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六十一章 惊诧众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初看,那位少年肤色微黑,一身衣服浆洗的都有些发白了,还漏了两个破洞,看上去就跟一个乡下穷小子似的。

    可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曾经遗漏掉的细节。

    那少年,衣着简朴,可是却荣辱不惊;面色憨厚,可是那双乌黑的眸子转动间却是灵气十足;尤其是那嘴角时而勾起的弧度,面对各种轻视鄙视,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的。

    这少年,一定不简单。

    “这样对,可以吗?”朱平安看着身边呆若木鸡的店伙计,微微勾着唇角,轻声问道。

    店伙计咽了一口口水,忙不迭的点了点头,眼神都有些呆滞了。

    “那就意味着我可以免费食宿一天了?”朱平安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很是阳光的感觉。

    店伙计呆呆的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感谢了,你们京城人就是好。第一天来京城,就向我展现了你们京城人的慷概。”

    “那我就不客气了,把你的招牌菜,味道好的,拣贵的,看着给我上个五、六道。”

    “哦,对了,麻烦再把我的马牵到后院,还有马背上的东西可千万别丢了,那可是我的全部身家。如果可以的话,帮我把东西也搬到你们预留的房间里,嗯,房间给我挑一个好的,宽敞的,向阳的。”

    “呵呵,麻烦了。”

    朱平安在店伙计点头后,便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向着店伙计拱手一连拜托道。

    说完,朱平安便寻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店伙计才明白为什么朱平安将马拴在旗杆上时说的那句“反正还得解开”是啥意思,就是现在这个意思啊。

    再看向坐在桌上的那位朴素少年,店伙计的脸红的特别厉害,都感觉到发烫了。

    大堂内的众人在朱平安对出第二副对联的时候。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已经和一开始时截然不同了,可是当朱平安一点也不矜持的将人家店里贵的招牌菜点了五六道,又让店伙计将东西搬到好的房间时,众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又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怎么感觉这么没出息呢。

    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

    真是有点可惜了。

    众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又有了一丝的看不起了。他们来这个客栈对对联并不是冲着人家所说的食宿全免什么的,他们就是冲着这对联来的,根本就没有把什么免费食宿什么的放在心上。就是对上对联的,也没有像朱平安这样又是挑贵的菜点,又是拣好的房间住的。人家最多就是点一壶香茗,品茶而已,什么菜啊房啊,都奏开,不要降低了我的品味。

    君子之风,焉有重利者也!

    朱平安浑然不在意众人的眼光,在菜还没有上来之时,就将桌上的茶壶用手拎起,让茶杯里倒了一杯茶,微微品了品。

    嗯?他在品茶!

    可能是我们看错他了吧。也是,刚开始那店伙计那般轻视和鄙夷于他,人家点几个贵的菜,住个好的房间,也是对那店伙计做一个小小的惩戒。点菜住房什么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众人对朱平安的看法,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少人迈开脚步想要去跟朱平安结交一下。

    就在这时,只听咕咚一声。

    然后众人就诧异的看到,那个少年品了一口茶后。咕咚一声将手里的茶一饮而尽,牛饮一样。喝完一杯之后,那少年又倒了一杯,接着又是咕咚一声。牛饮一样再次一饮而尽。

    呃,原来刚才那不是在品茶,而是在尝尝茶热不热啊!!

    真是没见过世面!可惜,可惜啊!

    众人不由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那些迈开脚步准备去和朱平安结交的人们。也都纷纷停下了脚步!

    “呵呵呵,这少年好生洒脱啊。”那位穿着不俗的少年扭头轻声的和旁边那个叫文生的少年,笑着说道。

    “倒是跟你有几分相像。”那个叫文生的少年淡淡一笑。

    在大堂的众人窃窃私语,或是对朱平安侧目的时候,朱平安点的菜已经上来了,这客栈的上菜速度还真对得起它异常繁华的装潢和规格。

    一盘烤鸭并一个小碗的甜酱和配套蔬菜,一叠爆肚,一份炒肝儿,一盏燕窝,一盘红煨鲍鱼,还有一份反季节的素炒青菜。

    这里面最贵的菜,或许就是那不起眼的素炒青菜,在大明,随着蔬菜种植技术的提高,京城地区已开始利用温室种植蔬菜。据文献记载:王瓜出燕京者最佳,种之火室中,逼生花叶,二月初即结小实。不过,这种利用温室种植的青菜,其生产成本很高,出售的价格非常昂贵,只有豪门权贵、富商大贾才能够享用,平民百姓,冬季几乎不可能吃上。

    朱平安从早上到现在,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看到这么丰盛,色香味俱全的一桌美食,眼睛都放光了。

    所以,饭菜一上桌,朱平安便拿了一双筷子,大快朵颐起来。

    呃

    吃相真是有辱斯文

    大堂内本来还等着朱平安接着对对联呢,虽然对朱平安的感官不是很好,但是对朱平安的水平还是肯定的,可是见朱平安这就康康康的吃起来了。

    原来,他也就会对那两个对联而已。

    看着朱平安有辱斯文的吃相,一眨眼的功夫,就光了一个盘的速度,众人不由摇了摇头。

    胃口还真好!

    没多大一会,众人就看到朱平安几乎将整张桌子上的菜都吃了进去,这少年看着不高也不胖,饭量还真大!

    朱平安吃饱后,又喝了一杯茶,满意打了一个饱嗝,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同样浆洗的发白的手帕,擦了擦嘴。

    “这饭菜味道真是好极了,真是舍不得走啊。”

    然后众人就见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只见那吃饱喝足的少年感慨完,便抬头看了对联,扁了扁嘴,就将剩下的四副对联一口气全都对了出来:

    “寂寞寒窗空守寡;远近达道过逍遥。”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双木为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风声水声虫声鸟声梵呗声,总合三百六十天击钟声,无声不寂;月色山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丈峰峦色,有色皆空!”

    “水有虫则浊,水有鱼则渔,水水水,江河湖淼淼;日因业而显,日因月而明,日日日,日月星晶晶。”

    对完对联后,朱平安点了点头,扁了扁嘴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样应该就可以多住几天了吧。”

    说完后,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大堂内惊诧的众人,嘴角微微勾起,明亮的笑容一闪而逝。

    不吃这么多,如何有时间构思。

    这些人还真当自己一气呵成呢,呵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