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叫仁狄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可以进了吗?”

    门口朱平安憨厚的笑容,在一脸便秘的店伙计眼中,异常刺目。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乡下穷小子竟然知道杜甫的这首《客至》,为自己给他出一个这么简单的对联懊悔不已,再怎么看,这乡下穷小子的水平也就是那什么狗屁不通、翔一样的“睡你麻痹起来嗨”的水平吧,让他钻了一个空子,真是失策!

    至于客站大堂里的人对朱平安对出这个对联,一点都不惊讶,这店伙计出的与其说是对联,不如说是古诗背诵呢,压根就没有一点点的难度。

    一个胸无点墨的店伙计出的对联,让一个乡下穷小子对出来,很正常嘛,这两个人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

    所以,大堂内聚精会神的人们,对此也只是一笑了之。

    “进吧进吧,不嫌麻烦就进吧,反正待会你还得出来。”

    店伙计一脸嫌弃的看着朱平安,觉的朱平安能对出自己出的对联完全是走了狗屎运,可能是在某个乡下穷秀才哪里听到过这首诗吧。金子终会发光,但土块终究是土块,这一次只是这个乡下穷小子侥幸而已,待会等他进了大堂,肯定还会灰溜溜的出来,人家那些个饱读诗书的举人大佬等等都对不出来,你一个乡下穷小子,能对出来才怪呢,太阳又不会打西边升起!

    “麻烦帮我将马牵到后院吧。”朱平安微微笑着,将杀马特黑马的缰绳递给店伙计。

    “你还是拴在门外吧,反正待会你还得走,省得麻烦。”店伙计翻了一个白眼,站在那动也不动。

    朱平安微眯着眼睛看了店伙计一眼,淡淡笑了笑,转身将马拴在了客栈外醒目的旗杆上。

    “唉,你怎么拴哪呢?”店伙计见状,不满的说道。

    “反正待会还得解开。”朱平安淡淡笑了笑,便径直走进了客栈内。

    也是。反正待会还要解开,算你有自知之明!虽然拴在这很碍眼,但是也就这一会,那边算了吧。店伙计想了想,就没再理会拴在旗杆上的杀马特黑马。

    朱平安走进客栈,客栈外面装潢异常繁华,里面装潢则是富有诗情画意,客栈大堂异常的宽敞。大堂内摆放着耐冬的四季绿植,佳木葱茏,开着清新的小花,正中间放了一个缩小版的假山,一股清流于石隙曲折而下,宛如瀑布。大堂内桌椅摆放与假山绿植遥遥呼应、错落有序、浑然天成,大堂与楼上的楼梯则是白石为栏,环抱梯沿,起伏如石桥,兽面衔吐。

    既富有诗情画意。又显得格调高雅。

    这种客栈在古代至少也得属于五星级了吧,又是在天子脚下的皇城,在这住一天少数也得1两银子吧,再加上一日三餐,呃,估计一天下来得小二两银子吧,朱平安微微砸了咂舌。

    大堂内大约有五六十人,穿着也都是很有档次,或是文质彬彬或是气派不俗,一看就是饱读圣贤诗书、才华横溢之士。

    朱平安穿的衣服浆洗的都发白了。还有破了两个洞,走进大堂,显得很是违和。

    “唉,你叫什么名字。我登记一下。”

    客栈店伙计紧随着朱平安进了大堂,在朱平安身后喊道。其实他一点都不想登记这个注定打酱油的人,不过东家有规定,凡是来对对联的都要登记在册,店伙计不敢违背东家的规定,所以只好从后面叫住朱平安。

    “我叫仁狄。仁义的仁,戎狄的狄。”

    朱平安停住脚步,和身后这个一脸不耐烦的店伙计对视了一眼,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

    “仁狄,好土的名字。”店伙计嘟囔了一句,转身去柜台登记造册去了。

    大堂内的大部分人对朱平安说的这个名字也是差不多的感觉吧,不过还是有些人从朱平安的声音中听出了什么,看着店伙计登记造册的身影,发出一串低笑声。

    “呵呵呵,文生,我敢打赌这小子的名字不叫仁狄。”一位穿着不俗的少年推了推身边叫文生的少年,忍不住笑着说道。

    “为何?”

    文生随口问道,他还在思索着自己没有对出的那副对联,并没有留心刚才这一幕。

    “这小子看着憨厚,其实焉坏焉坏的。”那位穿着不俗的少年忍不住笑着回道。

    正在思索对联的文生闻言,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伙伴。

    “仁狄,呵呵,人低还差不多,他是讽刺那店伙计狗眼看人低呢。那店伙计还傻傻的真去登记了呢,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那位穿着不俗的少年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狗眼看人低,店伙计的狗眼看仁狄,呵呵呵,看来这少年不简单,有意思。

    那个叫文生的少年,将目光转向大堂那位穿着朴素、外表憨厚的少年,微微抿了抿嘴唇,饶有兴趣。

    大堂也有不少有心人听出了朱平安的画外音,也是忍不住笑了。

    那正在登记的店伙计,听着大堂内的笑声,有些疑惑的看了下,还以为是众人在笑站在大堂中的朱平安的名字呢,仁狄,好土的名字,然后又低头认真的登记起来。

    不过,笑归笑,大堂内的大部分人对朱平安的看法还是和刚才一样,这少年就一个乡下的穷小子而已,只不过是有几分小聪明而已,乡下也有聪明的小孩,三岁能下地拔草,五岁会放羊,聪明点,心思活络点,但也仅此而已,没什么大发展。

    对于朱平安抬头悬挂在大堂六副对联的行为,他们觉的不过是故作声势而已,我们都对不出来,他能对个毛线啊,别开玩笑了。他就做个样子,省的待会灰溜溜走出去太丢人罢了。

    不管客栈内的众人怎么想,朱平安走了客栈大堂后,便抬头看起了悬挂在大堂内的对联。

    对联都是用朱砂写在近两尺宽的丝绸上,从三楼垂到一楼,竖排行书,笔断意连,如行云流水。

    第一幅对联只有七个字,看似简单,但是仔细一读却发现其中暗藏玄机:

    “静泉山上山泉静”(未完待续。)

    PS:  今日上班清闲,加写一章,特别感谢我的书评区版主♂失火的天堂,如吾之萧何,让我可以尽心创作,安枕无忧,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