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四十六章 书呆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外面叫骂不绝,杨大成抓着铁锨于闯入者们对峙于院中,房间中的女主人则是紧张的抱着孩子,担惊受怕的不住往外看,脸色苍白。

    女主人怀里的孩童,挣扎出来,想要拿着屋里的扫把去外面帮他爹,惹的女主人一把捞在腿上,打了一巴掌,然后用力的抱在怀里,唯恐孩子跑出去被人欺负了。

    “老实在屋里待着,我出去看看。”朱平安放下碗筷,摸了摸熊孩子的脑袋安慰了一句,然后起身往外走,于情于理自己都要帮帮这家人。

    “这位小哥你别出去了,小心他们牵连于你,这些人都不讲道理的。”女主见朱平安要出去,不由劝道,不忍心看朱平安平白无故地受到牵连。

    “无妨,不讲理总要讲王法吧。。”

    朱平安微微摇了摇头,便从屋里走了出去。

    “哎......”女主人看着朱平安出去的身影,叫了一声,觉的朱平安只是一个不通世事的书生,不知道世道险恶,担心不已。

    女主人怀里的熊孩子,伸着脑袋看着朱平安出门的身影,也想跟着一起出去,不过被女主人牢牢的按着,动不了。

    朱平安出了屋门,只见院子里杨大成正跟五位吊儿郎当的差役对峙着,差役后面是一位穿着绸缎长袍的中年八字胡男子,长相相当猥琐,大冬天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似乎有意凸显他身份不一般。

    “呦,这是哪来的小子啊?”一位差役看到朱平安从屋里走出来,歪着头瞅着朱平安。

    其他几位差役也都吊儿郎当的看着朱平安,隐隐的成包围之势。

    “这只是过路的学子,你们不要为难他。”杨大成拄着铁锨对着几位差役说道,然后又扭头给朱平安说,“这位小哥,吃过饭就赶路吧。”

    看着杨大成这么在意朱平安,特意保护似的。这些个差役对杨大成的话就不相信了。

    “啧啧,杨瘸子还挺仗义的哈。这是你家亲戚吧,以前没见过哈,哦。我想起来了,你浑家似乎有一个不成器的弟弟也在读书吧,哈哈哈,听说读了十年书,你内弟连童子试第一关县试都没过。哈哈哈,这位就是吧。”

    一个差役似乎想到了什么,笑的前仰后俯,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变的特别的不屑。

    想想嘛,读了那么十年的书,连童生试第一关都没过,那不是不成器是什么,童生试有三关呢,十年连县试都没过,更不用说难度更高的府试和院试了。这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这种书生才是真正的百无一用呢。怎么能不让人鄙视呢。

    “哈哈,要我说啊,你就别读书了,完全不是那块料嘛。”另一位差役摇着头嘲讽道。

    “不过也不是没希望,看到我们黄攒点了吗,我们黄攒点可是秀才老爷,又是我们知县大老爷身边的红人。你要是拜我们黄攒点为师,得到我们黄攒点指点,再走走关系,你还是大有希望的。”刚开始那位差役循循善诱道。

    “当然。我们黄攒点公务繁忙也不是谁都指点,谁都帮助的,不过,若是你跟我们黄攒点变成亲戚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呵呵呵,如果黄攒点是你姐夫的话,姐夫教小舅子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嘛。”

    说话的差役对朱平安挤眉弄眼的,让人有一种把他脸踹大三码的冲动。

    “你们胡说什么呢,这位小哥只是路过的学子。”杨大成气的脸都青了。

    “啧啧,杨瘸子还是跟以前一样嘴硬哈。”差役们不屑的笑道。完全不信杨大成的话,坚定的认为朱平安就是杨大成的内弟。

    “你们要干什么?怎么可以这般说话,真是有辱斯文。”

    朱平安站在杨大成旁边,指着几位差役,面红耳赤的,十足的书呆子模样。

    朱平安的这一席话,还有那书呆子模样,顿时让几位差役相视一笑,还有辱斯文,这小子完全就是一个读书读傻了的书呆子,简直是废物中的废物。

    “占田于民,则入赋于君,制也。”

    “太祖曾说过,为民者当知其分,田赋力役出以供上者,乃其分也。”

    黄攒点不嫌冷的打开折扇扇了两下,张嘴就是一通文言官腔,一副按规矩办事的样子。

    “所以说呢,服徭役,这是咱太祖定下的规矩,我们也是按照黄册来的,杨大成该你去长城服役去了。要是不去,那可就是罔顾国法,轻者监牢伺候,重者那可是要杀头的。”

    黄攒点一合折扇,伸出右手摸着自己的八字胡,看着杨大成义正言辞的说道。

    看黄攒点这么熟练的引经据典,牵强附会罪名,进而威胁的套路,这般熟练,这般脸不红气不喘。朱平安便知道这人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一脸两年了。

    县官不如现管,有些时候,基层的渎职更甚!危害更大!

    因为他们的渎职,他们的滥用职权,是直接作用于劳苦大众身上的!

    徭役制度要改!吏制也要动!

    朱平安看着这一幕,默默的在心里记了一笔。

    “可笑,我在开春时才服了挖河清淤的徭役,怎么冬天又要我去长城服役,你这根本就是以权谋私,欺人太甚!春天服役就是你们陷害故意致我伤了腿!现在却还要我去长城服役,还有没有王法!”杨大成怒目直瞪黄攒点,恨不得上去一口两口将黄攒点撕咬成碎片,这个败类不就是盯上自己婆娘了嘛,这种败类,自己要是屈服,枉为人!

    “王法?”

    黄攒点一摸八字胡,嘴里发出一声不屑的笑,“我说的就是王法,呵呵,你杨大成北上长城服徭役便是王法!”

    我说的就是王法!

    县衙里典史都不入流,他这攒点更是连毛都算不上,竟然敢狂妄的说什么我说的就是王法,真是天高皇帝远,霸道横行无忌惮!

    “太祖颁有徭役优免之策,国中贵者,贤者,能者,服公事者,老者,疾者,皆舍,以岁时入其书。杨大哥腿有残疾,是属于徭役优免的范围。”

    朱平安听黄攒点说完,便勾起唇角,开口说道。

    朱平安说完,院子里安静了几秒,几位差役面面相视,然后哄的爆发出一阵哄笑。

    “这小子还真是读书读傻了!”

    “可不是咋地,真以为知道几句话就可以指点天下了。”

    “哈哈哈......傻吊”

    黄攒点也是不屑的摸着八字胡笑了,一打折扇,扇了两下,义正言辞的说道:“疾者是可舍,但何疾可舍,疾到何种程度方可舍,都由我们户房定夺。方今鞑靼犯边,正是用人之时,杨大成腿小疾,当以国事为重,速速北上为国效力修补长城。”

    “听到没,我们黄攒点可是秀才老爷,不是你这半瓶子水都没有的书生能比得上的。”

    “呵呵呵,就是,这就是什么,关公面前耍大刀,真是可笑。”

    差役们在黄攒点说完后,对朱平安肆无忌惮的嘲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