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五十四章 初逢杨继盛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喂,那骑马少年,如若不嫌,可与我同住。”

    就在朱平安翻身上马,准备去找客栈投宿的时候,忽听身后传来一声浑厚沙哑的声音。

    在满是嘲讽和白眼的驿站,这声音很是突兀。

    好奇之下,朱平安拉住马缰绳,掉转马头,循着声音往驿站方向看去。

    说话的人是一位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国字脸男子,三十余岁,穿着较为朴素,但是整个却是一身正气,站在那就像一柄出鞘了的利剑一样。

    这人虽然穿着朴素,但是驿站的人员对其很是恭敬,或许用恭维和讨好更恰当。

    于是,朱平安对这人有些好奇了。

    “求之不得,久旱逢甘霖,谢都来不及呢。”朱平安翻身下马,向着那人远远的拱手作揖,笑着大声谢道。

    “呵呵呵,你这少年倒是有趣,我那房间也算宽敞。”那人笑道,然后扭头向站在他一旁的驿站人员用肯定的语气问道,“我这样做,可是有违规矩?可需向驿丞回禀?”

    听了那人的发问,驿站人员满脸都是恭维的笑,连连摇头道,“没有违背规矩,这种小事那用麻烦驿丞大人,杨大人真是古道热肠。”

    那人对驿站人员的恭维,一点也不感冒,连应付的意思都没有,扭头看都没有再看那驿站人员一眼。

    “这位大人,真是多谢了。”朱平安牵着马走到那人身边,再一次拱手表示感谢。

    “举手之劳而已。”那人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说了几句话后,朱平安按照驿站人员的指引,将马匹放在了驿站马棚,然后背着包裹随着那人往他的房间走去。

    这处驿站要比朱平安以往住的驿站都要好很多,驿站的建筑都要干净阔达的多,甚至比大部分的客栈都要好很多。这人住的房间几乎是驿站最好的几间房间了,房间是个两进的套间,外间稍小一些,里间是主卧宽敞的多。

    “你便在这里休息吧。”那人将朱平安领到外间。“反正我一个人也住不了两间房。”

    朱平安拱手道谢。

    这人所穿衣服比自己好不了多少,很是朴素,大约这人家境也不是很好吧。在驿站门口叫住自己,估计也是看自己穿着朴素。动了恻隐之心吧。

    只是不知道这人是何职位,看驿站人员讨好恭维的行为来看,这人应该身份不一般吧。

    “多谢大人,晚生朱平安,安庆府人士。还未请教大人高姓大名。日后平安也好感谢大人。”朱平安将东西放在外间后,拱手向那人作揖道。

    “这值得什么谢,反正我一人也住不下两间房。我看你小小年纪便是举人,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这些驿站人最是善于逢高踩低,你无须放在心上。我姓杨,表字仲芳。你也就别大人长大人短的叫来叫去了,你年长于你,你便叫我杨大哥吧。”

    杨仲芳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又指了指自己道。

    杨仲芳?

    听了杨仲芳这三个字。朱平安浑身一震,仿佛是被雷劈了一样。在明朝嘉靖年间,姓杨又字仲芳的?难道说是有着“明朝第一猛人”之称的杨继盛?

    至于为何说杨继盛是明朝第一猛人,这是有理由的。明朝的言官是出了名的要名不要命,要上至皇帝,下至百官,无人不敢骂。杨继盛、杨涟,是这伙猛人中的代表,是这伙猛人中的猛人。杨继盛虽然不是言官,但是却经常干言官的事,所以把他归到言官中不无不可。

    杨继盛出自农家,小时候也放过牛。十三岁才入学读书,但是却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中了举人,三十一岁是中了进士,和张居正是同一届进士。他没有钱没有权。但是他有命,又敢玩命。

    这人弹劾过军队第一大佬,也弹劾过政界第一大佬。

    弹劾这种狠角色,肯定是讨不了好。也不过多详细说了,反正这人因为弹劾,多次入狱。有一次入狱前被打了一百多杖。皮开肉绽,肉都腐烂了,这哥们在监狱摔碎了一个碗,用碎片将腐肉割了下去,面不改色,据说在一旁看热闹的牢头都哆嗦着昏过去了。有同事要送他一个蛇胆止痛,这哥们不仅拒绝而且还说我自己有胆,要蛇胆干什么!

    所以,这哥们是当之无愧的明朝第一猛人。

    如果是杨继盛的话,他这次应该是弹劾军队大牢被打入监牢后连升三级,由严嵩举荐,去京城任职武选司员外郎。这也说得通为什么驿站的人会这么恭维巴结他,这可是严首辅举荐的人。当然,很快严嵩就会后悔的......

    何其有幸,竟见到了真人,朱平安看着杨继盛,呼吸有些急促。想一想,这么一个正直的人,最后落到那步田地,忍不住让人愤慨。

    自己一定要尽所能,避免这个悲剧发生。

    “朱兄弟,可有什么不妥?”杨继盛见朱平安瞪大眼睛看着自己,不由奇怪的问道。

    “没,没有。”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

    “哦。”杨继盛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朱平安说道,“我看朱兄弟风尘仆仆,应该是长途跋涉过来的吧。此去出门左拐便是驿站后厨所在,你且用我的名讳,吃些便饭吧。用过饭也好早些歇息,为兄尚有要事,就先失陪了。”

    朱平安拱手目送杨继盛进了内房,然后按杨继盛所说的去了驿站后厨,也不顾驿站人员的目光,自顾自的要了两个馒头一份清粥小菜,慢慢食用起来。

    吃过晚饭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朱平安回了房间,杨继盛所在的房间已经亮起了油灯。朱平安略作收拾了一下床铺,然后也挑亮了油灯,秉灯夜读了起来。

    夜色寂静,月色蒙蒙,整个驿站都笼罩在黑暗之中,唯独朱平安和杨继盛所在的两个房间还亮着灯,昏暗的烛光拉长晃动的影子,显得格外寂静。

    大约在子时时分,朱平安才收来书卷,熄灭了油灯,沉沉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