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抱歉,今晚更新暂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狸猫小说网

    狸猫小说网手机站    日暮时分,为了避免犯夜禁,王世贞和张思维联袂而去,相约不日领朱平安赏玩京城。

    此时客栈人也少了很多,留下的和朱平安一样,也都是在客栈留宿的。

    当朱平安正准备起身上楼的时候,客栈掌柜的领着那个店伙计走了过来,掌柜的是一位长袖善舞的老者,大约五十余岁,谈吐不俗,拱着手向朱平安道歉:

    “这位公子,都是老朽管教不力,多有得罪,老朽代表东家向公子赔罪了,这种目中无人的伙计,本店也会将之清理出去,以正店规,还望公子海涵。”

    掌柜的刚说完,旁边的店伙计就忙不迭的向朱平安赔罪,那表情跟世界末日似的,“公子,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狗眼看人低,冲撞了公子!公子大人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回吧~!~!~”

    看着拱手致歉的掌柜,以及仿佛世界末日一样的店伙计,朱平安先是一怔,继而便勾起唇角笑着摇了摇头。

    事情已经过去了,况且自己也没吃亏,另外还有一个月免费食宿,自己怎么还会计较这点小事。再看这店伙计一脸末日的样子,大约也应该记住这次教训了,何须将人赶尽杀绝。

    于是,朱平安拱手向掌柜的回礼,微微摇头不在意的笑着,轻描淡写的放过了旁边狗眼看人低的店伙计。

    “在下托贵店之福,才有了安身之地,平安感谢尚且不及,何来得罪之说。至于这位伙计,小惩即可。以后再犯错误,再逐出也不迟。”

    听了朱平安的话,旁边世界末日一样的店伙计舒了一口气,感激的抬头看向朱平安,羞愧难当。悔不当初。

    “公子仁厚,世所罕见。”

    掌柜的一脸感叹的看着朱平安,很是真诚的说了一句。如果说刚才对对联,朱平安的才学震撼了客栈掌柜,那么此时,朱平安的为人又一次震撼了客栈掌柜。

    “还不快谢过公子。如果不是公子为你求情,老夫定会将你逐出店门。”掌柜的扭头向旁边的店伙计训斥道。

    “多谢公子大人大量,小的定会痛改前非。公子大恩,小的结草衔环,没齿不忘。”

    店伙计一脸通红。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满是羞愧,很是感激朱平安的大度。

    “顾客便是玉帝,以后莫要再犯。”

    朱平安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拍了拍店伙计的肩膀,说了一句。

    顾客便是玉帝,听了这句话,另一边的掌柜眼睛亮了,似乎颇有感触。再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是敬重了。

    朱平安也是看在店伙计有悔意,才帮他向掌柜说话。朱平安对人的宽容并不是无原则的迁就。更不是善恶兼容,而是把对别人的宽容与对错误的批判统一,如果对方冥顽的话,自己也不姑息纵容的。

    经过此事,店伙计就像换了个人似的,将朱平安领到房间后。立马屁颠屁颠的下楼给朱平安打了一桶热水,送到了朱平安的房间。

    朱平安一进房间。便不由赞叹客栈的大手笔。

    房间雕梁画栋,大体分为三部分。卧室、客厅和阳台,一进房间便嗅到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房内的装饰也是极尽奢华,黄金雕琢的花卉在白石之间妖娆怒放,客厅还有一个小型的假山盆景,大约是曲水流觞的场景,其他诸如此类摆设也是不一而足。

    最是难能可贵的是,房间奢华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房内的桌椅摆放也是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各类生活设施不一而足。

    房间可能是在墙壁间暗藏地龙,房间内温暖如春。朱平安闲走至阳台,果然便看到了外侧墙头上露出琉璃瓦砌成的小烟囱,位置相当隐秘。果然是地龙,这家客栈的东家可真是舍得下本钱。地龙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脑洞大开的智慧,将房间墙壁砌成空心的“夹墙”,俗称“火墙”。墙下挖有火道,添火的炭口设于屋子外面的廊檐底下。炭口里烧上木炭火,热力就可顺着夹墙温暖到整个屋子。为使热力循环通畅,火道的尽头设有气孔,烟气由台基下出气口排出。热力循环,整个屋子便会四季如春。

    当然,这也是很费钱的,一般人可是用不起。

    城会玩!

    不过,很满意。

    朱平安满意的逛完房间,便泡了一个热水澡,将一路的风尘仆仆全都泡净。泡过澡后,换了身薄些的干净衣服,将行囊里所带的书籍笔墨等一一取出放在书桌上,整齐放好。

    然后,挑亮油灯,便坐在靠窗的书桌前,铺好笔墨纸砚,将近日见闻记录在了薄册中。

    写完见闻后,朱平安便随意翻开论语,从中找了一句话,便尝试破题做八股文。在大明久了,对八股文这种文体也是了熟于心了,八股文就是做的越多越会做。提笔研磨,掐着时间写完一篇八股,然后又秉灯对写好的八股文仔细研读,对其不足之处认真修改。

    等将这篇八股修改完善时,整个京师已经笼罩在无边的寂静和黑暗之中了。

    熄灯入睡,一夜好梦。

    第二天天色未亮,时间大约是六点多吧,朱平安便已起床洗漱妥当,斜挎着书包,夹着一块黑木板下了楼,出了客栈沿着街道往前走去。这个时候夜禁已经结束了,明朝夜禁规定很清楚,一更三点敲响暮鼓,开始夜禁;五更三点敲响晨鼓,夜禁结束。五更三点,也就是北京时间5点10分左右。

    外面天色未亮,在这个季节,京师大概在七点多才亮天。不过尽管此时天色未亮,但是外面街道上已经有不少人了,朱平安斜挎着布包,夹着黑木板,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

    左拐右绕不知怎么就走到了西长安街,西长安街靠近西苑,住在这条街上的大都是高官显贵。

    此时,东方天空微红之中透着黑,天色渐渐放亮,但是能见度依然不大。

    长安街头前方出现了朦胧的红点,有五六个光芒出现,从南往北而来。附近的人们看到亮光,便自觉的往街道两侧避让,朱平安也被一个白须的老人伸手拉到了路边。

    红光渐近,才发现是六个大红灯笼。

    六个大红灯笼围着一个八人抬的帷幔遮蔽的轿子,轿子两边还有肃立随行的挎刀护卫,轿子两侧还跟着两个手持大红灯笼的侍女。

    朱平安微微眯着眼,看着这排场的轿子慢慢走来。

    快到朱平安跟前时,朱平安听到了轿子里传来一位老者的咳嗽,咳嗽声后,便见一位手持灯笼的侍女很自然的伸出玉手打开了轿子侧窗布帘,然后优雅的屈膝,粉面四十五度上扬。

    几乎同一时间,轿子侧窗露出老者的半张面庞,很是慈眉善目。

    再接着,便是听到一声吐痰声。

    像是配合了几万遍似的,轿子外面的侍女四十五度上扬的粉面,轻启朱唇,便将老者吐出的浓接入嘴中,一口咽了下去。

    然后布帘合上,轿子继续前行。

    呕

    这一幕出现的太突然了,一点防备都没有的映入了街边朱平安的视线中,将朱平安膈应的干呕了一声。

    肃立在轿子旁的一个挎刀护卫闻声,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眼神充满了警告,然后才随着轿子继续往前行。

    真尼玛,城会玩!

    朱平安看着远去的轿子,心里面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