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八章 姑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危急关头,朱平安沉着冷静的应对,一手挡在胸前,一手快速的将匕首往上刺。

    你是野狼是吧!

    你够狠的是吧!

    那我就比你更狠,朱平安豁着一条胳膊被狼咬,也用一手将匕首刺入野狼的心脏,让其血溅当场,染红身下这片皑皑白雪。

    然而

    朱平安还是小瞧了这匹嗜血的野狼,捕猎经验丰富的野狼在半空中拧身,扑在了朱平安的右侧雪地上,让朱平安的应对没有一点卵用。

    在落地的一瞬间,野狼便向着朱平安右侧大开的颈项扑去,狼牙精准的向着朱平安的颈部大动脉撕咬而去

    快,准,狠

    野狼在这一刻将这三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而且野狼还很狡猾,右侧是朱平安的动作盲区,朱平安右手持着匕首,往左刺很容易,但是往右刺就有些困难了。

    朱平安只来得及将右手所持的匕首,以一个很别扭的姿势狠狠的扎在右侧的地面上,同时左手奋力的护住颈项。

    腥风扑面,甚至野狼嘴里噙着的马血都喷在了朱平安的脸上。

    这一场的角逐,高下立分。

    野狼天生具有速度优势,而且本身又占了先发制人的优势,一场血腥的盛宴就要的手了,野狼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狼牙距离朱平安的颈部大动脉只有一寸,而朱平安的匕首距离狼身却还有七八寸之远。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一声刺破空气的剧烈声响,然后就看到一柄长枪刺破空气而来。“吭”一声贯穿了野狼的颈部,将野狼直直的钉在了雪地上,长枪的尾部还在嗡嗡的震颤着。

    寒风呼啸

    漫天雪花

    炽热的狼血喷了朱平安一脸,模糊了双眼。

    野狼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出来,就被长枪贯穿在雪地上。琥珀色的狼眼兀自保留着嗜血的光泽,血迹染红了一片白雪。

    因为被鲜血模糊了是双眼,朱平安只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在缓缓靠近,脚步踩在雪地上发出一连串的咯吱声,依稀看着来人身材伟岸,体格壮硕。就像是金庸小说里描绘的侠士一样。

    来人慢慢走近,朱平安想着是说多谢大侠呢,还是说多谢好汉,或者多谢恩人之类的词汇。刚想好说什么,还未等开口。对面走来那人却已经开了口。

    “姑爷你没事吧”

    姑爷?

    这一声称呼让朱平安到口边的话硬生生咽到了肚子里,并发出了一连串的咳嗽声。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啊,姑爷,是认错人了还是当地的特殊称呼?又或者是我听错了?

    “姑爷,你还好吧?”来人快步而来,有些担忧的将朱平安扶了起来。

    这一次,朱平安听清楚了。字正腔圆的姑爷两个字,发音别提有多标准了。

    被来人扶起后,朱平安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狼血。擦掉模糊双眼的狼血,久违的明亮回归了视野,也看清了这个扶起自己救了自己的人,然后整个人就不好了。

    这个人自己认识

    正是曾经两次给自己送银子的,上河村李姝家的仆从,王小二。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为什么会叫自己姑爷?

    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多谢王大哥相救。平安没齿不忘。”朱平安长长一拱,除了感谢之外。朱平安满脑子全是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被叫姑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朱平安深深拱身感谢的时候,王小二错身避开了,而且赶紧的将朱平安扶起来。

    “姑爷,使不得,可使不得。”王小二扶起朱平安,嘴里连连说道。

    又是姑爷?!

    “王大哥,你”朱平安满是疑惑。

    “哦,差点忘了,小的给姑爷道谢了。”王小二满脸都是笑,双手抱拳向朱平安恭喜道。

    “昨日姑爷离家后,陈夫人就差遣媒人向我们家小姐提亲了。我们家老爷也刚好到家,听说是公子后,老爷大为满意。朱老爷和陈夫人就带着聘礼过来后,当天就把公子和小姐的婚事定了下来。恭喜姑爷了,这是写好的婚书。”

    王小二说着,从身上摸出一张异常精致的婚约递给了朱平安。

    朱平安一时间还未从王小二的话中回过神来,大脑一片空白,条件反射的接过王小二递过来的婚书。

    只见婚书制作的异常精密,自己和腹黑少女李姝的名字在正中间,然后还有媒人的名字,担保人的名字,还有自己和李姝父母的名字。

    在婚书正文上,自己的生辰八字还有聘礼等等都写得异常清楚。甚至上面还把自己的长相都写的很清楚,让冒名顶替都没有一丝的可能。

    这,尼玛,怎么回事?

    那个腹黑、任性、傲娇、无礼、蛇蝎心肠的李姝竟然要成为自己的小媳妇儿了?

    前两天这丫头还癞蛤蟆长癞蛤蟆短的喊自己呢,跟自己根本就不来电,这丫头还不得在家里闹翻天呢,就凭李大财主宠爱李姝的架势,估计不用多久,自己就会收到一份解约书吧。

    嗯,李大小姐可着劲闹吧,省的自己退婚了。

    毕竟人家的仆从还救了自己一命呢,自己怎么开得了口,况且在古代,自己公然违背父母之命退婚也是大逆不道的吧。尤其是自己还要踏足仕途,这种行为被人抓住就是把柄。

    自己退婚的话,搞不好就会被当成陈世美给人咔嚓了,想一想,自己这前脚定了婚,后脚去考会试、殿试,若是中了进士状元之类的,再退婚,一准被人认为功成名就抛弃家乡糟糠未婚妻

    所以,可着劲的闹腾吧,李大小姐。

    然而,在朱平安心中认为将李家闹得天翻地覆的李大小姐,正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绣床上看着一卷书册,看字体似乎还是朱平安的字体。

    “小姐,小姐,真的,真的要嫁给那个下河村的坏人吗?”某个包子小丫鬟小脸红扑扑的,又羞又赧向自家小姐问道。

    “不嫁又怎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能怎么办。”李大小姐水汪汪的眸子就没有离开书,头也没抬,淡淡的回道。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啊,你当我愿意啊,可是谁让我爹爹答应了呢。”

    包子小丫鬟闻言,脸蛋更红了,小脑袋都快滴到地上了。好害羞啊,小姐要嫁给那坏人,那自己岂不是,自己可是小姐的陪嫁丫鬟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