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什么仇什么恨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您请稍等片刻,我这就进去通传。”

    值班吏役在打完差点冒犯了朱平安的差役后,便来到朱平安面前欠着腰堆着一脸笑的说道,恭敬而热情,跟刚才判若两人。说完,这值班吏役便一路小跑的往后衙通传去了,完全是一副忠于职守的人民好公仆模样。

    对于县衙么门口这一幕,黄攒点嘴角有些抽搐,这柳头中邪了吗?!还是说突然发现那书呆子是他失散多年的兄弟?没理由啊!

    心塞!

    拿着臭袜子的差役,摸着被值班吏役打的火辣辣的脸,目光呆滞的看着一路小跑的值班吏役的身影,感觉自己的整个世界都颠覆了。

    更令他们觉的世界观颠覆的是,片刻后,他们一年都难得见几面的知县大老爷,竟然一脸笑的从县衙后院专程走了出来,边走边笑啊,在这大雪天笑的如沐春风似的。

    那个值班吏役低头哈腰在知县后面跟着。

    “见过县尊大人。”朱平安在知县还未至门口时,便拱手行礼道。

    桐城县的知县大约五十多岁,脸上油光满面。

    不用介绍,朱平安一眼就能认出他是知县,因为他不仅戴着上班戴的乌纱帽,而且还穿着青色的官袍,官袍上面绣着一只鸂鶒,音‘西翅‘,是一种长有漂亮的彩色毛羽的水鸟,经常雌雄相随,喜欢共宿,也爱同飞并游。在大明,官员服饰是由定制的,按制度官服上绣鸂鶒的是七品官,而在县衙里面也就只有知县够这个品级,才可以在官服上绣这么一只鸟。

    今天看来,“衣冠禽兽”是个十足的贬义词,指那些徒有人的外表,却不干人事的人。然而在大明,“衣冠禽兽”可是个好词,代指朝廷官员。要说某某“衣冠禽兽”。那真是天大的荣耀。就是因为明代“文官穿禽、武官穿兽”的官服制度,人们才用“衣冠禽兽”这个成语来代指朝廷官员。

    在县衙大门外的黄攒点,看到朱平安这个书呆子见了知县只是拱了拱手,这般无礼。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等着县尊大人的怒火吧。

    “县尊大老爷好。”

    黄攒点领着几位差役颠颠儿的上前,越过朱平安,向知县低头弯腰问好,其他差役都是跪地叩头。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知县大人的,所以现在能见到知县本尊,那是鼓着劲的上前刷存在感。

    “见过青天大老爷。”

    杨大成还有女主人也都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杨大成跪下后还不住的用肩膀蹭朱平安的小腿,催促朱平安也赶紧跪下,唯恐朱平安触怒了知县再受惩罚。

    “贤弟何须这般客气。”

    知县大人走来,一脸笑容的埋怨道,很是热情。

    贤弟?

    低头弯腰在知县大人跟前的黄攒点闻言,几乎要喜极流涕了,我听到了什么。知县大老爷竟然喊我贤弟,霎时间,一股卵卵的热流从脚心直冲头顶,有了这一声称呼,那自己岂不是可以有机会从黄攒点升为黄典吏了。

    就在黄攒点激动的抬头时,却看见县尊大人鸟都没鸟他越过他,笑着来到了朱平安跟前。

    “贤弟客气什么,久闻贤弟之名,此次恩科乡试,贤弟可是给我们安庆府扬眉了。来。后衙一叙。”

    桐城知县满是笑容,伸手邀请朱平安去后衙。

    “县尊大人过誉了,平安不过侥幸而已,和县尊大人施政教化桐城相比。不过是萤火之于皓月。桐城‘七省通衢’、‘华夏文都’、‘江淮第一城’美名如雷贯耳,这全是大人之功,平安无缘拜会,今日得见县尊大人,真是三生有幸。”

    朱平安脸上挂着佩服的笑容,拱手向知县道谢。然后话音一转,看着黄攒点向知县歉意的接着说道:

    “不过,平安怕是不能与县尊大人去后衙了,这位黄攒点还要把我带去大牢呢。”

    旁边一脸激动的黄攒点,满脸的激动瞬间化成恐惧了,自己招惹了一个怎样的存在啊。

    刚才还认为那只是一个无权无势废物点心的书呆子呢,结果一眨眼,知县大人都对人家那么客气了,听知县大人的话,那书呆子原来是今年刚通过恩科的举人,似乎还是在这次恩科上出了偌大风头的举人。

    举人呢,还是这么年轻的举人,自己在他这个年纪大约还在为通过县试而发愁呢。尼玛,人家都举人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另外就是,刚才自己还以为那只是一个不通世事的迂腐书呆子呢,可是尼玛刚才人家拍马屁拍的比自己都顺手通畅不知几百倍。

    这是得有多大的城府啊,从自己一进杨大成家的门,他就隐忍装到现在,直到见了县令才一下子突地撕破伪装,猝不及防的向自己露出了獠牙。

    这分明是一头披着猪皮的猛虎啊。

    想一想,自己竟然招惹了这样的人,黄攒点不由满面恐惧,面如死灰,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哦,这是怎么回事?”

    桐城知县听了朱平安的话,转身微眯着眼睛看向黄攒点。

    “大人,我,我......”

    黄攒点面如死灰,手抖不停,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整个人都崩溃了。

    这书呆子太狠了,太有心计了,用了春秋笔法,其余的事情谈也不谈,直接揪着自己让他去大牢这件事发作。要是先说杨大成的事,自己怎么也都能推卸,可是揪着自己让他去大牢这事发问,自己螚推卸个毛线啊。

    将一个举人押进牢房,连知县都没有权利,也只有请示了提学官大人由朝廷剥夺了举人身份才可以,自己一个小小的攒点竟然要将一个举人弄进牢里。

    这事一错,先入为主,后面的事自己也别想狡辩了。

    好狠,好有心计!

    黄攒点看着微笑的朱平安,仿佛看到了一只猛虎向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浑身仿佛如坠冰窟,自己怎么惹了这种狠角色呢,欲哭无泪,悔恨和恐惧一起袭来,将黄攒点淹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