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六十五章 钱袋之争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沈经历慎言,小心隔墙有耳。”

    听着沈经历这么肆无忌惮的辱骂当朝首辅,蓝黑面料的锦衣卫可不是一般的紧张啊,脸都吓白了。唯恐这话被人听到,要是传到了严嵩哪里,可就大大的不好了。

    “慎言,呵呵,当日朝堂我都不惧,今日如此小小饭馆,我又有何惧。”身穿飞鱼服的沈经历,饮酒一口,哂笑道,“现在我们的大学士严嵩,贪婪之性的毛病已达膏肓,笨拙浅陋之心顽如铁石。三言两语,岂能动之!”

    听了沈经历这一番话,蓝黑面料的锦衣卫才想起自己这位同仁两年前的丰功伟绩了,当初可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一句大人不言故小吏言之,狠狠的将夏尚书厥了一顿,乖乖,那可是掌管升迁的吏部尚书啊,要是自己巴结都来不及呢。

    况且这同仁为人刚直,最是嫉恶如仇,有什么不平的事,都要发作出来,尤其是喝了酒后,嘴上更是没个把门的。指点江山,激昂文字,这都是读书人的通病吧。这么多年了,要能改早改了,不然也不至于丢了知县的肥差。

    算了,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小旗,还是算了吧。

    不过,自己这同仁运气也真是不错,因祸得福,来了锦衣卫得了上官的眼,日后前途也是一片光明,不想自己,袭了一个锦衣卫小旗身份,十多年了也没挪窝。

    日后还要仰仗这同仁提拔呢。

    想了很多,蓝黑面料的锦衣卫小旗也就放弃了再劝自己这同仁慎言的想法,只是偶尔斟酒倒茶。

    然后,朱平安就听到了隔壁那桌飞鱼服锦衣卫花式骂严嵩,也得到了不少朝堂上的龌龊事。什么严嵩卖官鬻爵了,贡士潘鸿业用银二千二百两,就当上了临清知州啦,某个总兵花了几千两银子,就去督办漕运啦;什么严世藩喝多了酒在酒桌上说朝廷没我富啦;什么严嵩等等。

    又是几杯水酒下肚

    飞鱼服锦衣卫忽地来了兴致,轻拍着桌面。吟起诗来:

    “少小休勤学,钱财可立身。

    君看严宰相,必用有钱人。”

    这是将《神童》改了四句,突出了钱财。又将之与严嵩联系起来,将严嵩卖官鬻爵的勾当,系数给抖落了出来。

    改完这一首,飞鱼服锦衣卫还没有尽兴,单手拎起酒坛。给对面蓝黑锦衣卫倒了一碗,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端起咕咚咕咚的大口饮了两口,然后又将酒再次满上,又一次一饮而尽,接着拍着桌面,再一次吟了一首诗:

    “天子重权豪,文章教尔曹。

    万般皆下品,只有奉严高。”

    这是讽刺文章学的再好,也不如奉承严嵩。只有奉承严首辅才会升官发财。

    ......

    朱平安坐在桌上,用筷子划拉着桌上的稀粥小菜,听着这飞鱼服锦衣卫花式骂严。

    为人刚直!

    嫉恶如仇!

    自己也很佩服这位飞鱼服锦衣卫。

    但是,从他饮酒倨傲骂严中,却也能听出其他味儿来,刚直有余,变通不足;嫉恶如仇,却也有几分狂妄。

    话说,你在这小饭馆骂严嵩,有什么卵用?打草惊蛇。可是很有可能被蛇咬的,而且还很有可能招致祸患,若真是招来严嵩党羽,那岂不是可惜了。毕竟一抗严斗士。

    所以,佩服之余,却也替这位飞鱼服锦衣卫捏了一把汗。

    就在那飞鱼服锦衣卫差不多要拉开椅子,大骂特骂一通的时候,饭馆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动静,似乎是有两个人在争执什么。

    飞鱼服锦衣卫不愧是嫉恶如仇。听到外面吵闹的动静,也不骂严嵩了,正事要紧,手拿起桌上的折扇便起身往门外走去。另一位蓝黑衣服的锦衣卫也紧跟着起身,拿起桌上的锈春刀,随着飞鱼服锦衣卫一起往门外走去。

    看到锦衣卫都出门了,原本忌惮这两位锦衣卫不敢出门看热闹的众人,也随着两位锦衣卫往外走去。

    朱平安在桌上放了十文钱,也紧随人群往门外走去,京师的物价要比下河村物价高出三倍不止。

    走到门外,便看到了外面正在面红耳赤拉扯的两人。

    其中一人穿着光鲜亮丽,只是衣服有些褶皱,一双细长桃花眼,只是眼窝深陷,一圈都是黑的,好像昨晚没休息好似的。

    此人手里正扯着一个穿着非常寒酸的少年,是真的寒酸,衣衫都不合身,有些短小,露出手腕和脚腕一截,少年手里领着两包草药。

    “我这钱袋里明明装了6两银子,怎么现在只剩三两银子了?”

    穿着光鲜亮丽的那人手里举着一个青色的钱袋,此刻正气势汹汹的质问那位寒酸少年,另一手紧紧拽着少年的胳膊。

    “我捡到的就是三两银子。”寒酸少年一脸委屈愤慨的辩解着。

    “不对,明明是你把那三两银子昧起来了。你若不给我,我就拉你去见官。说你偷了我的银子,不问自取是为偷,咱京师的有的是青天大老爷,管叫你皮肉开花,还得给还我银子。”穿着光鲜亮丽的那人紧紧拽着少年,大有将少年拉着去见官的架势。

    那人说着,一抬头正好看到那位飞鱼服锦衣卫和蓝黑衣服锦衣卫从饭馆里出来。

    于是,穿着光鲜亮丽的那人紧紧拽着寒酸少年,便拉扯倒了飞鱼服锦衣卫跟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指着旁边的那位寒酸少年控诉起来:

    “小的有冤,请大老爷明断。”

    那位飞鱼服锦衣卫,微眯着眼睛,看了看两人,问道,“你有何怨?”

    “小的昨夜刚才家里取了六两银子要去办事,谁知半路掉了钱袋,被这小子拾去,在小的追索下,这小子才还了钱袋,可是钱袋里只有三两银子了,这小子昧下了小的三两银子。这银子可都是小的血汗钱呢。请大老爷为我做主啊。”

    穿着光鲜亮丽那人,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那寒酸少年听了光鲜亮丽之人的控诉,浑身都在发抖,声音带着愤慨。

    “你血口喷人,我在此处捡了钱袋,就一直在这等了大半天了。见你像是在寻找丢失的东西,便叫住了你,问你找什么,你说找钱袋,我便将钱袋还于你了。钱袋里本来就只有三两银子,谁昧下你三两银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