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四十二章 入我相思门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    ,!

    苍山负雪,浮生未歇。

    一路策马,终在下午四点钟左右的时候赶到了小市镇。原本以为是一个普通的小镇,没想到策马才进了小市镇,就颠覆了朱平安的想法。

    街上是光滑的石板路,两旁房屋青砖黑瓦,飞檐翘角,古风犹存。这个小镇好像被长诗古韵浸润了千百年,有一种历史的厚重感,跃马入镇,宛如步入了一册满是墨香的诗卷之中。

    小镇如墨如画,但对冒着风雪赶了一整天路的朱平安而言,却没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汤和暖暖的被窝有吸引力。

    下马寻了一家客栈,付了房钱,由店伙计帮忙将杀马特黑马牵到后院,然后再将马背上的东西搬到房间。

    “这位小哥,麻烦送一碗羊肉汤来。”朱平安叫住要离去的店伙计,拜托其让后厨做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来。

    “羊肉汤十文钱一碗,要是再加饼子的话,每个饼子一文。”店伙计转身应诺道。

    羊肉汤十文钱一碗,要比自己镇上贵上两文左右,大约是因为今天是风雪天的缘故吧,或许还有自己是外乡人的原因吧。

    “一碗羊肉汤就好了,饼就不用了。”朱平安从袖褡里摸出十文钱递给店伙计啊。

    店伙计接了钱,应诺一声就出门了。在朱平安收拾床的工夫,店伙计就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走了进来,放在了桌上,然后告辞离去。

    滚烫雪白香甜的羊肉汤上漂着碧绿的葱花,羊杂和羊肉在碗里翻滚。热气腾腾,香气四溢。

    朱平安迫不及待的从包袱里将母亲陈氏烙好的饼掏出两张,掰碎放进热气腾腾的羊肉汤里,然后再夹一块放到嘴里,瞬间。香味便融入了整个身体。

    ‘色白似玉,水脂交融,质地纯净,鲜而不膻,香而不腻,烂而不黏‘

    飘雪的冬天。有这么一碗羊肉汤,配着充满母爱的油饼,不要太幸福了。

    在风雪天赶路,又冷又疲,尤其是吃饱了后。困意更是浓郁。于是,朱平安索性脱了衣服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连之前想的洗个热水澡的想法也都付之脑后了,实在是太过疲累了。

    都说文弱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呵呵,现在回头想想这句话就大错特错了。但就进京赶考而言吧,书生进京赶考远的地方的书生要赶路半年才能到京城,风餐露宿。跋山涉水,连续赶路半年之久,若书生真是文弱。又怎么能做到呢。

    没多久,朱平安便打起了鼾声,进入了梦乡。

    上河村李家过了腊八,红灯笼依旧高挂,仆从有条不紊的做着手里的工作。

    快到傍晚的时候,一阵马嘶声从门口响起。去给朱平安送信的王小二也进了家。

    李大小姐的闺房燃着三个火盆,角落还放着水盆补充水分。即便是风紧雪大的寒冬,房间里也是如春天般温暖舒适。

    李大小姐坐在靠窗的桌椅前。正满有心事的看着窗外,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那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的花纹,处处流转着女儿家细腻温婉的感觉。那檀木所雕成的桌子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几只毛笔,宣纸上是一句诗词,笔法细腻,墨迹未干: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忽地,李大小姐眼睛一亮,窗外包子小丫鬟掂着裙摆正往闺房这儿小跑而来。

    “小姐,小姐,王大哥来了。”

    数秒之后,包子小丫鬟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一进门便大呼小叫着向自家小姐报告。

    “来就来嘛,小姐我有些饿了,你去后厨盯着让厨娘给我做份豆腐鲫鱼汤来,今天口味要清淡些,别人我信不过。嗯,去后厨前顺道把王小二给我叫来。”

    李姝气定神闲,波澜不惊的拿起毛笔,将自己没有写完的诗词继续往下写,吩咐包子小丫鬟时头都没抬。

    “嗯,我这就去。”包子小丫鬟听小姐意思说最信得过自己,乐的小脸蛋红扑扑的,连连点头应下,掂着裙摆就屁颠屁颠的小跑了出去。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吧,一个老妈子就领着王小二走了进来,老妈子领到后,站在了门口。王小二往走进来的时候头一直是低着的,不敢抬头看小姐的闺房的任何一样物事,只看自己的脚尖,走了三步就停下了脚步。

    “王小二,他是什么反应?”

    李姝在王小二及老妈子进门后,停下毛笔,淡淡的问道,好像漠不关心的似的,不过耳朵却是支着的。

    “姑爷听说婚约后,有些吃惊。”王小二低着头回答道。

    听到这,李姝纤纤玉手持着毛笔,不知不觉将笔下的宣纸弄染了一大团墨迹。

    “不过,等小的将将婚书递给姑爷后,姑爷看了一遍,点了点头就将婚书贴身收起来了。”王小二低着头接着回答道。

    听到朱平安点头将婚书贴身收了起来,李姝眉角都舒展了,没想到那呆子竟然会贴身放好,还以为他会脑子一热回来退婚呢。

    “他可有说什么话?”李姝感兴趣的问道。

    王小二低着头将他和朱平安的问答原封不动的,向李姝叙述了一遍。

    李姝听后,撇了撇小嘴。这呆子也不怕累死,有马呢,那么着急干什么!

    “我在刚遇到姑爷的时候,姑爷正遇到了一头野狼”王小二顿了顿,将朱平安遇狼的事说了出来。

    “啊?他怎么样?”

    闻言,原本还气定神闲的李姝一下子将毛笔按在了纸上,惊讶出声,俏脸满是担忧。

    问完下一秒,李姝便觉自己反应有些过激了,另外这王小二既然能在这儿给自己这么汇报,肯定是那呆子没有事了。

    “真是晦气,才订婚就出事,别人还不说我克夫啊。”

    于是,李姝咳嗽了一声,又恢复了波澜不惊气定神闲的模样,嘴里还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姑爷一点事都没有,多亏小姐让小弟去送信,这才及时赶到,一枪刺死了恶狼。”王小二将功劳全都放到了李姝身上。

    “哦。”

    李姝淡淡的哦了一声。

    房间安静了片刻,王小二低着头看自己的脚,然后就听到自家小姐的吩咐。

    “算了,省的别人说我命硬克夫,你这次也就别去我爹哪了,收拾收拾就北上吧。嗯,既然那人想行万里路,你就在暗中护着吧,若是无事也就别出面了。我爹那,我自会说。”

    李姝将笔下被墨汁染成一团糟的宣纸,随手揉成一团丢到一边的纸篓里,随口吩咐了一句。

    “我这就下去收拾。”王小二弯腰低头应答,弯着腰往外后退。

    “等等,我让你买的药买了吗?”

    在王小二推到门口的时候,忽听到大小姐的一声询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