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六章 拦路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第二日清晨,天色未明,朱平安就从睡梦中醒来了。昨晚梦到母亲给自己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醒来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人迹踪绝的荒野,落差之大,寂寞如斯。

    昨夜的柴火已经熄灭,北风呼啸,棚户内风都在回荡,让朱平安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急忙穿好衣服下床,将被褥等收拾起来。

    唯一的同伴杀马特黑马一晚上造了一堆粪便,还用一脸无辜的杀马特马脸瞅着朱平安,尼玛,长的跟越南超人气天团似的还卖萌......

    清早的第一件事由练字改成了铲屎君日常,之后才是烧水洗漱,然后练了一会字。

    天色阴灰一片,没有日出,一直到吃过早饭,能见度才渐渐高了。

    朱平安穿着厚厚的皮衣,带着皮帽,踩着皮靴,坐在杀马特黑马背上,手持一卷书册,边骑马边看。因为只有这一条山路,也不怕走错路,所以就由着杀马特黑马信马游缰了,朱平安偶尔抬头看一下方向,确认方向无误后再继续看书。

    这一处应该是大别山的南鏖余脉,群山起伏,走了许久也一直没有看到人家。

    又走了大约一里多的山路,朱平安看书时忽然觉的手指一凉,抬头便看到飘飘洒洒的小雪粒落了下来。

    匆匆地,小雪花变大了,变厚了,密密麻麻的。一团团、一簇簇的雪飞落下来,好像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翻腾而下。

    顷刻间,山间小路便是一片雪白,杀马特黑马走在山路上时,朱平安都听到了咯吱咯吱的响声。

    于是。朱平安将手中的书册放入斜挎的书包里,双手持着马缰绳,让杀马特黑马放缓速度,宁可慢一点,稳一点。也不要仓促出了事故。

    雪越下越大,四周一片纯白。

    朱平安骑着杀马特黑马走在山间小路上,看北风吹着雪花做各种轨迹,当顺着山路拐过一个弯后,朱平安看到了一只灰不溜秋,狗毛脏兮兮的长毛狗站在了山路中央。

    这儿竟然有狗?似乎还是条老狗。

    有狗就意味着有人家啊。

    朱平安看了一眼。忽然有些高兴,这在荒野中走了多半天了,终于要见到人了。

    不过好狗不挡道,这条老狗怎么站在路中间呢,还直勾勾的看着杀马特黑马和自己。这狗眼神还蛮明亮的哈,琥珀色。

    杀马特黑马看到前方拦路的老狗,顿住了脚步,钉着马蹄铁的马蹄不住的敲击着雪地,鼻息发出哼哼的声音。

    搞毛啊,怎么不走了这货?朱平安拉了拉马缰绳,但是杀马特黑马还来脾气了,怎么也不肯往前走。那副杀马特马脸还哼哼的盯着前方的老狗。

    朱平安准备下马看看这杀马特黑马为啥不走了,正准备下马的时候,朱平安余光又瞥见了前方的老狗。

    嗯。这老狗虽说老了些,但是狗眼还挺亮的,灰溜溜的,青背黄肚皮,还拖着条尾巴,蓬松松的。

    等等

    拖着尾巴?

    朱平安停住动作。仔细的又看了眼前方的老狗,然后。飘雪的寒冬时节,朱平安额头却出了汗。

    那条老狗很从容的站在前面。尾巴还动了动,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和杀马特黑马。

    “嗥......”

    老狗心闲气定调匀气息,扯着嗓子拉着长声拐着弯儿的叫了起来,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渗得慌。

    这尼玛那是条老狗啊,分明是条老狼。

    遇到狼怎么办?

    以前朱平安曾经问过内蒙的一个同学这个问题,然后这个同学是这么说的:

    当你孤身遭遇野狼的话,不要转头逃跑,人类永远没法和狼比速度。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原地不动,与狼的目光正面接触,死死盯住,不要移开,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这样就可以了吗?

    那同学闻言,咧开了嘴巴:嗯,这样会死的比较有尊严一点。

    虽说那同学玩笑居多,不过还是有一点可取的地方,那就是不要转身跑,自己骑着马也不行,也跑不过狼的速度。

    遇狼相遇的时候,不要撒腿跑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狼有可能会认为是猎物要逃跑,或者是要发起攻击,它要反击。与狼对峙的时候,最好要缓慢撤退,尤其是对人比较多的地方撤退,一般狼都害怕人群,没有十足的把握,它不会贸然对人发起攻击。

    当然此时是不行的,这是荒山野岭,只有自己一个人,无处可退。

    不过,虽然朱平安流了冷汗,但是却没有惊慌失措。一边镇定自若的遇狼对视着,一边思索着应对之策。

    狼怕火,可以用火驱赶。

    朱平安想到了这个方法,自己随身携带有火折子,火镰和火石在包袱里也有一套,随便拿件旧衣服用火折子点着应该就可以将狼驱赶跑,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因为朱平安的镇定对视,以及身下杀马特黑马用蹄子敲击地面的声音,让对面的老狼略有顾虑,并没有第一时间攻击。

    这条老狼原本是深山里狼群的头狼,因为年老体衰,在半年前被一条年轻的狼击败,从头狼变成了被狼群驱逐的老狼,已经流浪半年了,因为年老捕猎能力大不如前,饥一顿饱一顿的,不知怎么的就流浪到了山外围,已经饥饿了数日了。现在又下了大雪,经验告诉它,未来好长时间狩猎会更难了。

    所以,尽管顾虑,但是饥饿迫使老狼仍旧没有放弃,琥珀色的眸子在寻找着适当的攻击时间。

    朱平安一边和老狼对视,一边慢慢的伸手到马鞍上的暗扣哪里,单手摸索开绳套,将大哥朱平川送给自己防身的匕首慢慢扣在袖子里,手握着匕首,朱平安更是冷静了不少。

    有匕首防身,也可以将点火驱赶老狼的事着手开做了。

    为了争取时间,朱平安先是将原本放在腰侧准备当零食的母亲陈氏做好的肉干,向着老狼丢了几片。

    在朱平安丢的时候,老狼全身伏低,竖起背毛,嘴唇和耳朵向两边拉开,露出门牙,拱背咆哮了几声。

    肉干丢过去的时候,老狼拱起背往后退了几步,躲开肉干,尾巴都收回了。

    当看到朱平安丢的肉干时,老狼警惕的嗅了嗅鼻子,一双琥珀色的狼眼一边盯着朱平安,一边匍匐着将一片肉干叼进了嘴里,咀嚼了一下就一口吞下。

    然后,老狼一边吃下一片肉干,一边盯着朱平安。

    果然是白眼狼,吃了东西,还紧盯着自己,完全没有放弃狩猎的意思,朱平安扣着匕首,拿着火折子,看着老狼腹诽了一句。(未完待续)