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六十章 这少年不简单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夕阳西下,整个京师金碧辉煌,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潮如海,却没有人注意这美轮美奂的景色。

    一个装潢异常繁华的客栈,此时一片寂静,也无人注意这美景。

    客栈内,一位穿着朴素的少年,一脸无辜的看向对面震惊的嘴角抽搐、七荤八素的店伙计,乌黑的眸子盘珠似的转了转,勾着唇角轻声问道:

    “怎么,难道说也不可以吗?那这样呢,静泉山上山泉静,天连水尾水连天;或者,静泉山上山泉静,雾锁山头山锁雾。”

    七荤八素的店伙计闻言,眼眶都红了,几乎都要哭了!

    不带这样的啊,别人苦思冥想老半天都想不出一个下联来,想出来一个就欢喜半天,整个屋子的人就这副对联才想出三个来!!

    你倒好,改一个字一副,改两个字一副,改三个字一副,紧接着全改两副,现在你又抛出来两副!一眨眼的功夫你就整出一副来,一杯水的功夫,就着一个对联,你都整出7副对联了!

    就是喝水也没这么快啊!

    店伙计再看向一脸无辜的朱平安,店伙计觉的自己看到了怪物似的!

    朱平安说完话,将目光再次放在了店伙计身上,一脸无辜,嘴巴微微张开。

    看着朱平安似乎又想说话了,店伙计赶紧点头,可以可以可以,唯恐点头点慢了这少年再随口丢出几幅对联,自己这小心脏真是经不起打击了。

    店里聚精会神、苦心冥想、百思不得其解的人们,此刻全都一脸震惊的将目光放在了前面那个一身简朴的乡下穷小子身上,仿佛见了鬼一样。

    整个客栈内,一片寂静。

    不过,很快就有一个声音打破了这一室的寂静。

    “那个,对出两副对联就一日食宿全免是吧?”朱平安在店伙计点头后,顿了顿,便又开口问道。

    店伙计双眼无神,麻木又机械的点了点头。

    再然后。店伙计就又浑身一震,双眼睁得大大的,一脸震惊的看向朱平安。

    你,你......你要干嘛?

    那眼神。仿佛是独自行走在偏僻小路上的小姑娘,突然被一个不怀好意的壮汉逼到了墙角似的!

    “食宿全免就是说,想吃什么吃什么,都不要钱是吗?”

    对面的那个穿着朴素的少年见状,面有喜色。那双乌黑的眸子瞬间变的像夏天的天空一样清澈,又带着一股火热,诚实而直率。

    店伙计再一次点了点头,双眼震惊的看着朱平安,手都有些颤抖了。

    然后,整个大堂的众人目光便又一次集中在了朱平安身上。

    朱平安得到店伙计肯定的回答后,便微微勾着唇角,抬头看向了悬挂在三楼栏杆上的对联,从第一副对联,转移到了第二副对联上。

    然后。众人更震惊了,因为在这个客栈对对联时,大家都是从这六副对联中挑选自己觉的简单点的来对,没有按顺序来,按顺序来的话难度就高了,对自己来说,或许后面的会比前面的简单呢。现在,见朱平安按顺序看向第二副对联,所以才会震惊。

    这小子不会是装的吧。

    不管众人怎么看,朱平安现在视线已经落在了第二副对联上。这一副对联要比第一副长很多。长太多了,难度也增加了很多。这一副对联总共有28个字,内容是这样的:

    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打东西。

    单看内容的话。这副对联应该是这个客栈的东家不知道在哪个几角旮旯里的铁匠铺前抄的人家爱的对联。这个对联中有白、黄、红、黑、青、蓝、紫七种颜色,颜色分别镶嵌在名词、动词之中,然后对联后面又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词,最关键的是这一副对联将这些元素串在了一起,有一个铁匠打铁的主题,这样一来,这副对联就很有难度了。

    “这一副对联,别人有对过吗?”朱平安看完对联后,指着这一副对联,向旁边的店伙计问道。

    “有......有一副。”店伙计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哦,那就读出来吧,省的我不小心再重复了。放心,这次不会再改字了。”朱平安微微勾着唇角开口道。

    “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打东西;前古人,后来者,读左传,习右军,拜上卿,坐中堂,使下属,出将入相封王候”

    店伙计颤抖着手打开薄册,翻到第二页,将这幅对联读了一遍。声音再也没有当初的倨傲和鄙夷了,有的只是震惊和不安。

    “壮志凌云,好气度。”朱平安闻言,微微勾着唇角,赞了一句道。

    大堂内某位穿着不俗的少年,用手推了推身边那个叫文生的少年,带着笑意说道,“那小子夸你壮志凌云好气度呢。”

    旁边那个叫文生的少年看着朱平安,不在意的笑了笑,“我倒是好奇他能对出怎么样的下联来。”

    “你就这么确信他能对的出下联来?”那位穿着不俗的少年看着好友文生,问了一句。

    “难道你不相信吗?”那个叫文生的少年,转向好友,反问道。

    “呵呵呵,相信。”那位穿着不俗的少年,勾着唇角笑了起来。

    在这两位少年对话刚结束,场中的朱平安已经开始轻声的诵读自己对出的对联了:

    “白塔街,黄铁匠,生红炉,烧黑炭,冒青烟,闪蓝光,淬紫铁,坐北朝南打东西;

    周口店,秦书生,背汉赋,吟唐诗,填宋词,唱元曲,观明史,经冬历夏看春秋。”

    好!

    朱平安的话音才落地,大堂内便响起了一阵叫好声,然后还有不少人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脑袋,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早想到呢。

    这少年将众人将我们都耳熟能详的周、秦、汉、唐、宋、元、明七个朝代名创造性的与汉赋、唐诗、宋词、元曲等结合起来,春夏秋冬是四个季节名,看春秋对应打东西。最为关键的是,如果说上联意境是打铁的话,那这少年的下联意境则是上升到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境界,简直是令人拍案叫绝。

    这少年,真是不简单。

    大堂内,众人第一次,用正视的目光聚焦到场中的朱平安身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