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九章 昨日回放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姑爷和我家小姐,那可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两家人都可满意了。”

    王小二家在朱平安看婚约的时候,还不住的说着恭维的话。

    朱平安将婚约看完,然后收进了怀里,等着到时候李大小姐闹腾的取消了婚事后,自己也好将此封婚约一并归还李大小姐,省的李大小姐不放心了。

    “这次真是多亏王大哥了。”朱平安说着,再一次深深长拱一礼。

    王小二再一次错身避开,嘴里恭维道,“姑爷洪福齐天,即便没有小二我,也会逢凶化吉。”

    “王大哥说笑了,若是没有王大哥,平安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朱平安再一次拱手感谢,为防王大哥再一次躲开,朱平安这次没有深拱,而是微微躬身行了一个拱手礼。

    对于王小二,其实刷新了朱平安的认识。

    初次见王小二,是他询问自己是不是朱平安朱公子,然后就塞给自己了二十两银子,第二次也是给自己送银子,然后第三次见就是在李大财主返家时他随车而来。

    总体感觉就是李大财主家的下人,普通的,泯然众人的感觉。然而没想到,竟然是深藏不露,刚才救自己时那柄长枪宛如撕裂了时空,那速度,那准头,那力量,简直是一代猛将风范。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枪是军器里最博大精深的、最难学的。是个人拿根棒子就知道到处乱敲,给他根枪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枪有百兵之王的美称,两军对阵最管用就是枪,刀棍还算不上。枪若使得好的,枪自己就有生命。马踏连营之时,“枪似游龙”,一条丈长大枪把人马团团护住,枪头寒光到处,鬼哭狼嚎,大将百战百胜。

    能使得了长枪的。都是将领的潜力股。只看王小二的外貌,绝对无法联想到这是一位使枪的好手。

    而且刚才的谈吐,以及有意避开自己行礼等等细节来看,这人心思也是缜密之人。

    王小二是深藏不露。那李家又何尝不是呢。自己所看到的,肯定也只是冰山一角。这般想一想,那腹黑少女李姝退婚更是指日可待了,要知道这妞可是心比天高,家世又是如此。耳闻目染之下,想来也不会同意跟她口中的“泥腿子、穷酸、癞蛤蟆”生猴子的。

    嗯,那就不用自己操心退婚的事了。

    只是,有一点想不通的是,怎么自己母亲陈氏在自己前脚走,后脚就让媒人去李家提亲了呢?

    还有一点就是,李家怎么会同意呢?尽管自己是个举人,但是少年才俊,大明多着呢,比自己家世好上百倍的少年才俊也多着呢。怎么李家就同意了呢?若是李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主老财也就罢了,问题是,他不是啊。

    这两点让朱平安百思不得其解。

    “王大哥,我有一事不解,我和你家小姐的婚事是如何提起的?”朱平安拍了拍身上的雪,向一旁的王小二问道。

    “姑爷叫我小二就好,姑爷和我家小姐的婚约吗,小的也不是很清楚,主子的事我们也不敢嚼舌,还是等姑爷回来亲自问问吧。”

    王小二这般解释道。让朱平安也就不好再问了。

    王小二嘴里说着不清楚,但是脸色却还是有一丝异常的,只是朱平安并没有注意到罢了。

    让我们把时间重新回放到昨日。

    昨日腊八佳节,李大财主思念爱女。专程从外地赶回上河村陪爱女过腊八佳节,带回了数辆马车礼物。这一日,李家张灯结彩,到处都洋溢着节日的味道。

    昨日朱平安策马离家后,陈氏站在村口良久,儿行千里母担忧。

    在村口站立良久之后。陈氏回家,还没等到家呢,就见村里有数位有些陌生的穿的花枝招展的大神正在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还特起劲。

    本来陈氏也没什么好奇心,想着就过去直接回家了,哪知道刚走到几人附近,就听到了一个对陈氏来说特别敏感的词汇“上河村李家”。

    上河村李家,怎么了?要知道,上河村李家的大小姐李姝,可是陈氏相当看好的儿媳妇儿。

    所以呢,陈氏就走慢了两步。

    “上河村李家的姑娘那长的可真是没话说,就老身这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闺女呢。”

    接着陈氏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对于这句话陈氏是举双手赞成的,自己可是见过李姝的模样,小时候就跟观音菩萨身边的玉女似的,前些日子在镇上又见了,长大后更是出落的跟天上的仙女似的,反正这四里八村的女娃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的。

    “那可不,人家不仅长得俊,而且人也是没得说,又孝顺又懂事,又温柔又善良,持家还是一把好手,那么大一个宅子,人家管的是井井有条。”

    “......”

    然后陈氏就又听到了这些个大婶七嘴八舌的把李姝夸了个遍。

    但是,接下来一句话,陈氏听后就紧张不安的不行了。

    “所以说呢,咱们就各凭本事。你替镇上王公子说亲,你替县上赵举人家的公子说亲,你替......咱们呢,也谁也别挖谁的墙角,至于李大小姐花落谁家,咱就各凭本事。”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婶说了一会后,提议道。

    “那不行,花大娘,你都往李家跑了两趟了,我们才跑一趟,你这么说明显是偏向你说媒的孙公子......”

    然后,很快就有一个花枝招展的大婶不干了,接着这些个花枝招展的大婶子便开始叽叽喳喳的乱成一团了。

    陈氏整个人脸色都有些白了,原来这些人都是红娘媒人啊,竟然还都是往李家提亲的媒人,而且听她们的意思是,有的人都已经跑了两趟了,还不知道走到哪一步了呢。

    这可怎么办?

    李姝可是自己打心里看好的儿媳妇,是给彘儿做媳妇儿的不二人选,又俊又孝顺还旺夫的儿媳妇,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都怪朱守义,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自己都说早点提亲早点提亲,他非说什么不能打扰彘儿备考,这下好了吧,人家那么多人家都盯上了。

    想着,乱着,忽地陈氏眼睛一亮,听她们说各凭本事的意思是这亲事还没定下来,那不就是说还有机会。

    想到这,陈氏脚下生风的就往家里走,走的可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