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五十九章 哦,那这样呢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静泉山上山泉静

    这一句对联初看很简单,要对出来也是轻而易举,可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其中玄机,这是一个回文对联。回文联,是对联中很难却很有意思的一种,它用回文形式写成的对联,既可顺读,也可倒读。不仅它的意思不变,而且颇具趣味。

    客站大堂悬挂的这句对联,从头往后读和从后往前读都是同样的意思,可是却有通体连贯,自成一种意境。而且,这个对联还不是简单的回文对联,属于其中比较难的,它不仅要求即可顺度也可到读,而且要求顺倒一致,并具有意境。

    朱平安抬头看完这个对联,微微勾了勾唇角,曾经享受过网络便捷的他,一下子就能回想起四五个下联来。在现代网络上什么样的疑难对联没见过,就是号称千古第一难对的对联,也经不起网友的群策群力。当然这个对联,自己也能原创出几个对联来,不用开挂,自己水平也不差。

    “唉,你先从第一副开始对,对不出来就赶紧牵走你的马。”在柜台登记完了的店伙计,第一时间走到朱平安身边,指着第一副对联也就是静泉山这副,一脸不耐烦的催促道。

    店伙计压根就不相信朱平安可以对出来这副对联。

    “静泉山上山泉静。”

    朱平安抬头看着这副对联,轻声读了一遍。

    咦,没想到这个土包子还认字,大堂内不少人对此有些惊讶,刚才朱平安在门口能对出店伙计出的对联,大堂内有些人觉得朱平安可能是拾人牙慧,道听途说的,不过看到朱平安将对联轻声读出来,倒还是有些吃惊的。

    “重复一遍可不算对对联。”店伙计这次抢先把这句话说出口了,而且还在后面加了一句,“别人说过的也不能算你对对联。”

    “你可真是想多了,我又不知道别人说的什么对联。”朱平安扫了店伙计一眼。淡淡的说道。

    “保不齐你在门口偷听了呢。”店伙计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扫了朱平安一眼,轻哼了一声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朱平安淡淡问道。

    “我这有对出的对联,我说一下,你不能重复。”店伙计说着拿出了一个精致的薄册。翻开第一页开始读道,其实也就是第一页有字,也就仅有两三个下联而已。

    这一次,店伙计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一点侥幸走狗屎运的机会都不给朱平安留。

    “清水塘里塘水清。这是已经对出来的,你不能再用了,还有着两个,红巾帐中帐巾红,红酥酒中酒酥红,你都不能再用了。嗯,你开始对吧。”

    读完,店伙计就开始催促朱平安对对联。

    “静泉山上山泉静,清水湖里湖水清。”朱平安微微一笑,将对联说了出来。

    “不算。这不算,不过是换了一个字!”

    店伙计闻言,脸都黑了,这尼玛将“塘”字换成“湖”字就当成另一副对联了!当我是猪啊!要是这样都能当对联,那大堂内的人还用这么发愁吗,换成“汪”,“泊”,“江”,“河”等等都可以的话,人人都能把这个对联对出来了!那还叫什么难对!

    “哦。换一个字的不算啊。”朱平安仿佛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道,“那这样呢,静泉山上山泉静。响水湖里湖水响。”

    “换两个字也不算!”

    店伙计闻言,脸更黑了,激动的差点将口水喷朱平安一脸!尼玛刚才说换一个字不行,你这就换两个字了,将“塘”字换成“湖”字,又将“清”换成了“响”!你这也叫会对对联啊。赶紧走人,省的丢人!

    “哦,换两个字也不算啊。”朱平安再一次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淡淡的接着说到,“那这样呢,静泉山上山泉静,响石山中山石响。”

    呃

    刚才我说重复的不行,你就换一个字!

    我又说换一个字不行,你就换两个字!

    我再说换两个字不行,你就换三个字!

    “刚才你说响水湖,现在又说响石山,你胡编乱造啊,哪有叫这种名字的湖和山啊!”店伙计一张脸几乎要变成锅底灰了,鼻孔里都几乎喷出浓烟来,简直要被气炸了。

    “京师郊外,怀柔慕田峪长城西,距县城近50里,有一大峡谷,方圆数十里,谷中有一飞瀑泉潭,在泉水的源头,泉涌如注、水响如雷,千米之外便可听到流水的响声,故得名‘响水湖’。”

    “江浙台州仙居县横溪镇,有一山,绝壁挺立、石梁悬空、沟壑纵横、溪流潺潺、植被茂盛、鸟语花香,山中一种中空有砂砾形似响铃的矿石,摇晃有响声而得名响石山。”

    朱平安看着店伙计的黑脸,微微一笑,声音平缓却又清晰的将响水湖、响石山的地理位置及来历,一一道来。

    “哎,文生,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那个穿着不俗的少年,用手推了推身边那个叫文生的少年,随口问道。

    “响石山我并不清楚,不过这京郊响水湖倒是却有其闻,我家有一处农庄,就在其不远处,我曾经和兄长用湖水煮过茶,滋味甚美。”那个叫文生的少年看着朱平安,轻声答道。对大堂这个表面看上去憨厚的乡下穷小子,越发的有兴趣了,博闻强识,这少年果然不一般。

    “呃,即便真有这两处地方,你也是投机取巧,算不得数的!”店伙计有些语无伦次了。

    “哦,这样啊。”朱平安和刚才那几次几乎一样的口吻,哦了一声,淡淡的又接着说道,“那这样呢。”

    啊?

    还有!

    店伙计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的看着朱平安。

    朱平安无视店伙计的紧张,微微勾着唇角,淡淡的接着说道,“静泉山上山泉静,枯藤岩边岩藤枯。这个下联可以吗?”

    才说完,朱平安就自言自语的接着说,“或许意境有些差强人意,上下联不太呼应,那这个呢,静泉山上山泉静,明月岸旁岸月明。你说呢?”

    说完,朱平安就很是无辜的看向店伙计,询问自己对的对联是否得当。

    至于,店伙计此时已经被震的七荤八素了,嘴角抽搐着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除了咽口水外什么都不会了,整个人被朱平安随口就来的对联给震的呆若木鸡了。

    对联,竟然能对成这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