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五十七章 对联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哪是给对出对联的人留的,不是给你的,你还是去其他客栈看看吧。”

    店大欺客,奴大欺主。

    店伙计不耐烦的话语带着讽刺,客栈内聚精会神思索的文人那带有歧视和蔑视的一瞥,两下暴击连击重合在一起,至少能造成10000点的伤害......一般而言,面对这种尴尬的境地,大多人可能都会羞愧掩面而走吧。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客栈门口那个乡下穷小子,却好像听不出店伙计的讽刺,看不懂众人的歧视似的,不仅没有羞愧掩面,反而是脸上洋溢着憨厚的微笑,很是高兴的说了一句话:

    “是吗,那就是有房了啊。”

    噗

    好单纯的少年!

    客栈大堂聚精会神思索对联的人们,听了朱平安的这句话,看着门口那个憨笑的少年,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哄笑。我想,此时他们心里面对门口的这个乡下穷小子的描述,最文雅的也只能是单纯这个词了。当然,从他们哄笑的表情来看,在经过了漫长绞尽脑汁的思索,却苦苦没有下联之时他们心里对门口的这个穷小子的描述,更有可能是口语化的:白痴!傻X!

    客栈店伙计闻言,看着门口这个憨笑的少年,几乎一口老血喷出来。有个毛线啊,听不懂人话啊,留着的房间那不是给你的!

    “店里剩下的房,是给对出对联的人留的。不对外出租。客官,您走好,不送。”

    店伙计愈发显得不耐烦了,看着朱平安,伸出手向着门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尽管带着笑,但是说的话也带着浓厚的讽刺味。

    “是吗,那我也来对下对联啊。”

    朱平安牵着杀马特黑马在门口,微微眯着眼睛开口说道。一脸憨厚,笑容依旧,仿佛不知被人拒绝是何物一样。

    店伙计上下扫了朱平安一眼,翻了一个白眼。鼻息间呼出一股浊气,不屑至极。

    你也?

    不要这么随便用也这个字好不好,你会拉低客栈大堂内一同对对联人的档次的!你看看你,明显一个乡下泥土里刨食的,浑身上下哪里有一丝一毫的文墨气息。能认出你自己的名字就不错了,还谈什么对对联啊。要知道,这些对联都是我们东家从全国各地,耗费时日专门搜集来的,一般的秀才都不敢说能对出其中哪怕一副来,你一个乡下土里刨是的,也敢说也来对下对联,这么大的口气,我都不稀罕揭穿你!

    “怎么,现在不能对了吗?”门口的少年往大堂看了看。轻声问了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能对又怎样,不能对又怎样,反正你也对不出来,趁现在时间还早,你还是去找别的客栈吧。”

    店伙计很是不耐烦,大堂里面都是文学修养很高的才子大佬等等,要是放你一个乡下泥土里刨食的去凑热闹,那不是相当于对这些贵客们的羞辱吗,想想啊。大堂里的这些才子大佬还有好多人一个对联都没对出来呢,你一个泥腿子进去也一个对联都对不出来,那不是说这些才子大佬跟一个泥腿子没什么两样嘛,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那就是能对了咯。”门口的少年乐呵呵的笑着,微黑的脸上放着红光,就像田野上一穗淳朴的红高粱。

    你奏开!

    店伙计又是一口老血,你乐个毛线啊,听不懂人话啊,能不能抓住重点啊。我说的是让你走,你管能不能对干嘛啊。好吧,这个门口的穷小子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好,那就让你撞!不是要对嘛,那我就让你对,不过不是客栈大堂悬挂的那六副对联。

    “你想对对联是吧,你对得出我的这个对联,才能去大堂对对联。如果对不出,呵呵,那大堂里的对联你也就别想了,想也想不出。”

    店伙计看着朱平安,微微哼了一声说道。

    店伙计也是读过几年书的人,不然也进不了这个客栈打杂,这个客栈的薪水是别的客栈的两三倍之多,要求就是识书断句,也因为读过几年书,这个店伙计才进的来这个客栈。才在这呆了半年,这店伙计赚的钱就够别人辛苦两三年的了,不由得有了几分自豪和骄傲。

    “好啊。”朱平安乐呵呵的回道,笑容依旧。

    “蓬门今始为君开。”店伙计两个鼻息一开一合,出了一道以古诗词为题的对联。

    其实这个对联一点也不难,出自杜甫的《客至》。这是店伙计出的一个下联,让朱平安对上联,不过他故意没说是上联还是下联,就是看不起朱平安,如果读过诗书的话,一看就知道这是杜甫《客至》中“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中的半句,只要将上句说出来就对了。

    出完这个对联,店伙计就睥睨着眼神嘘着朱平安,大堂内苦思对联的人们也无聊的看向门口,权当是消遣了。

    “蓬门今始为君开”

    朱平安牵着杀马特黑马轻声将店伙计出的对联轻声吟了一遍,在店伙计想要开口说重复的不算对对联的时候,就听着朱平安接着就把下联说了出来:

    “睡你麻痹起来嗨”

    蓬门今始为君开,睡你麻痹起来嗨!

    朱平安这一句对联一出口,大堂内的众人就仿佛被点了穴一样,愣住了一秒,然后瞬间就笑翻了大堂内的众人,在古代大明人们虽然不知道“嗨”这个字“high”的意思,但是“嗨”这个字在古代也有一种象声词、感叹的意思,差不多也能理解几分这个意思。

    花草遍地的庭院小路,还没有因为迎客打扫过;用蓬草编成的门,因为你的到来,今天才打开。多么有意境的诗句啊,可是“睡你麻痹起来嗨”这七个字宛如一头猪一样,瞬间就将这意境给拱的跟个狗吃屎似的。

    这种冲击简直是丧心病狂。

    当然,处在冲击波第一线的店伙计,遭受了一万点伤害的序曲,感觉一坨翔被塞进了嘴里一样,正要吐朱平安一脸狗屎的时候,却听朱平安又说话了。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朱平安露出了八颗牙,绽开了一个标准的笑,然后接着说道:“呵呵呵,我看气氛太严肃了,开个玩笑。”

    一句话,将店伙计要吐出口的热翔,又一次塞进了他的嘴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