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五十一章 龙泉古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驱马拖着野猪,沿着山路前行了半个多时辰,便看到了一个靠山的小镇。

    朱平安骑着黑马拖着一头野猪进了小镇,在小镇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个看上去柔弱憨厚的少年,竟然能猎到这么一头巨大的野猪,对比反差也太鲜明了。一时间吸引了不少围观的群众,当然也吸引了不少屠户、客栈和酒楼的人。

    中华民族都是资深吃货,大明此时依然,屠户还有酒楼的人可是深知烹饪得当的野猪肉的美味的,野猪运动量大,因此猪肉质结实紧致,很有嚼头,风味独特,香而不腻。另外野猪肉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其还有几个功效是增肥养胃,对于治疗便血,痔疮出血是有一定的威力的。

    所以,小镇上的几家屠户还有酒楼客栈在得知消息后,蜂拥而至,将刚进小镇没多久的朱平安给团团围住。

    “这位小哥,这野猪卖给我老刘吧,咱老刘可是实诚人,绝不让你吃亏。”一个围着油乎乎围裙的屠户,拍了拍建议雪橇上的野猪,满意的抬起头跟朱平安说道。

    “还是卖给我们张记酒楼吧,我们是镇上信得过的酒楼。”另有一位掌柜打扮的中年男子也不甘示弱。

    那屠户撇了张记酒楼掌柜的一眼,“我说王兄弟,你抢什么,你还会宰割野猪不成,这野猪等我宰割了再分你些不迟。”

    张记酒楼掌柜的晒然一笑,“怎么,没有你张屠户我还得吃带毛猪不成。”

    “当众吵吵真是给我们落山镇丢人,这位小哥,你别理他们,这野猪卖给我们醉花楼好了。”一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大妈越过两人,向朱平安抛了一个媚眼。

    接着,众人便开始互相争执起来,竟相要买下这头野猪。周围围观的群众也都围着一边看热闹,想看看朱平安如何应对。

    “咳咳。平安不过侥幸猎了这么一只野猪,初来贵地,大家如此盛情,平安也不好拒绝。这样吧。这头野猪就由价高者得之吧。”

    朱平安翻身下马,向着众人拱了拱手,一脸憨厚的笑道。

    拍卖并不是一个新兴的销售模式,拍卖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唐玄宗开元25年(737年)诏令:诸以财物典质者。……经三周年不赎,即行拍卖。所以,古代拍卖沿用已久,不过使用的较少而已。

    于是,周围围观的群众有眼福了。

    “我出15文一斤。”第一个发话的王屠户。

    朱平安对此不动声色,只是憨笑着看着王屠户,五年前父亲和大哥侥幸猎到的那头野猪,当年就卖了15文一斤,现在你才出15文。

    “不,我出18文一斤。”

    然后王屠户在朱平安的笑容中有些不好意思的马上改了口。

    “哈哈哈。王屠,怪不得刚才花大姐说你给我们落山镇丢人,18文你也好意思喊出口?!我出20文。”另一个屠户奚落王屠户,然后举起油乎乎的手喊道。

    哈哈哈,围观的群众不由跟着嘲笑起王屠户来。

    “我出25文。”王屠户咬了咬牙道。

    “我出30文。”这时张记酒楼的掌柜发话了。

    “35文。”

    ......

    在众人的围观下,出于利益,出于面子,多种因素影响下,最终这头野猪肉的价格定格在了40文的高价上。野猪毛重325斤,让朱平安入账13两银子之多。

    当年父兄猎到的野猪才卖到了15文一斤。共四两多银子,这头野猪40文一斤,价格高了三倍多呢。

    朱平安颇为满意的将十三两银子放入怀中,为了向周围围观的群众表示谢意。朱平安花了二两银子交给了附近的一家包子铺,请围观的群众免费吃肉包子,二两银子足够周围的群众每人分到两、三个肉包子了。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时间众人皆欢。

    问了一个吃肉包子吃的欢快的大叔路后,朱平安继续驱马赶路,少了野猪的拖累。杀马特黑马速度快了很多。

    露宿风餐六百里,明朝饮马南江水。

    风餐露宿,连续赶路一日,便到了有着“淮右襟喉,江南唇齿”之称的庐州,也就是现代的合肥。

    接近傍晚时分,赶到了当地人称龙泉山的山脚下,通过热心人的指引,朱平安牵着杀马特黑马上了沿着山路上了山,准备借宿在建在山半腰的一座龙泉古寺中。

    龙泉古寺地处龙泉山腰,龙泉之上。寺因泉而名,泉因寺而胜。相传唐王李世民曾以山脚下四季常涌的泉水洗浴战马,后夺天下,成为真龙天子,泉水因此得名“龙泉”,山腰的寺庙也因此被称作龙泉古寺。

    晨钟暮鼓,在上山的路上,朱平安便听到了从龙泉古寺传下来的梵音,沿途还遇见数位挑着水的和尚,当然遇见最多的还是香客,有富商有当地村民也有一些呼朋引伴的游人,当然也少不了虔诚的信徒。未至寺中,朱平安便能通过这些人流看出龙泉古寺香火极盛。

    寺庙极大,走到庙门前,一排排、一栋栋的建筑物便映入朱平安的眼帘,庙顶上铺满了琉璃金碧辉煌,屋脊上雕刻了好多佛陀,栩栩如生。

    进入寺庙,朱平安交了十文香火钱,便有一位小沙弥领着朱平安进了寺庙后面供香客休息的院落。

    院落错落复杂,有小门独院的,也有一间挨着一间,或许是因为朱平安交的香火钱少的缘故吧,小沙弥将朱平安领到了一间挨着一间的那种休息院落。

    杀马特黑马拴在了墙根下,朱平安分两次将马背上的东西搬进了不到十平的房间内。

    这个院落里似乎住了不少人,有香客也有像自己这般的书生,似乎隐约还听到了女眷的声音,似乎是在隔壁,可能是一家来此上香礼佛的吧,朱平安并没有当回事。

    安顿后,朱平安洗了一把脸,便出了房门。

    刚才听那小沙弥讲寺中素斋颇为出名,好奇之下,朱平安便准备去尝尝寺中的斋饭。

    寺中香客极多,寺庙也用标志对建筑位置做了引导,朱平安就是按照引导找到了龙泉古寺的斋堂。不过斋堂内菜谱却是让朱平安咂舌,粉蒸猪肉、梅干扣肉、油焖鸡头、鸭掌甜汤、巩河煎鱼、油炸蛋酥,等等、等等。

    鸡鸭鱼肉俱全,莫非此寺僧人也吃荤?

    不过仔细看了才发觉猪肉是豆腐、鸡头是芋头、鸭掌是银耳、鱼是划成鳞状的茄子、蛋酥只是面拖而已。

    虽说是素菜,味道却是当得起小沙弥自夸的话,朱平安吃的肚子微涨才停了碗筷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