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四十章 就是这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    ,!

    陈氏快步往家走,唯恐走慢了被人抢走了中意的儿媳妇。◇↓,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陈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从对面正晃晃悠悠的往这边走来。

    看到来人,陈氏又捏了一把汗。

    这人陈氏熟悉了,是镇上最好的媒婆,从官府领俸银的官媒婆,在衙门里登过记的,人们都叫她薛婆子。整个靠山镇没有不认识她的,也没有她不认识不了解的人家,哪家有嫁女娶媳的需要,她都了如指掌,为人做媒做保没有不成功的。

    正是因为薛婆子保媒没有不成功的,所以陈氏才捏了一把汗,现在陈氏看到一个媒婆都担心是去李姝家提亲的,非常担心。要是这个薛婆子也是向李姝家提亲的话,那就坏了,这薛婆子提亲还没有失败过呢。

    “她婶子,你这是去哪呢?来家里喝口水呗。”陈氏主动跟薛婆子打招呼,心里面直犯嘀咕,唯恐薛婆子也是要去李姝家说亲的。

    “朱夫人啊,我这是刚从赵大嘴家说亲回来,要回家呢。才喝过水,就不喝了。你们家平安郎可是咱镇上最年轻的举人老爷,朱夫人就等着享福吧。”薛婆子见陈氏打招呼,连忙挥了挥手里的花手绢,笑着婉拒道。

    原来是往赵大嘴家说亲了,陈氏闻言喜上眉梢,不是李家的就好。

    “她婶子你这客气什么呢,走,去我家再喝点水去。”陈氏说着就上手拉着薛婆子的手就往自家家里拉。

    陈氏觉的自己今天运气真是太好了,先是听到了有好些人打自己未来儿媳妇的主意,然后这又有一个媒人送上了门。运气好,挡都挡不住。

    伐柯如何?匪斧不克。

    取妻如何?匪媒不得。

    在大明,娶妻可是必须要有媒人的。没有没人说亲,会被人看不起的,也不会被人承认,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刚才陈氏还发愁到哪去找媒人,也怕来不及呢,现在薛婆子从天而降,让陈氏喜不自胜,所以陈氏才拉着不放手。

    “他爹,快点倒茶啊。再把咱家里的水果点心你拿一盘来给她婶子尝尝。”

    陈氏不由分说拉着薛婆子就进了家门,进门后就大声的指使朱父倒茶之类的,让朱父忙的停不下腿都,也是埋怨朱父早先不让自己早点给朱平安说亲。

    另一边在下河村村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媒婆们,看着陈氏拉着薛婆子的手拉进了朱家大门口,这些个媒婆们就像是完成任务似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一起往河边走去。过了一会,几个媒婆眉开眼笑的摸着钱袋子各奔东西了。

    清溪已经冰封了。冰面上有落叶随风翻飞,此时,有人站在河边,如果朱平安再次的话。会发现看背影的话,这人倒是和救了自己的王小二有些像。

    薛婆子在朱平安家待了大约一盏茶,就在陈氏和朱父的各种好话拜托下向着上河村李家而去。手里还提着陈氏在家里翻出来的各种感觉好的礼品。

    “都怪你,要不是我凑巧听到。这儿媳妇就要变成别人家的了。”陈氏送走薛婆子后,对着朱父发了一通脾气。

    朱父自知理亏。当然,就是不理亏,朱父也是不敢在陈氏发脾气的时候吱声的。

    走了大约有十多分钟后,薛婆子就来到了上河村李家,敲响大门,说明来意后,门房李大叔一脸困惑,当听薛婆子说是替下河村朱平安来说媒的时候,门房赵大叔就不敢怠慢的向院里禀报去了。

    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的事,十多年了,这可是第一位来李家向大小姐提亲的媒人,以前从来没有媒婆来过。本来门房赵大叔听说说亲,第一反应就是赶走,开什么玩笑,自家小姐什么身份啊,那是这小镇子上的人能配得上的。不过在听说是替下河村朱平安说亲的时候,门房赵大叔就不敢含糊了,这可是镇子上最年轻的举人,听人说就是整个大明都屈指可数,而且,朱平安也是老爷曾经看好的人。

    所以,门房赵大叔在听媒婆说是替朱平安说媒后,就赶紧往院子里禀报去了。

    “老爷老爷,有人来给小姐说媒来了。”

    门房赵大叔急急忙忙的进了后院,见着李大财主后就赶紧禀报这个消息。

    李大财主正在给李姝显摆他带回来的礼物呢,听了有人给自家闺女说媒的消息后,李大财主几乎差点将手里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顶级南海珍珠给丢到地上。

    李姝就是李大财主的心头肉,捧在手心都怕化了,对于女儿的婚事,李大财主只是有一个初步的打算,打算招一个上门女婿。这上门女婿既要门当户对,又要对自家闺女好。

    现在听说有人来提亲,李大财主第一反应就是给媒婆点东西就给我打发出去。

    “李大叔,是谁家来提亲的啊?”一边的包子小丫鬟好奇的问道。

    “下河村朱家,就是那个刚考上举人的小朱老爷。”门房李大叔喘着气说道,刚才跑得太急了,这会还没喘匀气呢。

    在一边,随意的划拉着李大财主带回的礼物的李姝闻言,嘴角绽开一抹一闪而逝的笑,然后就变的冷冷的了。

    “请人喝杯茶,然后......”李大财主的话还没说完,另一边的李姝就开口了。

    “你们都出去。”

    李姝在李大财主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将屋里的人全都赶了出去。

    李大财主的话还没说完呢,后面的话是,喝完茶就打发了出去。一般而言,人们哪怕是再不满意也不会得罪媒人的,为的就是怕得罪了媒人,怕她们乱说自家儿女长短,影响自家儿女名誉。

    包子小丫鬟和屋里的老妈子小丫鬟以及门房李大叔等等,全都低着头退了出来。

    小姐生气了,好害怕。

    他们都是知道李姝脾气的,生气了李姝,可是能掀翻整个李家的。

    然后远远的躲开的包子小丫鬟等人,就听到了屋里李大财主和自家大小姐的声音,好像老爷和小姐都好生气,尤其是小姐,好像生气的不行呢,好像把屋里好多东西都摔碎了呢。

    再然后,李大财主就黑着一张脸让人将媒婆领了进来,定下了婚事。

    小姐好可怜,刚才肯定是老爷要小姐跟那下河村的坏人好,小姐不同意,然后就发了脾气,摔了东西。

    小姐好可怜,发了脾气,摔了东西也没能改变老爷的心意。

    老爷也真是的,往常小姐一发脾气,老爷什么都会答应小姐了的,怎么这次就不答应小姐了呢。

    小姐好可怜

    哎呀

    那自己岂不是也要跟那下河村的坏人.......

    想着想着,某个包子小丫鬟羞红了脸,小手攥着衣角,又羞又赧,包子脸都是烫烫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