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六十二章 又见名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对完对联后,整个客栈都是一片寂静。

    客栈这六副对联已经挂出来两天了,今天这是第三天,以前对的最好的记录也就是对出三副对联而已,也正是因为这,才吸引了不少文人墨客陆续前来尝试。

    大堂的众人潜心构思、苦苦思索,想着对出三副、四副大出风头。

    可是,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记录已经被刷新了,而且几乎还是刷到了最顶峰:六副对联,一气呵成,对答如流;其中第一副对联,就一口气说了7个下联......

    只是,众人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那个乡下穷小子和创造这个记录的人联系起来!

    在众人心目中,创造这记录的人怎么着也得是文质彬彬、仪表堂堂,可是这倒好,眼前这少年皮肤微黑、其貌不扬,衣着寒酸、见利忘义,刚才吃东西时就跟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太没出息了。

    这画风相差的也太大了。

    一时间,众人难以接受,惊诧当场。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这不就有两位穿着不俗的少年,联袂而至,来到了朱平安桌前,走在头里的是位穿着不俗的少年,稍微落后半步的是那个叫文生的少年。两人差不多都是二十刚出头的年纪,放到我们现代也就是大学刚毕业,看上去还有些青涩的样子。

    “在下蒲州张四维,这位是苏州王世贞,敢问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

    说话的少年自称张四维,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温润羊脂玉簪束起,五官英俊帅哥一枚,看起来有些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他身边的那位叫王世贞的少年,也是一表人才,袍服雪白。一尘不染,好象是从诗书墨卷里走出来的谦谦君子一样。看上去,给人一种守规遵矩,标准好学生的感觉。

    这两个人走过来的时候。朱平安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在听到这个叫张四维的说的话后,朱平安整个人就不行了。

    张四维!

    王世贞!

    能不惊诧嘛,这是自己除了赵文华之外,遇到的第二、三个历史上有名号的人了。而且这两个人比起赵文华来,毫不逊色。

    张四维这人可是做过大明首辅的,在历史上,张居正挂了之后就是这货上的台。虽然这货一上台就把张居正的所有政策全都扔了个一干二净,但是,毕竟人家也是做过首辅的。朱平安以前总结过张四维这人,可谓司马懿和勾践的融合升级版!

    张四维旁边的人叫王世贞,虽然官位不高,但是却比张四维有名多了,兰陵笑笑生知道吗。就是这货的笔名。不过,朱平安在看着王世贞这么一个标准好学生模样,实在不能把这货跟那个兰陵笑笑生联系起来,这兰陵笑笑生可是天下“第一奇书”《金瓶×》的作者。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这么一个卫道士的人写了这么一本奇书。

    当然,在历史上,对兰陵笑笑生也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他就是王世贞,是存在争议的。不过,谁让自己正好处于这本奇书诞生的时期呢,刚好可以帮后世确定一下。

    一时间。朱平安心里面,无数的念头纷至沓来。

    “咳咳,这位小兄弟?”王世贞见朱平安没有反应,不由咳嗽了一声问道。

    “哦。在下,下河朱平安。以前从未见过两位这般气派之人,一时间有些恍惚,见笑了。”

    朱平安拱了拱手,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我们气派什么,刚才朱兄弟口若悬河。对答如流,那是真正的气派。不怕朱兄笑话,我仅对出两副来。”张四维笑着摇了摇头。

    “我也仅是三副对联而已。”王世贞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也只是侥幸而已。”朱平安微微笑了笑,然后伸手请张四维和王世贞两人坐下,接着便倒了两杯茶,放在两人面前。

    “朱兄弟可别谦虚了。”张四维坐下后,端起了茶杯,“侥幸可是对不出这么六副对联的。”

    “尤其是第三副对联,寂寞寒窗空守寡;远近达道过逍遥。这一副对联,我苦思许久,也只不过仅有眉目而已。朱兄弟脱口便出下联,真是让人汗颜啊。”

    王世贞摇了摇头,苦笑道。

    王世贞文学可不是一般的好,王世贞出生于以衣冠诗书著称的太仓王氏家族。王氏家族乃魏晋南北朝时期世代簪缨的琅琊王氏的余脉,唐宋时期王氏家族曾长期定居于浙江桐庐,唐有刺史朐封,五代有衙推仁镐,宋有司谏缙,世世贵显。出身在这样官宦家庭的王世贞,少年时便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家长为之聘得进士出身、学识渊博的王材、骆居敬两名师为之授业,使其学业精进,才思敏锐,在他的一干朋友中间,说到文学、文采方面,可是首屈一指的。

    文学、文采这般厉害,王世贞才对出来三副对联。可是,朱平安却是张口便将六副对联全都对出来了。

    所以,王世贞在听朱平安说侥幸时,才会苦笑不已。

    三人同坐一桌,边喝茶边聊天,不觉间朱平安便和两人熟络了起来,然后就是互通表字。张四维,子子维;王世贞,子元美,有一个小名叫文生,就是因为小时候抓阄时抓了一本书抱着不撒手,家人便给他起了个文生的小名。当然,朱平安也将自己的表字“子厚”告诉了他们。

    聊天得知,张四维和王世贞同岁,不过王世贞早出生一个月,两人早就相识,两人早就在三年前便中了举人,这次是一起来京城参加恩科会试的。

    当两人得知朱平安也是来参加恩科会试的时候,表情可谓十分精彩。

    “子厚,真可谓后生可畏啊。”

    他们聊天得知,朱平安今年不过刚过十四岁而已,才十四岁就来参加会试了,虽说是借了恩科的光,但是能在这个年纪通过童生试和乡试也是凤毛麟角了。即便是才华如他们,也不得不道一句后生可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