了一个大牌坊。从此,这鲤鱼胡同声名远扬,每次的会试期间,全国各地会集的举子,都集聚在鲤鱼胡同。为的是讨个好彩头。

    张四维和王世贞就是住在了鲤鱼胡同,两人租住的是独门独院的。当然花费颇多,每人还带了两个丫鬟和一个书童伺候。

    随着考期的日益临近。张四维和王世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受到朱平安闭关读书的启示,两人也慢慢推掉了诗会集会,潜心于会试前的准备复习。

    朱平安像是又回到了当初曾经的高考时代,足不出户,用心攻读,一日三餐都是由当初那个店伙计送的,这是店伙计主动要求的,一日三餐供应的很是上心,按时按点。荤素搭配很是优秀。

    这一日张四维和王世贞再一次联袂而至,相邀朱平安前去衙门登记身份。朱平安的闭关读书生活只进行了半月就不得不结束了,因为会试就要开始了。朱平安当初错误的估计了会试时间,大明朝的会试是在二月份进行,当初记的三月份是清朝更改后的会试时间。

    会试是由礼部主持的,跟乡试差不多流程,先去登记身份,相当于现代考试报名,然后再参加考试。毕竟会试是集中全国举人参加考试的。不去登记一下,人家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参加不是。

    “听说了吗,这次会试恩科据说要录400人,比往年足足多出近百人呢。”

    去往登记身份的路上。张四维忽然神神秘秘又一脸兴奋的,对朱平安和王世贞说道。

    “子维,消息还真够灵通的。”朱平安闻言。不由赞叹道。

    张四维家是盐商世家,蒲州豪贾。他舅舅是王崇古,嘉靖二十年的进士。也是个猛人,现在应该是在某一地做知府吧。果然是朝中有人好作官,连这种会试录取名额都能打听出来。

    往年会试录取大于都是三百人左右,今年会试如果录取真是四百人的话,那自己就又多了几分把握。

    对于这个消息,朱平安还是比较喜闻乐见的。

    “嗯,是的,我也听说了。此番变动,于你我而言,此乃幸事。你我三人同榜而过,岂非大快人心。”

    王世贞对这个消息早就有所耳闻,不过再听一遍,仍然觉得兴奋不已。尤其是想到,若是自己和张四维及朱平安一同考中的话,更是觉的兴奋。兴趣相投,考前结识,一同中榜,岂不快哉。

    “文生此番考试,我是放心的,太仓王氏,衣冠诗书甲天下,文生又是王氏之佼佼者,此番考试,必然一举中第;子厚此番考试问题也不大,子厚虽是年幼,但才思敏捷,世所罕见,且我朝惯例,会试榜分南北,南六北四,此番名额又多,子厚居南榜,此番考试,也必然会大有斩获。”

    张四维指了指王世贞,又看了看朱平安,对两人此次会试都是抱有很大希望。

    不过说到这,张四维话音一转,又指了指自己,苦笑着说道,“我的话,怕是要拉你们后腿了。”

    “子维又来说笑了,别人不知,我和子厚又岂会不知。子维你文章、书法兼优、博古通今,蒲州有名的‘真博物君子’,尤其以八股作文著称,诗文我擅长,可是八股却逊你久矣。子厚,你可不要信他胡说,子维风流潇洒,最爱玩笑。”

    王世贞摇了摇头,指着张四维,对朱平安笑道。

    “文生,你少来安慰我。”张四维苦笑道。

    “我说,你们两人此次会试,一定会高中榜单,信我不信?”朱平安看着两人,勾着唇角说道。

    “子厚,你也来说笑。”

    “就是,别看子厚长的一脸憨厚,又是年少的,可是依我看啊,子厚比之子维,机变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是,因为人们被子厚这张憨厚的脸蒙蔽的丧失警惕了,真是恨我爹娘生我这张英俊的脸啊,呵呵。”

    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闻言,一致掉转话头,针对朱平安,说笑了起来。

    “纹银十两,赌你二人定可上榜。”朱平安勾着唇角,一脸自信的笑道。

    “你哪来的自信?”王世贞看着朱平安问道。

    “不是自信,是信你们。”朱平安淡然一笑。

    “好,就冲子厚这句话,若我中第,给你百两。不过,若我落榜,定会吃穷你不可。”张四维笑道。

    “附议。”王世贞跟着附和。

    两人都是出自名门大家,这点钱还真不放在眼里。

    “那感情好。”朱平安跟着笑道,开玩笑,哥可是知道历史的,你们两人这次是稳稳中榜的。

    “子厚,你光说我们,为何不说你啊。”王世贞问道。

    “子厚不说,就是稳了。”张四维笑着替朱平安答道。

    三人就这样一路说笑着前往登记,登记完毕,又各自回去,准备会试。(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