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四十五章 乐于助人黄攒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时值正午,村里的炊烟懒懒地升起来了,烟囱上落的雪也被烟熏化了,露出黑黑的烟囱。

    看着嗷嗷叫着消失不见的熊孩子,朱平安微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翻身下马,牵着马走进了村子,踩在积雪发出“咔吱咔吱”的声音。

    这个村子没有下河村规模大,大约只有三四十户人家。朱平安牵着马,沿着村子狭窄的小路往里走,找了一户门前扫净了积雪的人家敲响了房门。

    “谁啊?”

    院子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有一男人的声音从院子里问道,声音深沉而又粗豪。

    朱平安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应声答道,“麻烦了,我是一位过路的学子,想借碗热水喝。”

    朱平安话音刚落,院子大门便被打开了,一位身材壮硕,皮肤黝黑、粗糙的汉子出现在门口,穿着朴素、破旧,鞋上面沾满了泥土。

    “打扰了。”朱平安微微拱手,脸上也释放着善意。

    “没,没啥。”皮肤黝黑的汉子被朱平安这么一拱手,给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挠了挠头说,“要是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吃个便饭吧,孩子他娘也刚好做熟了饭。”

    “多谢大哥,那就打扰了。”朱平安再次拱手道谢。

    皮肤黝黑的汉子大约三十多岁,帮着朱平安将马拴在了牛棚,又将牛的草料给杀马特黑马用一个破盆子添了满满一盆。

    可以看得出,这是一户朴实又善良的人家。

    不过这皮肤黝黑的汉子左脚似乎有残疾,走路一瘸一瘸的,不清楚是先天性的残疾还是最近伤到了腿脚。只是汉子似乎对于自己腿很是坦然,没有一点遮遮掩掩的,脸上也都是积极的神情。

    家里的小孩好奇家里来了客人,悄悄的从屋里探春脑袋来看看客人长什么样。

    谁知一看朱平安,这孩童整个人就不好了,哆嗦了一下,指着朱平安大叫了一声。“妖怪来了。”

    “你这孩子,瞎说啥呢。”屋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声音,然后就把孩童拉到屋里,似乎教训了一顿。熊孩子被打的嗷叫了一嗓子。

    呃

    还真是巧了,刚才那孩童在门口看的时候,朱平安就认出来了,这孩子就是在村口拦在自己马前牛气哄哄的“打劫”的领头的熊孩子。

    “这孩子瞎说,小哥别往心里去哈。走进屋去。”皮肤黝黑的汉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给朱平安说了一句,便邀请朱平安往屋里去。

    屋里稍有些黑,朱平安进去两三秒才适应了屋里的光线,屋里摆设非常简单,但是很干净。屋里有一女主人正在忙着收拾桌子,虽然穿的朴素,但是看上去还是有几分姿色的,这皮肤黝黑的汉子还是蛮有福气的。

    尽管女主人稍有姿色,但是对见惯了腹黑少女李姝那种妖孽祸水级别的朱平安来说,也就是没什么了。心如止水。

    一旁观察朱平安的汉子,见状对朱平安好感瞬间上升了很多。

    “麻烦嫂夫人了。”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

    “能有什么麻烦的。”女主人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他是鸟妖。”

    一边的熊孩子指着朱平安喊了一句,眼瞅着就要来一泡童子尿灭妖。

    “咋这么不懂事呢。”女主人拉着熊孩子,眼看着就要把熊孩子拉到腿上打一巴掌。

    “不怪他,是我在村口跟他们开玩笑时说的。”朱平安拦住解释道。

    对于熊孩子,朱平安自有办法对付,从兜里掏出一把肉干就把这个熊孩子给哄的屁颠屁颠的叫哥哥了。至于鸟妖什么的,早就随着一口肉干忘的一干二净了。

    这户人家饭菜很简单,菜是自家腌制的萝卜,胜在味道还不错。尤其是就着小米粥,让朱平安喝了两大碗。

    快吃完饭的时候,汉子家大门被人粗鲁的踹开了,大约有五六个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吆五喝六、骂骂咧咧的。

    “杨大成,你给我滚粗来。”

    “杨瘸子,快快滚粗来,县令大人按鱼鳞册摊发徭役,该你去修补长城了。”

    “哈哈哈,要是你不想去也可以啊。听说你浑家长的俊俏......”

    正在屋里吃饭的汉子闻言,一把将筷子按在桌上,向朱平安歉意的看了一眼,便一股火气的冲出了屋子。

    “你们别欺人太甚!”

    杨大成出了屋子,抓起放在墙角的铁锨,怒目圆瞪。

    “哈哈哈,杨瘸子还敢想动手呢,看来上次的教训没吃够呢。”

    “怎么,另一条腿也不想要了吗?”

    杨大成的动作不仅没有威慑到院子里的几个差役打扮的人,反而将他们逗的哈哈大笑。

    “哎,说什么呢。咱们可都是公务在身,别这么粗鲁,要以礼相待懂不懂,县太爷他老人家说了多少次了。”

    院子里一个中年男子对几位差役说教道,这人穿的很好,还是长袍,似乎身份不一般。不过长的可不敢怎么恭维,一撮八字胡,猥琐猥琐的,看上去跟个成精的黄鼠狼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是,是,黄攒点教训的是。”

    几位差役对这人点头哈腰,一副以黄攒点马首是瞻的样子。

    攒点,是县衙的一种职位,连官都算不上,但也勉强算是有头有脸的吧。别看县衙不起眼,但也是五脏俱全,县衙日常办公的也是有吏、户、礼、兵、刑、工六房的。六房是县属的组织机构,附于县公堂之左右,每房设典吏1人,其工作人员称“攒点”、“书吏”、“书办”、“书役”、“胥吏”等。户房,设典吏1名(亦称“户书”),攒点1名,主管全县征收税银,交粮纳税,另外,户房还掌管“鱼鳞图册”、钱粮地清册等,摊发徭役等等。

    县衙虽然是知县大权在握,有典史协助处理公务,但由于人少事繁很难胜任。因此,其正式办事的是六房胥吏,他们实际上承揽了衙门的全部事物和权力,虽然其人员编制没有法律规定,亦不从国库中支付俸银,但事实上成为县衙内固定的办事机构,并为朝廷所认可。这些人员由于他们没有薪俸,然握有实权,因而便千方百计利用手中权力,横征暴敛,索贿受贿,中饱私囊。

    这个黄攒点正是户房的一个攒点,也就是一个工作人员,这黄攒点之所以能捞到这么一个位置,也是因为他本身还是一个秀才,也正是因为他的秀才身份,所以在户房除了户书外,就数他了。

    饱读圣贤书的,大都做不了圣贤。

    自从进了户房这个肥缺后,这个黄攒点小日子别提过得多滋润了,个人爱好也得到了充分发挥。

    其实黄攒点爱好也不多,就俩,一个是帮着别人保管银子,另一个就是帮着别人照顾下女眷。

    不让帮还不行,人家黄攒点讲究着呢,你们可别跟我客气,不然我跟你们不客气。(未完待续。)

    PS:  大家国庆快乐,这个国庆我会争取把前段时间落下的章节补上,多更新些。国庆快乐,听说国庆期间是双倍月票,大家手里有票的话,给我投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